A+ A- 护眼 关灯

测试翻页

发布时间: 2022-04-06 12:31:58

<p>小说:穿书后被病娇男主套路了</p><p>小说:穿越重生</p><p>作者:秦原</p><p>角色:苏叶夙倾</p><p>简介:【1V1】【病娇甜宠】一朝穿书,成了书里嚣张跋扈的恶毒女配  苏叶默默攥紧小拳头,活下去,就得离那位崩坏的黑心肝远点    京中一王爷,俊美无比却身娇体弱,规矩多,很挑剔,惹不起的主,只能供着  偏偏这位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爷,一见她就拉着她的衣襟不撒手,像是得了个宝贝  一朝风云起,她想避着些,某人非拉着她昭告天下 某一日,病弱王爷扣着她的手,一声一声的咳,  &#8230;</p><h3> 书评专区 </h3><p>陆海巨宦: 种田文里情节最精彩、情节文里最擅长种田!协调展现了政治、军事、经济等方方面面,还有那么一点不落俗套的爱情故事当作调剂,阿菩的写作功底着实深厚。</p><p>一切从棋魂开始:题材符合书单标准。主角得到金手指,在棋魂世界费了很多精力才认主,建了博弈类空间,吸收精神力。目前在食梦者世界学漫画。屏蔽大堆棋类术语和章节,目前还是变得有趣了。另外。读他的作品有种真实细腻感受。假如某人也得到类似金手指,可参考当行动指南。作者上本作品不错。建议支持。</p><p>恶魔书:算是我的DND文入门了</p><p><img loading=”lazy” class=”alignnone size-full wp-image-25″ src=”//www.hnjyzsb.com/wp-content/uploads/2022/04/20220401104401-6246d77180d6c.jpg” alt=”穿书后被病娇男主套路了” width=”500″ height=”333″ /></p><h3>《穿书后被病娇男主套路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h3><h3> 第39章 倒是有那么点真心的</h3><p></p><p>  三三两两的说话声,传到了夙倾与非臣的耳朵里。</p><p>  非臣一下子就明白了。</p><p>  感情这位少城主就是那个买下了主子的人?</p><p>  也是那只帕子的主人了。</p><p>  他看向主子,发现主子被人骂作祸水竟也没生气。</p><p>  夙倾听着那些人的话,手指一下一下摩挲着手里的那个白色的瓷瓶。</p><p>  为了他挨了那个老东西的怒骂?</p><p>  似乎,倒是有那么点真心的。</p><p>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殷红的唇瓣勾了一下。</p><p>  非臣将主子的变化看进眼里,他低声开口</p><p>  “主子,那秘罗与含灵石该如何?”</p><p>  他们今日来,本就是为了那含灵石与秘罗配方。</p><p>  本来就等着那个少城主归来,非寒带人全都拿下的。</p><p>  秘罗他们要,这含灵石他们也要。</p><p>  结果没想到,那个少城主人一回来,主子反倒变卦了。</p><p>  夙倾捏着手里的白色瓷瓶,把玩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p><p>  “不急。”</p><p>  现在,比起含灵石,他的恩人似乎更有意思。</p><p>  非臣应声,“是”</p><p>  一主一仆一前一后,沿着夕阳一步一步终于离开城主府。</p><p>  苏叶一回到府邸里,大步往后远走,一边走一边慢慢吐露一口气。</p><p>  可终于把人打发走了。</p><p>  苏叶的手捏着自己的袖口。</p><p>  明明该三个月后上演的剧情,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给提前了。</p><p>  旁边小杏着急的说些什么,苏叶完全都没有听进去。</p><p>  以至于当她跟着小杏来到后院的时候,被此起彼伏的狗叫声给瞬间震的回了神。</p><p>  一只狼狗,旁边跟着四只大小不一的小狼狗。</p><p>  五只狗身上都带着伤,看上去像是被鞭子给抽出来的。</p><p>  小狗狗满脸凶狠,都纷纷站在凉亭里对着那土地里种出来的金乌一个劲儿的嚎叫</p><p>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p><p>  叫声此起彼伏,听上去凶狠极了。</p><p>  这还好,还不算让人震惊的。</p><p>  最吓人的是,她契约的那个植株,花骨朵竟然开了。</p><p>  只是······</p><p>  “汪汪汪!汪汪!!”</p><p>  雄浑的叫声从那大刺刺黑漆漆的喇叭花里传出来。</p><p>  那画面,震得苏叶脚步频频往后退。</p><p>  她眼睛微睁,瞅着土地正中央的小金。</p><p>  就见它的三条藤蔓来来回回冲着那几条狼狗甩。</p><p>  花骨朵开出一朵黑色的喇叭花,嗷嗷的嚎叫。</p><p>  就像是那种循环播放的喇叭,不停的传出狗叫声。