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第25章 情不自禁吻了她

发布时间: 2022-06-30 14:59:48

    厉北爵眼中冒火,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眼神却不自觉下移,落到了那两片形状好看的薄唇上。

    脑海中浮现出不知多少次出现在梦中的那一夜……

    那天晚上,也是这对红唇……

    厉北爵的眼神骤然一暗,有些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不知为什么……

    他莫名有些想看眼前的女人,再一次……露出五年前那样对自己臣服的样子。

    晚风有些凉。

    两人之间莫名带着一丝火药味,还夹杂着些许缱绻的气息。

    厉北爵的双眸,一眨不眨的锁定了眼前的人,有些不自觉地微微凑近。

    江宝宝瞪大了眼睛,眼底有些不可思议,似乎是不认识了眼前的人一样。

    她不是在做梦吧?

    厉北爵……打算亲自己?

    男人身上冷冽的气息逐渐靠近,似乎带着一丝浓烈的酒香。

    那种味道不同于香槟,应当是上好的红酒,让人忍不住有些沉醉。

    江宝宝的大脑里乱七八糟的,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胃部传来一阵痉挛……

    “你……”

    她猛地伸手推开了眼前的人,便转身低头,吐了个痛快。

    “咳咳……”

    江宝宝皱着眉,胃里传来阵阵酸疼。

    厉北爵微微皱眉,神色有些嫌弃,夹杂着一丝恼羞成怒。

    这个女人,竟然敢在这种时候吐出来!

    厉北爵男人的自尊心不停翻涌着作祟,想到刚才差一点就亲上了眼前的人,他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可他刚一转身,却被人一把拉住了胳膊!

    江宝宝的醉意彻底上头,满脸通红,不爽的瞪着眼前的人。

    “厉北爵,你混蛋!”

    她陡然拔高了声音,看着厉北爵的眼神,仿佛看着仇人。

    手上却拉的紧紧的。

    厉北爵黑着脸停下了脚步。

    随即听到身后的人变本加厉地大声骂道:“你……你敢把我扔在这里不管试试看?”

    “就是你,你这个混蛋……灌我喝酒!”

    “我……我都没打算招惹你!你干什么针对我!”

    江宝宝大声的控诉着,似乎是想把这几天的不满,全部都发泄出来。

    厉北爵默不作声的抽了抽自己的胳膊。

    却换来对方更加拼命的纠缠。

    江宝宝一副死也不撒手的样子,嘴上的骂声由大转小,开始不停的嘟囔着什么。

    “江宝宝,你到底住哪儿?”厉北爵沉声发问,耗尽了最后一丝耐心。

    “混蛋!我凭什么告诉你!”

    江宝宝大声回答,小脸气鼓鼓的,带着醉酒的红意。

    厉北爵深吸了一口气,神色突然露出了些决绝。

    随即猛地转身,直接把江宝宝打横抱了起来!

    再这么闹下去被人看见,明天非上新闻不可!

    厉北爵忍无可忍,大步的朝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

    江宝宝被吓了一大跳,竟然老实了许多。

    直到被放上了车,这才后知后觉的要挣扎。

    “我不坐你这个……坏蛋的车!”

    她说着,立刻就要拧开门跳下去。

    厉北爵闭了闭眼,突然一拳猛的锤在了方向盘上!

    “江宝宝!你再闹下去,我就把你丢到树林里喂狼!

    一句再离谱不过的威胁。

    这里回去的路上,确实会经过一片树林,但怎么可能会有狼?

    江宝宝却好像偏偏被吓住了。

    她猛地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

    随即便突然乖乖的坐好,伸手去抓一边的安全带。

    嘴里还嘟嘟囔囔道:“那我……我勉为其难,坐一下你的车好了……”

    厉北爵:“……”

    能被这种连小孩子都不怕的话吓到,看来这个麻烦的女人,还真是醉的不轻……

    厉北爵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干脆直接发动了油门,一路朝着家的方向疾驰而去。

    深夜的马路上没有任何阻挡,不过二十分钟,车子便停在了厉公馆的门外。

    别墅的灯早已经熄灭,只有客厅还亮着。

    郑伯一个人等着厉北爵回来,门一开,便看到了他怀里的江宝宝,顿时吓了一大跳。

    “少爷,这……”

    “别出声,你可以回去休息了,不要吵醒任何人,尤其是衍宝。”厉北爵低声警告。

    郑伯会意,急忙连连点头,识相的没有多问。

    厉北爵则是,直接把已经半睡半醒的江宝宝,抱到了自己楼层的客房。

    思索片刻,还是让她住在了自己的隔壁。

    孩子就在楼下,厉北爵不想让他知道江宝宝来了。

    把江宝宝带进了房间,他便直接把人扔进了浴室。

    “随便你怎么用,最好收拾干净了再上床!”

    丢下一句话后,他便转身离开,神色难得露出了些无奈。

    不是没想过把人直接送到宾馆。

    可今晚宴会上的事,实在是有太多人看到,如果明天去宾馆的事传出去,恐怕又是一堆麻烦。

    厉北爵在门口停了两秒,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这才抬脚离开。

    江宝宝迷迷糊糊的收拾了一番,毫不犹豫的就闭着眼睛摸到了床边,翻身躺了下去。

    这里的一切,她都不能再熟悉了。

    毕竟她当年在这里,和厉北爵生活了一年有余。

    陷在柔软的大床里,她迷迷糊糊的有些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现实。

    厉北爵……把自己带回来了?

    他……怎么会……

    江宝宝的脑袋乱糟糟的,还不等想清楚,头猛的一歪,就彻底睡了过去。

    ……

    夜色渐浓。

    整座别墅都陷入了沉寂。

    亮堂堂的房间里,江宝宝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转身进了洗手间。

    没过多久,又从里面挪了出来。

    她看着眼前的场景,还有些昏花,盯着屋里看了几秒,便忍不住皱起了眉。

    自己为什么会在客房?

    不是应该在主卧吗?

    江宝宝的思绪莫名的回到了五年前,毫不犹豫的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愣愣的看了两眼面前的走廊,便直接去了隔壁的卧室。

    “咔哒”一声,门把手被转开。

    卧室里一片漆黑。

    江宝宝有些不满的皱眉,摸索着到了床边。

    手指触到了柔软的床面,这才会心一笑。

    对嘛……这里就对了!

    这才是她的床!

    满意的点了点头,她便毫不犹豫的躺了下去。

    下一秒,一个人影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厉北爵向来浅眠,察觉到有人躺在自己身边,几乎立刻就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