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第26章 竟然睡在了一起

发布时间: 2022-06-30 14:59:51

    厉北爵趁着月色,看清床上另外一个模糊的人影,他深吸了一口气,啪的一下按开了台灯。

    “滚出去!!!”

    他的语气是极致的冷漠,眼神更是宛如要把人冻僵。

    江宝宝闻言,忍不住皱眉,不但没有反应,反而还掀起被子遮住了半张脸。

    “干嘛……你……把灯关掉……”

    她有些不满的嘟囔着,语气里带着抱怨和撒娇。

    厉北爵脸上顿时冷意更盛。

    这女人果然还是像以前一样不要脸!

    还想来六年前那一套吗?

    空气中还带着若有似无的酒香。

    厉北爵看着身边呼呼大睡的江宝宝,眼底酝酿起深不见底的风暴。

    “起来!滚出去!”

    他猛地拉着江宝宝的手腕,就想把她从床上拽起来。

    江宝宝睁开眼,迷离的眼神撞进厉北爵深不见底的双眸。

    “你干嘛……”她撅着嘴撒娇,语气满满的不开心。

    厉北爵突然心头一麻。

    下一秒,便感到胳膊被两只柔弱无骨的小手缠的死死的。

    江宝宝闭着眼睛,几乎整个人都靠近了厉北爵的怀里,嘴里还在小声的嘟囔着:“老公……我好困……”

    厉北爵猛地一怔,“老公”两个字在耳边萦绕,心头也突然涌起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回神。

    想到楼下的衍宝,只好压低声音警告道:“江宝宝,为了孩子,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不管你是真醉,还是装醉,现在立刻滚出去!”

    孩子?!

    江宝宝猛的睁开了眼,想到刚才男人的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的大脑仍旧昏昏沉沉的,可扫了一圈周围环境,便嗡的一下拉响了警报。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墨白还在家等着自己呢!

    江宝宝猛的起身,反手一把推开了厉北爵!

    “我……我要回家!!!”

    她大吼一声,立刻就要翻身下床。

    可下一秒,就被人猛的抓住了手腕,直接拖了回去,嘴巴也被捂的严严实实的!

    “唔……你……唔唔!”

    “闭嘴!”厉北爵的眉宇间染上一丝戾气,神色冰冷的看着江宝宝低声道:“你给我小声一点!”

    他担心楼下的衍宝,会被楼上的声音吵醒。

    江宝宝还醉着,哪里管得了这么多,混乱的大脑里只剩下一件事。

    要赶快回家找墨白!

    离厉北爵越远越好!

    她想着,立刻更加疯狂的挣扎了起来。

    “唔……你……”

    江宝宝几乎使出了浑身力气,一把推开了厉北爵的手!

    “你这个混蛋!我要回家!”

    她又是一声大吼,翻身就要下床。

    江宝宝这个疯女人,还有完没完了!

    就这么让她跑下去,一定会吵醒衍宝的!

    厉北爵眉心揪成一团,这一次干脆直接欺身上前,一个收手便把人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大手也再次牢牢捂住了江宝宝的嘴。

    “你给我老实一点!!!”

    他低声警告,不放心的扫了眼房门外。

    衍宝的睡眠向来很浅……如果真的把他吵醒了……

    “唔唔唔……你!”

    江宝宝还在挣扎,却徒劳无功。

    厉北爵的目光闪烁了一瞬,拿出最后的耐心和她协商:“我可以松手,但是你必须保持安静,明天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江宝宝被捂得难受,立刻乖乖点头。

    厉北爵这才松了一口气,微微松开了手。

    可是却忘了,跟一个醉鬼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江宝宝瞬间从床上一跃而起!

    “厉北爵你这个混蛋!居然不让老娘说话!”

    江宝宝的声音比刚才还大,语气中满是抱怨。

    厉北爵的眼底闪过一丝戾气,再次把人抓了回来。

    这次还不等捂住江宝宝的嘴,她便先一步的狠狠挣扎起来。

    “你再捂我的嘴……我就咬死你!”

    江宝宝满脸防备,自以为“凶狠”的警告,小嘴撅的高高的。

    厉北爵的眼神落在那两片粉嫩唇瓣上,眸色顿时更加的深沉。

    担心她再闹下去,会把其他人也吵醒,他再次伸出了手。

    可还不等碰到,便骤然传来了一股刺痛。

    江宝宝竟然真的一口咬了上来!

    厉北爵浑身一僵,神色凌厉的看着眼前的人。

    放在往常若是这样看着其他人,对方恐怕早就吓破了胆。

    可江宝宝却没有丝毫惧色,眼神里写满了得意,仿佛在说“看吧,我早就警告过你了”。

    厉北爵垂眸,扫了一眼手背上的牙印,突然有些无语。

    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把这个疯女人给带回来!

    想着,他听到江宝宝不怕死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了:“我警告你哦!你再动我,我还咬你!”

    厉北爵瞬间抬眸,眼底爬满阴霾,眼神再次缓缓的落在了那两片小巧红润的唇瓣上。

    “你……你想干嘛?”江宝宝还醉着,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

    “我……我不跟你玩了,我要回家!”

    她说着,又打算脚底抹油。

    下一秒却天旋地转,被人拽回去,压在了身下!

    “厉北爵你……唔!”

    江宝宝所有的话,都被堵了回去,瞬间收声。

    唇上的触感柔软,带着一丝凉意,让她猛地瞪大了眼睛,回不过神来。

    厉北爵发狠一般的,在那柔嫩下狠咬了一下,手指猛地攥紧。

    还敢咬人?

    这是她自找的!

    他想着,又忍不住在那下唇上咬了一下,六年前的记忆逐渐回笼……

    那一晚也是这样……就是这对双唇……

    江宝宝的唇软得不像话,呼吸之间全是淡淡的酒香,搅乱了厉北爵的神智。

    他原本想惩罚一下她,可这个吻,却不知什么时候就变了味道……

    厉北爵的动作不像之前那样强硬,反而带上了一丝温柔,缱绻的加深了这个吻。

    江宝宝醉的厉害,除了最初的惊讶,早就已经被亲的迷迷糊糊了。

    她是在做梦吗……

    不然厉北爵怎么会亲她?

    还这么温柔……

    房间里的气温逐步升高,不知道过了多久,厉北爵猛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墨黑的双眸深不见底,难得的夹杂着一丝不可思议。

    江宝宝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呼吸均匀,闭着眼睛睡得正香……

    这个女人……居然就这么,被他亲着亲着……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