</p><p>  还是分贝贼高的那种,对着凉亭里的狗一阵嚎叫。</p><p>  好像谁的分贝大,谁就赢了一样。</p><p>  好好一株植物,怎么会狗叫!</p><p>  她这是养了个什么东西?</p><p><!–nextpage–></p><h3> 第40章 小金学狗叫</h3><p></p><p>  小金很快发现了苏叶的存在。</p><p>  顿时就发出了一股呜咽声</p><p>  “呜呜呜~~”</p><p>  跟着,一条深紫色的藤蔓伸出来,绑在苏叶的手腕上,将人直接给拽了过去。</p><p>  那朵盛开的黑色喇叭花又一下子合死,成了一花骨朵。</p><p>  小金发出呜咽声,又再次用那花骨朵一个劲儿的撞着她的腰腹。</p><p>  “呜呜呜~~”</p><p>  砰砰砰撞了三下。</p><p>  跟着又呜呜呜两声,又碰碰撞了两下。</p><p>  苏叶把那花骨朵一把给抱住。</p><p>  伸手摸了摸那花骨朵,又摸了摸它深紫色的叶子。</p><p>  小金好像很喜欢她抚摸它。</p><p>  摸了两下之后,它就乖顺了不少,在半空中狂魔乱舞的藤蔓也收了回来。</p><p>  一个劲儿的在她身上蹭。</p><p>  苏叶被它给弄笑了。</p><p>  这怎么感觉像是养了个狗?</p><p>  顺顺毛一下子就乖了。</p><p>  虽然·····额,没有茸毛,只有细小的倒刺。</p><p>  好在因为这小金还太小,这身上的倒刺软软的,不扎手。</p><p>  远远的,就听到小杏解释</p><p>  “小姐,您拉来的那只狼狗,当天夜里便找来了那三个帮手。一起对着您养的植株嚎叫。再之后,便是您现在见到的这样了。”</p><p>  小金同志就用它的藤蔓把这些狼狗挨个抽了一顿。</p><p>  苏叶听完,嘴角抽了抽。</p><p>  她低头再次重新打量了一番小金。</p><p>  深紫色的根茎,具有攻击性的藤蔓,还有这开出的黑色喇叭花。</p><p>  能够模仿声音的植物······。</p><p>  苏叶咂咂嘴,她好像有点知道自己养了个什么东西了。</p><p>  她转身,朝着躲的远远的小杏开口</p><p>  “找些生肉来,剁的碎些。”</p><p>  自打之前小金用藤蔓差点把小杏给活埋了,小杏就对小金敬而远之。</p><p>  小杏一听,以为苏叶是要喂给那几只可怜的小狗狗。</p><p>  连忙点头,走的时候,看着那小狗身上被抽出来的伤格外心疼。</p><p>  小姐一直在忙,所以对这后院的事不知情。</p><p>  小姐养的这植株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凶的很。</p><p>  这五条狗都被它活埋了好几次。</p><p>  还好狗狗顽强,又呼哧呼哧的跑出来,跑到凉亭下面。</p><p>  这之后,就只敢吼叫两声,再也不敢往那片土地里跑了。</p><p>  很快的,小杏端着一大盆生肉过来。</p><p>  “小姐,肉拿来了。”</p><p>  小杏站在石子路上,愣是不敢往那泥土里走。</p><p>  苏叶走过去,把那盆肉拿过来。</p><p>  小杏以为苏叶要去喂狗。</p><p>  然后·······就看到小姐把那盆肉放在了那株植物的旁边。</p><p>  就看着那植物弯腰,花骨朵凑到那盆肉跟前绕了两圈。</p><p>  再之后······就看那花骨朵瞬间开出黑色的喇叭花,两条藤蔓桎梏住喷子,瞬间将那盆肉全都倒进了花里。</p><p>  小杏一脸惊恐,步步后腿。</p><p>  三秒钟后,直接扶着凉亭柱子瘫倒在了那儿。</p><p>  一个吃肉的植物??</p><p>  苍天啊。</p><p>  小杏面色煞白。</p><p>  偏偏,看小姐站在那株植株跟前,好气又好笑的样子,抬起脚轻轻踢了那植株的根茎一下</p><p>  “慢点吃。”</p><p>  然而,苏叶话一落,小金吃的更凶了。</p><p>  大概是跟她契约了的缘故。</p><p>  看到金乌这么狂吃生肉,她竟然也不觉得害怕。</p><p>  小杏苍白着神色,张张嘴</p><p>  “小,小姐,这,这······。”</p><p>  苏叶看看小杏,再看看自己契约的植株,她慢吞吞解释</p><p>  “它好像是个,食人花。”</p><p>  只是,食人花大多分布在阴暗潮湿的沼泽有瘴气的地带。</p><p>  最厌恶的就是阳光天气。</p><p>  可她契约的这个,在这三伏天里,大太阳底下。</p><p>  那五只狗都热的伸着舌头喘气儿,它好像没有任何的不适应。</p><p>  相反,活跃的很。</p><p>  刚刚那是还跟那五只狗吵起来了。</p><p>  难道是个变异品种的食人花??</p><p><!–nextpage–></p><h3> 第41章 高贵的小金</h3><p></p><p>  除非是跟上古神兽亦或者非常罕有的灵兽才会有标识。</p><p>  就像是在书中,皇城第一才女与神兽凤凰契约,她的手腕处便有一处金色凤凰的标识。</p><p>  苏叶伸手,摸了摸她手指上的那个深紫色的标识。</p><p>  想了一会儿。</p><p>  她忽而开口</p><p>  “会说话吗?”</p><p>  小金又从黑色的喇叭花变成了一个花骨朵。</p><p>  只是这花骨朵比之前大了两倍。