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第24章 厉北爵,我看不上你了

发布时间: 2022-06-30 14:59:43

    江宝宝很高兴:“我明天会去找你,希望厉总一言九鼎,说到做到!”

    说完,她就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

    江宝宝一个人踉跄的离开了大厅。

    刚从大门走出来,就瞬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头痛欲裂。

    “唔……”

    她小声的嘟囔着,手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胃部,脚步有些发虚。

    该死的!

    她有点后悔了,不应该为了整厉北爵,而喝那么多酒的。

    这个宴会场所地势偏僻,除了路过的私家车,竟然一辆出租车都没有。

    江宝宝漫无目的的顺着马路走了半晌,终于再也耐不住胃里翻涌的灼烧感,不顾形象的坐在了一边。

    她的眼神有些发直,漫无目的的盯着前方。

    脑海中厉北爵的脸不停的晃来晃去,让她觉得有些烦躁。

    “走开!”

    江宝宝猛地抬起手朝着前方挥了一下,像是要赶走眼前根本不存在的厉北爵。

    下一秒,一道阴影却挡在她的身前。

    “美女,这大半夜的,怎么一个人穿得这么漂亮坐在这里?是不是被甩了啊?”

    陌生男人油腻的嗓音从头顶传来,让江宝宝浑浑噩噩的抬起了头。

    她看着眼前长相猥琐的中年男人,从鼻子里冒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滚开,老娘……不是你惹得起的!”

    江宝宝心情不好,直接一句话顶了回去。

    男人闻言,瞬间就拉下了脸。

    “妈的,一个被人抛弃了的婊子硬气个屁啊!”

    他认定江宝宝是因为被男人甩了,才会喝成这样,说着,竟然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随即邪笑道:“老子带你去快活一下,保证让你忘了他……”

    “放手!!!”江宝宝的使劲想要挣脱,可奈何喝多了酒,身上有些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来,眼前更是左摇右晃。

    男人的嘴脸瞬间变得更加得意了:“哼,遇到老子是你幸运,我一定会……哎呦!”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竟然整个人直直的飞了出去,狼狈的摔在了马路边上!

    江宝宝的余光,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站在了自己身侧。

    她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厉北爵周身散发着仿佛要把人冻伤的气息,用眼神凌迟着地上的男人。

    “滚!!!”

    他低声从喉间吐出了一个字。

    那地上的男人立刻不服的瞪眼。

    可对上厉北爵的眼神,却忍不住浑身一颤,立刻慌乱的爬了起来,飞快的跑远了些。

    厉北爵冷哼一声,转身看着身后的江宝宝。

    这才发现她此刻两眼发直,醉得不轻。

    这个笨女人,刚才在宴会厅不是很厉害吗?

    不是还和自己对着干吗?

    却不知道大半夜穿成这样,在街上闲逛很危险吗?

    厉北爵深吸了一口气,胸口积压的火气,隐约有爆发的趋势。

    他懒得多说,干脆直接问道:“你住哪,我让人送你回去。”

    江宝宝没有说话。

    空气中飘来丝丝缕缕的尴尬。

    厉北爵的神色也变的有些不自然。

    他是疯了吗?

    为什么要管这个女人的死活?

    想着,他忽然看到面前的江宝宝有了动作。

    只见她猛地抬起了手,直接朝着厉北爵的身上就打了过来!

    厉北爵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腕,脸上瞬间浮现几许烦躁。

    “江宝宝,告诉我你的地址,要撒酒疯就回去撒!”

    他低声警告了一句,耐心已经快到达了极限。

    江宝宝浑身一颤,突然抬眼认真的打量起了眼前的男人来。

    随即像是认出了他,立即大声开口道:“你!狗男人!少在这里……装好心!”

    她说的断断续续,还带着醉意,声音却大的出奇,震得厉北爵忍不住皱眉,眼角眉梢染上了些戾气。

    她敢骂自己是狗男人?

    厉北爵手上的力气陡然更紧了几分。

    江宝宝疼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却倔强的不肯喊痛。

    反而借着七分醉意,继续对着厉北爵大喊大叫。

    “你……谁让你多管闲事了?你不是……很讨厌我吗?不是……从来不管我吗?我以前对你……那么好!你……被人……绑架……我……还……”

    她大声的控诉着,却越说,声音越小。

    厉北爵只听清了前面几个字,后来并没有听清。

    他不禁眉头紧锁。

    这个女人,当时天天像个跟屁虫一样,缠在自己身边,也叫对自己好?

    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劝自己不要和醉鬼计较。

    江宝宝也沉默了下来,思绪回到了十六年前……

    厉北爵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大混蛋!

    王八蛋!

    早知道当年就不救他了!

    让他自生自灭!

    江宝宝站着发呆,厉北爵的耐心终于耗尽。

    见她不打算离开,就决定强行把人拽走。

    手上才刚一用力,却感到江宝宝顿时猛地挣扎了一下。

    她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厉北爵,神色里有些不解。

    随即突然发问道:“你想……带我去哪里?还有……你为什么……跟着我?”

    她的语气不再像刚才那样吵闹,反而很平静,似乎真的对这个问题感到很疑惑。

    厉北爵闻言,浑身一僵,一时间有些答不上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跟上来。

    只知道当时看着她一个人离开,便立即跟了过来。

    然后就越走越远,直到她遇上刚才的流氓。

    看着她被人拉着要离开,他几乎气昏了头,竟然想也不想的就冲出来解围!

    厉北爵越想,脸色就越冷,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解释自己刚才一连串的行为。

    江宝宝却突然笑了出来。

    她脸上小小的梨涡若隐若现,像只小狐狸一般,猛地踮脚凑近了几分。

    手上更是不怕死的揽住了厉北爵的肩膀。

    “厉北爵……你这么跟着我……你是不是对你亲爱的前妻……还有什么想法啊?”

    江宝宝红嫩的嘴唇一开一合,带出阵阵酒香,语气也带着一丝挑逗的味道。

    厉北爵的脑海中嗡的一声巨响,瞬间绷紧了某根弦。

    他猛的后退了一步,甩开了肩膀上江宝宝的手,不屑的嗤笑一声。

    “江宝宝,你做梦也要有个限度,最好清醒一点!”

    笑话,他怎么会对这种女人有想法!

    从五年前,她丢下衍宝,他就恨死她了!

    江宝宝被甩的一个趔趄,勉强站稳,却没有生气。

    反而笑嘻嘻的看着厉北爵,哈哈大笑到上气不接下气。

    “哈哈哈……厉北爵……你……你也太好笑了吧!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追我吗?”

    她打了个酒嗝,突然收敛的笑意,神色严肃了许多,看着厉北爵的眼神中染上一丝不屑。

    “我早就看不上你了,所以你……少自作多情了!”

    江宝宝的声音越说越大,似乎是在宣誓着什么一般。

    话音刚落,便被人一把掐住了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