</p><p>  里面存着的自然就是那些吃进去还没消化掉的肉了。</p><p>  小金雄浑的声音</p><p>  “汪汪汪,汪汪汪。”</p><p>  我当然会说,我很聪明的!</p><p>  苏叶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听懂了。</p><p>  苏叶眼皮一动</p><p>  “你是食人花?”</p><p>  小金一听,莫名发出一种不屑的轻哼声</p><p>  “汪汪汪,汪汪汪。”</p><p>  我很高贵的。</p><p>  苏叶听完,莫名的很配合的点了点头</p><p>  “嗯,高贵的食人花小姐·······”</p><p>  话刚说完,小金顿时就拿着那花骨朵一个劲儿的撞她的肚子</p><p>  “汪汪汪!汪汪汪!!”</p><p>  我是雄性,雄性!</p><p>  苏叶伸手,戳了两下它的那个黑乎乎的花骨朵</p><p>  “花朵不都是雌雄同体?”</p><p>  小金顿时不乐意</p><p>  “汪汪汪!!”</p><p>  雄性!我是雄性!!</p><p>  苏叶点点头</p><p>  “好,高贵的雄性食人花,你能不能别学狗叫?我会以为我契约的是条狗。”</p><p>  话音一落,小金</p><p>  “汪汪汪!汪汪汪!!”</p><p>  难道不觉得我很威武吗?</p><p>  苏叶</p><p>  “不觉得。”</p><p>  “汪汪汪汪汪汪”</p><p>  但是刚刚那几条狗狗都说,谁叫的最雄浑最大声,谁就是最厉害的崽崽。</p><p>  苏叶视线莫名的看向了亭子里的那几条狗</p><p>  “你能听懂他们说话?”</p><p>  小金顿时晃动了一下自己的两片深紫色的小叶子,一副很骄傲的样子。</p><p>  “汪汪汪汪汪汪!”</p><p>  当然,我很聪明很高贵的。</p><p>  苏叶</p><p>  “换个叫声。”</p><p>  小金不乐意</p><p>  “汪汪汪!汪汪汪!!”</p><p>  我要当最厉害的崽崽,发出最雄浑的叫声。</p><p>  说完,又冲着苏叶吼了两声。</p><p>  苏叶被吼的脑壳一阵一阵的疼。</p><p>  别人家生怕自己家的契约兽无法听懂主人说话,无法与主人配合默契。</p><p>  她家这个不但能听懂,还能用狗语跟她顶嘴,好像太有主见了点。</p><p>  就是显得智商有点不太高的样子。</p><p>  不过,她又一琢磨。</p><p>  学狗叫这是小事。</p><p>  反正养在后院别人,别人也不知道。</p><p>  就算是丢人,也丢不到外面去。</p><p>  她这个想法刚闪过。</p><p>  忽而,小金又用它那花骨朵开始撞她的肚子。</p><p>  一边撞一边</p><p>  “汪汪汪,汪汪汪!!”</p><p>  你还要装作不认识我,你这个坏契约人。</p><p>  植物与人类契约,自然可以心神交流。</p><p>  苏叶听着它一个劲儿的汪汪汪,声音贼大,关键她还离它这么近。</p><p>  喊得耳朵嗡鸣声一阵一阵的。</p><p>  她弯腰,将两条藤蔓拿起来,转眼就用藤蔓把小金的花骨朵给包了起来。</p><p>  顺便打了个蝴蝶结,死死给系住。</p><p>  一下子,世界清净了。</p><p>  花骨朵上顶着一个硕大的紫色蝴蝶结,显得蠢萌蠢萌的,还挺好看。</p><p>  她拍了拍手,很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契约植物。</p><p>  “好了,在这儿待着吧。等晚上再来看你。”</p><p>  </p><p><!–nextpage–></p><h3> 第42章 不要动她</h3><p></p><p>  小金当然不乐意,一个劲儿的扭动着身体在她身上撞。</p><p>  苏叶伸手,摸了摸花骨朵。</p><p>  一边开口</p><p>  “我们来做个游戏好不好?”</p><p>  小金这回停下了,老老实实的在那儿听她说话。</p><p>  苏叶道</p><p>  “如果在我下次见到你之前,你都可以老老实实的在这儿开花儿,那我就给你个奖励。”</p><p>  小金听完,非常感兴趣。</p><p>  一下子就老实了,就顶着那个蝴蝶结在那儿左右摇晃,乍一看还真像是一个无害的小花儿。</p><p>  苏叶对此很满意。</p><p>  可终于把它给稳住了。</p><p>  她还得找个机会,查查典籍,确认一下自己契约的到底是什么。</p><p>  在距离城主府不远处的一座宅子里。</p><p>  院子里没有任何仆人出入,安静极了。</p><p>  现如今,夕阳已经彻底落山。</p><p>  月亮高挂在枝头,浅淡的月光照耀在院子里,显得愈发的寂凉。</p><p>  只看到主屋里有一抹光亮,影影绰绰勾勒出一抹身影。</p><p>  一青衣男子打开房门,从里面退了出来。</p><p>  没多久,他的身边就又多了一冰冷淡漠的蓝衣男子。</p><p>  这俩人,便是非臣与非寒了。</p><p>  非寒淡漠的眼神扫过非臣。</p><p>  他们俩常年跟在夙倾身边,非臣主明,亦步亦趋跟着主子,处理繁琐的事宜。</p><p>  非寒主暗,率领血寒门清除一切明面上清除不了的障碍。</p><p>  非寒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下历练,哪怕只是静静的站着,浑身上下都冒着杀气与漠然。</p><p>  而这个杀人眉头都不皱一下的男人,现在正拧着眉头看着非臣。</p><p>  一双眼里带上了一丝疑惑,开口问出心中疑惑</p><p>  “今天下午,出了什么事?”</p><p>  非寒说的,就是在玄月城城主府里,以杯盏为号令,本来该夺石夺药,直接清理干净。</p><p>  却不成想,他一出现,主子直接不认他了。</p><p>  跟非寒相比,非臣身上则温和许多。</p><p>  非臣想到下午的事,出声解释</p><p>  “那个少城主,是主子的救命恩人。”</p><p>  非寒听着眉头不但没有松开,反而皱的更紧了</p><p>  “救命恩人?”</p><p>  一顿之后,非寒猛然抬头</p><p>  “迎春院那个漏网之鱼?”</p><p>  那个胆敢把主子给买下的女人?</p><p>  非臣一听非寒那含着冰冷的话,他点了一下头。</p><p>  跟着又嘱咐一句</p><p>  “不要动她。”</p><p>  那日非寒不在,所以许多细节并不清楚。</p><p>  但是他看的清清楚楚,主子待那女子跟对别人不同。</p><p>  非寒一愣,跟着点头</p><p>  “自然。”</p><p>  门主未曾发话,他自然是不会擅自行动的。</p><p>  只是······。</p><p>  非寒一只手握着长剑,站的笔直,身体隐在角落阴影处。</p><p>  常年的厮杀战斗,让他习惯这样。</p><p>  他冰冷的声音吐露心中疑惑</p><p>  “门主不喜女子。”</p><p>  非臣温和的笑了笑</p><p>  “你想问什么?”</p><p>  非寒拧着眉头吐露</p><p>  “以各种理由救过门主的男子女子不知多少。门主最是厌恶这些。为何唯独对她如此宽容?”</p><p>  别人不懂,但是非寒非臣跟在门主身边多年,最是了解。</p><p>  因门主这张近乎妖异的脸庞,围在他身边的男男女女不知几何。</p><p>  有人行刺替门主挡刀。</p><p>  </p><p><!–nextpage–></p><h3> 第43章 美人救门主</h3><p></p><p>  他人卧底却又叛变效忠门主,替门主拔出一个又一个的暗钉。</p><p>  美人救门主,美人以身试毒救门主。</p><p>  这样的事情在过去几年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p><p>  一个一个自以为是的感动自己,飞蛾扑火,让门主一年又一年越来越讨厌女子。</p><p>  门主不曾说过,却是这周围伺候的再没一个奴婢。</p><p>  可门主为何会认那个少城主的恩情?就算是没有那个少城主,门主也不会出事。</p><p>  非臣面容温和笑了笑</p><p>  “门主的心思,我哪里猜得出来?”</p><p>  非寒沉思一瞬,</p><p>  “依你看呢?”</p><p>  非臣低着头,理了理衣衫</p><p>  “这些都不重要,找到药材,治好主子的病才是最重要的。”</p><p>  非寒听完,点头</p><p>  “明白了。”</p><p>  说完,非寒快速的消失在了黑夜里。</p><p>  自从苏叶知道迎春院被一把火给烧了之后,她把那将那价值五万金叶子的家具给换回去,便将卖的其余的东西得来的七万金叶子留了起来。</p><p>  苏叶靠在长廊的柱子旁。</p><p>  手里捏着一个扁扁的袋子,摆弄了一会儿。</p><p>  七万两金叶子啊。</p><p>  把她这院子都给搬空了。</p><p>  这世界,有一种叫做空间袋的东西。</p><p>  袋里面另有空间,只能存放死物,适合存放大物件。</p><p>  无论放多少,袋子都永远都扁扁的,很轻的可以捏在手里。</p><p>  这几天,她一直都在琢磨一事儿。</p><p>  这次秘罗药方的事虽然躲过去了,但她丹田里的含灵石若是有一天被他知晓了······。</p><p>  苏叶左思右想,这么一直等死不是个办法。</p><p>  她要雄起。</p><p>  苏叶攥了攥手里的空间袋。</p><p>  她穿越之前便是学的古医师。</p><p>  如今又穿到了这么个炼药世家中来。</p><p>  她想了两天,想出了一个很好的主意。</p><p>  夙倾要解怨诅,需七味药材。</p><p>  只要她把炼药的手艺修炼好了,去当他的左膀右臂,成为不可替代的药师。</p><p>  到时候,就算是知道了她身体里有含灵石,但是权衡利弊之下,也应该不会再挖了吧。</p><p>  想到这儿,苏叶捏了两下钱袋子。</p><p>  她需要一样东西,一套银针。</p><p>  这个世界没有银针刺穴的说法。</p><p>  而且因为所有人都在修炼尚武,普通材质的银针兴许会削弱刺穴带来的治疗效果。</p><p>  她需要找块稀有材料,打造一套银针。</p><p>  打定主意之后,她攥着钱袋便往外走。</p><p>  打算去拍卖场,市场上去看一看。</p><p>  可连自家院子的门都没走出去,就被苏久国给派人直接请去了书房。</p><p>  苏久国的书房她还是第一次进。</p><p>  一整面墙的书籍,一本一本排列整齐。</p><p>  苏久国一身锦衣绣缎,坐在梨花椅上,双手搭在扶手处,气势沉稳,很有城主的风采。</p><p>  今日的苏久国,没有最开始见他时候的那股子暴躁土匪劲儿。</p><p>  他摆弄着手上带着的翡翠玉扳指,盯着走进来的苏叶,看了好一会儿。</p><p>  苏叶从旁边扯过一把椅子,坐下来。</p><p>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对面的苏久国喊了一声</p><p>  “爹”</p><p>  苏久国忽而开口</p><p>  “前两日来咱家的那个人,你认得?”</p><p>  苏叶点头</p><p>  “见过两次。”</p><p>  </p><p><!–nextpage–></p><h3> 第44章 逛青楼也有些好处</h3><p></p><p>  苏久国声音低沉</p><p>  “你觉得,你觉得他跟后来的那一批自称血寒门的人有没有联系?”</p><p>  苏叶没有回答,反问</p><p>  “父亲觉得呢?”</p><p>  她话一落,刚装了两下沉稳的苏久国一下就变得暴躁起来</p><p>  “老子问你,还是你问老子??让你说你就说,你哪儿那么多问题!”</p><p>  一边说着,苏久国一边抬起手DuangDuangDuang的砸着桌子。</p><p>  看得出来,因为那一天的事苏久国有些焦心。</p><p>  苏叶看着他那着急的样子,她开口</p><p>  “血寒门的名声,我听说过。</p><p>  那个领头之人说认错人,我不太信。”</p><p>  苏久国轻哼一声,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p><p>  “还算有点脑子。”</p><p>  跟着,他又问</p><p>  “那个人说要‘秘罗’配方,你觉得如何?”</p><p>  苏叶这次没说话,她低着头就看着自己的手指头。</p><p>  她觉得如何?</p><p>  她觉得应该把那秘罗赶快卖了。</p><p>  可她要说出来,恐怕离着社会毒打也就不远了。</p><p>  祖传秘药是苏家立世之本,她却打算着要把那东西给卖了。</p><p>  这在世家族里,就是背弃祖宗的混账事。</p><p>  苏叶这幅不说话的样子,又惹得苏久国砰砰砰的在那儿暴躁的敲桌子</p><p>  “你又在那儿想什么坏主意??你看上人家了??”</p><p>  这话转的相当突兀,苏叶抬起头</p><p>  “啊?”</p><p>  苏久国气的在那儿砸桌子</p><p>  “你啊什么啊,你以为我看不出你那点小心思?</p><p>  你是不是看上那个人了?</p><p>  觉得他长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比你那花十万两风流一夜的小倌还要好看。</p><p>  打算用咱们家的秘罗配方把人勾搭到手,是不是?!!”</p><p>  苏叶摇头</p><p>  “我没有这么想。”</p><p>  苏久国气急败坏</p><p>  “你是没有这么想,可你这么做了!你竟然胆敢打算着把那秘罗配方给卖出去,你这是背祖忘宗!”</p><p>  苏叶看父亲气的上蹿下跳的,她坐在椅子上身体一个劲儿的往后靠。</p><p>  生怕父亲吐沫星子喷到自己身上。</p><p>  等了好一会儿,苏久国骂骂咧咧的结束了。</p><p>  苏叶眨眨眸子,看着苏久国。</p><p>  她双手放在膝盖上,姿态端正</p><p>  她缓缓开口</p><p>  “父亲,我只是想保全苏家。”</p><p>  苏久国听着她突然这么一句。</p><p>  刚刚还暴躁的不行的人,突然之间就变了个脸,一下子沉稳下来。</p><p>  他眯了眯眼,上下打量苏叶,仿佛在思考着什么。</p><p>  跟着,他忽而坐下来,自言自语一句</p><p>  “我女儿不是个废物饭桶吗?仗着力气大为非作歹,正事一点不干。</p><p>  这怎么聪明了不少?难道长得好看的美男子还能让她认清现实?”</p><p>  他一边看着苏叶一边在那儿小声的嘀咕。</p><p>  可这屋子里这么安静,他嘀咕些什么,苏叶全都给听进去了。</p><p>  顿时,这书房气氛就有点尴尬了。</p><p>  感情这爹打一开始就没瞧得起这她这女儿。</p><p>  苏久国转动手里的扳指,口气莫名</p><p>  “保全苏家,就把祖传配方给卖了?”</p><p>  苏叶瞧不准这老爹什么态度,只能静静待着。</p><p>  很久,苏久国忽而露出一抹笑来。</p><p>  一副欣慰的样子</p><p>  “看来平日里允许你逛青楼,也有些好处。”</p><p>  </p><p><!–nextpage–></p><h3> 第45章 传奇药鼎</h3><p></p><p>  苏叶听的一脸问号,总觉得这老爹加下去会说些惊世的语言。</p><p>  跟着,就听苏久国开口</p><p>  “你在那儿开阔了不少眼界,开窍了。”</p><p>  苏叶沉默。</p><p>  刚刚还在聊关于秘罗配方的事,转眼苏久国就改了口</p><p>  “看你最近收了心,不逛窑子了。接下去有什么打算?”</p><p>  苏叶听着逛窑子这三个字眼皮直跳。</p><p>  这老爹有没有清楚的认识到他孩子是个女的?</p><p>  逛窑子??这种浑话是说给闺女听的??</p><p>  不过苏叶还是点头开口</p><p>  “孩儿想学炼药。”</p><p>  苏久国听着这话,久久的望着苏叶,双眼像是在透过她,在看另外的人。</p><p>  很久之后,苏久国长叹一口气</p><p>  “你终于长大了,我也算能跟你娘亲有所交代了”</p><p>  他正在那儿一副父爱慈祥,盼着孩子长大目标实现的样子。</p><p>  苏叶慢吞吞</p><p>  “爹,孩儿还没开始修炼呢。”</p><p>  这怎么看着他爹这样子,倒像是她已经成为大宗师炼药师了??</p><p>  苏久国点点头,一副思索的样子。</p><p>  跟着,又从自己的空间袋里掏出那一长串钥匙。</p><p>  啪啦啪啦胖手指头在那上面拨弄找了半天。</p><p>  咔嚓,将一把细长的纯金钥匙扔给了苏叶。</p><p>  苏叶一把将钥匙接住,</p><p>  “父亲?”</p><p>  她等待父亲的解释。</p><p>  然而,父亲却什么话都没说,站起身,在那些书本上摸索了一会儿。</p><p>  就听着咔嚓一声响,书柜旁边的白墙处一道暗门打开。</p><p>  苏久国就这么当着苏叶的面直接走了进去。</p><p>  没一会儿,又捧着一个黑匣子走出来。</p><p>  又是咔嚓一声响,那道暗门关死,恢复原样。</p><p>  苏久国将手里的黑匣子递给苏叶。</p><p>  苏叶愣了愣,伸手打开那个黑匣子。</p><p>  顿时一卷羊皮纸卷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p><p>  那羊皮纸卷是用黑色的绳子系着,带着一种历史悠久很有年代感的感觉。</p><p>  羊皮纸卷一打开,上面清晰的大字便映入她的视线中【秘罗】</p><p>  苏叶顿时抬头看向苏久国</p><p>  “爹,给我了?”</p><p>  苏久国点头</p><p>  “你长大了,这点小事爹相信你有分寸,能守好秘罗。”</p><p>  苏叶听着这颇有信心的话,她抬手快速的将这盒子丢到自己的空间袋里。</p><p>  生怕苏久国反悔了。</p><p>  她笑了笑</p><p>  “当然,我会处理好的。”</p><p>  苏久国看她那急切的样子,冷哼一声。</p><p>  苏叶捏着手里的纯金色的钥匙,询问</p><p>  “这钥匙,是咱们家哪扇门的?”</p><p>  苏久国又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p><p>  “在皇城,与你母亲嫁妆存放的地方相距不算远。”</p><p>  苏叶又问</p><p>  “里面是什么?”</p><p>  苏久国抬头看了一眼苏叶</p><p>  “不是想要炼药?”</p><p>  苏叶点点头。</p><p>  苏久国没好气的一句</p><p>  “没有药鼎,你炼什么药。”</p><p>  说完之后,他像是陷入了回忆,跟着长叹一声</p><p>  “想当年,这药鼎也是咱们家的传家宝,曾经跟着你的祖爷爷救人无数,甚至曾炼制出传奇级别的丹药。”</p><p>  丹药有品阶。</p><p>  天地玄黄四大品阶,又分上中下级别。</p><p>  天级之上又有传奇级别。</p><p>  不过传奇级别也就是个传说,到现在活着的大宗师级别炼药师,还没有人炼制出来过。</p><p><!–nextpage–></p><h3>第46章 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个饭桶废物?</h3><p></p><p>  苏叶捏着那枚钥匙,把玩了一会儿,语气怪怪的</p><p>  “父亲咱们家传家宝真多。”</p><p>  保命的玉佩是传家宝。</p><p>  秘罗秘方是传家宝。</p><p>  现在又出来一个药鼎又是个传家宝。</p><p>  苏久国冷哼一声</p><p>  “要不是你不争气,这些早都是你的了。”</p><p>  苏叶听完,摆弄着那钥匙,疑惑开口</p><p>  “父亲也是炼药医师,怎么不用这传家宝的药鼎炼药?”</p><p>  “那药鼎是有灵性的,认主是挑人的。”</p><p>  自打祖师爷之后,这药鼎就此尘封再也没人契约过它。</p><p>  苏叶看着手里金灿灿的钥匙,</p><p>  “那我要是没法儿让它认主······。”</p><p>  苏久国摆摆手,不在意的样子</p><p>  “你就留着给你日后的孩子。</p><p>  我日日拿着那钥匙,看着也是膈应。”</p><p>  家里有极品药鼎,却不能用,看着就让人心烦。</p><p>  早早给出去了,也好让他清静清静。</p><p>  苏叶本来还挺宝贝这金钥匙的,结果听完了父亲的话,转手便将金钥匙扔进了空间袋里。</p><p>  感情这老爹是自己用不成,看着那药鼎心里堵得慌,才转手给了她。</p><p>  聊了一会儿,苏叶开始跟苏久国大眼瞪小眼。</p><p>  其实苏久国很忙,常年在外经营,一年也见不了几回。</p><p>  尤其原来的苏叶越长大性情就越来越不好,刚开始是一见面就吵架。</p><p>  到了后面是压根连见面都不见了。</p><p>  要不是因为那十万两金叶子的事,怕是俩人还要好几个月才能见到面。</p><p>  现在的苏叶跟之前的苏叶性情差别很大。</p><p>  但是这在苏久国的眼里,就只是以为苏叶在他不在家这些日子,经历了挫折懂事了。</p><p>  毕竟没几个人会往换芯子这事上想。</p><p>  苏叶看着这气氛这么尴尬,便站起身来</p><p>  “父亲,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p><p>  她一边说着,一边走整理着衣摆。</p><p>  苏久国瞥了自家闺女一眼,开口</p><p>  “你对那个人的看法,如何?”</p><p>  苏叶听着愣了愣</p><p>  “谁?夙倾?”</p><p>  父亲颇有深意的盯着苏叶看了一会儿</p><p>  “你连他名字都打听到了?”</p><p>  苏叶被父亲弄的又是一愣。</p><p>  苏叶不知道的是,那天夙倾带着属下进来。</p><p>  进来之后往椅子上一坐,便没正眼瞧过苏久国。</p><p>  一直都是他旁边那个叫非臣的,一边自报姓名,一边在那儿谈论想要买下秘罗配方的事。</p><p>  苏叶正巧赶来,听到夙倾说的那几句话,也是他所说的仅有的几句。</p><p>  以至于那人都走了,苏久国连那人叫什么都不知道。</p><p>  就那个人那副姿态,竟然还能使唤的了血寒门的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p><p>  结果他闺女两天不到竟然先把那人的名字给打听出来了。</p><p>  苏久国难得的正色,声音沉重</p><p>  “那男子长得是好看,可你得把持住,不要为了男色把咱们家都给搭进去。”</p><p>  苏叶沉默。</p><p>  父亲是不是误会了些什么?</p><p>  她看着老爹那副不怎么高兴的神情,她顿了顿开口</p><p>  “爹,难道在你眼里我是个沉迷男色不能自拔的废物饭桶?”</p><p>  这次,轮到苏久国不说话了。</p><p>  他眉头一挑,似乎没想到苏叶能把她自己总结的这么到位。</p><p>  </p><p><!–nextpage–></p><h3> 第47章 糯米鸡</h3><p></p><p>  他很欣慰的点点头</p><p>  “不错,还算有点自知之明。”</p><p>  苏叶伸手,默默捂住胸口,一股郁闷之气在凝结。</p><p>  她站起身往外走。</p><p>  “孩儿走了。”</p><p>  在她快要踏出书房的时候,苏久国再次非常正色的说了一遍</p><p>  “青楼酒馆哪儿都可以,他不行,你断了这念想。爹对你没什么要求,只是咱们苏家的基业不可被旁人骗走了。”</p><p>  这话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苏叶被骗走了不要紧,可苏叶是家里独苗,要是被骗走了那就是把苏家的基业都骗走了。</p><p>  离夙倾远点,是他老爹最后的挣扎。</p><p>  苏叶听完,点了点头</p><p>  “知道了。”</p><p>  应下之后,她快步离开书房,回了自己的院子。</p><p>  她刚一走到她的院子,就看到小杏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头上的钗环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有些狼狈。</p><p>  小杏在看到苏叶的时候,一脸救世主的神情,松了口气</p><p>  “小姐,您回来了。”</p><p>  苏叶看她这幅狼狈模样,上前两步将地上的钗环捡起来,给她插在发髻上。</p><p>  跟着轻笑一声</p><p>  “怎么这么狼狈?”</p><p>  小杏摇了摇头</p><p>  “小姐您养的那束植株实在有些吓人,奴婢在努力接受。”</p><p>  也不知道小姐养的是什么品种。</p><p>  明明是一植株还吃肉。</p><p>  还学狗叫。</p><p>  差点她就以为那是一只狗披了一层植物皮了。</p><p>  苏叶想了想小金那副样子。</p><p>  确实有些吓人。</p><p>  拉着小杏的胳膊往院子里走,一边走一边开口</p><p>  “它很聪明,不用人照顾也能活的好好的。你不必去照看它。”</p><p>  小杏一听到这话,一下子眼睛都亮了。</p><p>  “是,小姐。”</p><p>  刚刚还被吓的要哭的小杏,顿时就精神了。</p><p>  连忙跟在苏叶的身旁</p><p>  “小姐今天一直都没吃东西饿不饿?小杏给您去做您最爱吃的糯米鸡可好?”</p><p>  苏叶这回回答的快速</p><p>  “好,我在这儿等着,你快些去。”</p><p>  这些天,日日忙碌,吃饭也都是草草打发了,现在听小杏这么一说,肚子饿的肠子都搅起来了。</p><p>  苏叶自个儿找了一处树荫底下。</p><p>  下人摆好桌子茶盏,还有一些水果糕点。</p><p>  她坐在椅子上,一抬头便看到白色的槐花从树上悠哒悠哒的落下。</p><p>  砸在了她的腿上。</p><p>  苏叶一身白色衣裙,裙摆上绣着一朵朵盛开的花儿,没一会儿她的周围便充斥着一股浓郁的槐花的味道。</p><p>  这槐花树,大多是刚刚开出花苞来。</p><p>  只有几朵早熟的开出了槐花。</p><p>  大概再过几日,就能看到这棵树开满槐花的样子了。</p><p>  她抬起手,随意的搭在槐花树上,手指哒哒哒一下一下敲打。</p><p>  敲打了没两下,苏叶手一顿。</p><p>  她看到自己白皙的手上出现一抹绿色。</p><p>  那抹绿色像是气流一样从她的胳膊输送到槐花树上。</p><p>  一盏茶的功夫,这颗槐花树就全都开花了。</p><p>  一瞬间,整个院子都被槐花的气息填充。</p><p>  那股香甜的味道,那一颗颗落下的槐花打在她的身上,都在证明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p><p>  苏叶一下子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p><p><!–nextpage–></p><h3> 第48章 冰玉石</h3><p></p><p>  她低头,看看自己的手。</p><p>  刚刚那是什么?</p><p>  她体内是木与火双灵根。</p><p>  但是可从来没听说随便一个木灵根就能让树木春暖花开。</p><p>  这在她的书里,可是只有修炼到大宗师级别的怪物才能拥有的能力。</p><p>  难道是因为含灵石?</p><p>  不对,她写的原身苏叶就是个炮灰,就是为了给主角提供含灵石的。</p><p>  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能力。</p><p>  她正想着,忽而听到一道巨大的砰的一声响在西边的森林里响起。</p><p>  声音极大,震的地面抖了抖。</p><p>  她听到门口的小厮护卫都惊慌询问</p><p>  “发生什么事了?”</p><p>  “怎么回事?什么这么响?”</p><p>  有人不在意开口</p><p>  “没什么事,这些年总是这样三五不时的出现这个动静。”</p><p>  “放宽心,没什么大事。该干嘛干嘛去。”</p><p>  苏叶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原书。</p><p>  这个声响,确实是有东西出现了。</p><p>  是天地孕育的一块冰玉石。</p><p>  而发出这么大动静的,便是冰玉石身边的守护兽。</p><p>  只是那冰玉石藏在大山深处,极难发现。</p><p>  而冰玉石周身的灵气都被守护兽吸食了。</p><p>  大山外的人压根都察觉不到任何的不同气息。</p><p>  这块冰玉石是到了后来夙倾一统万古大陆之后,才被无意间发现,被制造成了一把长剑进贡给了他。</p><p>  冰玉石是天阶上品极其好的兵器材料。</p><p>  适合冰系,水系以及木系之人制造兵器使用。</p><p>  这东西一出,肯定会引起各路纷争。</p><p>  苏叶琢磨了一会儿。</p><p>  她若是要打造一副上好的银针,那这冰玉石便是最好的选择。</p><p>  这么想着,她站起身,快速离开家门往那个森林的方向赶去。</p><p>  大概一炷香后,苏叶出现在森林边缘处。</p><p>  这个时候,砰的一声,地面又再次震动传来声响。</p><p>  苏叶站在一块石头上四处望着。</p><p>  那个地方是在哪儿来着?</p><p>  城主府的西南方向,深山之下。</p><p>  苏叶眺望远方,跟着一步一步测量。</p><p>  那就是·······她脚步站定,朝着西南方望着远处的那座大山。</p><p>  苏叶露出一个浅笑,就是那儿了。</p><p>  她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正要从旁边的树上做个记号。</p><p>  结果她刚捡起石子,远处传来嗖的一声。</p><p>  啪!</p><p>  一箭羽直接射在了她刚刚拿石子的地方。</p><p>  这要是再慢一拍,恐怕箭羽就射到她手上了。</p><p>  苏叶脸上的笑淡了去。</p><p>  远处传来一居高临下的娇喝声</p><p>  “喂,那个穿白衣服的,你把我的箭给我拿过来。”</p><p>  苏叶听着声音,伸手将那箭羽拔出来,攥在手里。</p><p>  跟着抬起头,便见到一个穿着桃粉色衣衫的小姑娘,眉眼间带着一股富贵人家养出来的傲气。</p><p>  梳着一撮小辫子,带着一股灵动劲儿。</p><p>  那桃粉色的小姑娘站在不远处,看苏叶一直都没有动作,有些不耐烦</p><p>  “你还不快点?我还在跟哥哥们比赛射猎呢,要是输了便全都赖你。”</p><p>  苏叶听着点了点头,</p><p>  “好。”</p><p>  话音一落,她忽而抬手,直接给投掷了出去。</p><p>  就听着那箭羽嗖的一声,直接刺穿了小姑娘的一撮小辫子,与那位小姑娘的脸颊擦肩而过,直接钉在了身后的那颗大树上。</p><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