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大佬总想当废材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木南姝的纠结夙杳不清楚,但是她在收到那份信之后,就让玉竹清去找越王和越王妃了。

  夙杳打开了原主的胭脂水粉,仔细研究了一会儿之后,开始给自己上妆。

  越王府书房,玉竹清把街上遇到的情况跟越王说了一遍,声情并茂的。

  “父王,我二皇子和丞相嫡女举止亲密,是我亲眼所见。真的,我不骗您,而且现在外面那些流言传的沸沸扬扬的,您难道真的要让姐姐继续嫁给二皇子吗?”

  越王皱着眉头,不说话,书房门突然被打开,走进来的是越王妃。

  她脸上的神色分外焦急,显然也是听到了那些流言然后急匆匆赶来的。

  “老玉,那个流言……咦,朱清你也在这里啊。”

  “母妃好。”

  越王妃想说点什么,看了眼玉竹清,又住了口。

  越王从流言两个字就知道越王妃要说的是什么了,“你但说无妨,竹清知道那个流言,就连……就连溪儿也知道。”

  越王看了眼玉竹清,又接着说道:“他们两人不但知道那个流言,还是亲眼所见。”

  “那溪儿那里……?”

  越王妃有些担忧的看了眼越王,有看了看玉竹清,转身想去夙杳的院子里,却被玉竹清拦了下来。

  “母妃,姐姐一回来就直接回自己院子里了,我估计这会儿心情正不好,咱们就别打扰她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玉竹清觉得自己有些心虚,毕竟从茶楼出来,再到红楼那里,然后回家,这期间,他姐姐可以一点伤心的迹象都没有。

  甚至现在的这些话,都是他姐姐让他说的。

  “要不这样,母妃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到时候看姐姐的情况再说。”

  越王和越王妃商量了半天,同意了玉竹清的提议。

  等到晚饭时,丫鬟去夙杳院子里喊她。

  夙杳在里面磨磨蹭蹭了半天,才出来。

  只是此时的她眼眶红红的,眼里还有些水光,一副哭过的样子。

  让夙杳哭,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所以她此时的这幅样子,其实是因为化妆。

  她为了效果逼真,还在眼睛里滴了些水,受了水的刺激,眼球立刻染上了一层红色,在赔上眼皮上淡粉色的胭脂,真的就和哭过一样。

  等夙杳和绿依到了吃饭的地方,越王、越王妃、以及玉竹清都已经到了。

  越王妃先注意到夙杳的模样的。

  在看到的那副样子之后,越王妃心里咯噔一声,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自己的女儿受委屈了。

  越王脸上虽然还是一副严厉的模样,可是他紧捏着拳头,似乎在忍着什么。

  至于玉竹清……

  现实惊讶,他姐姐居然哭了,但是转念一想,似乎不太对,毕竟在外面那会儿,她表现的太淡定了。

  所以说,姐姐现在的模样就是给父王母后看的?

  玉竹清立刻整理好脸上的表情,然后也摆出一副愤怒的样子,甚至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特别激动。

  和平号默默的刷着“666”,不亏是宿主的家人,各个都是戏精。

  宿主也就罢了,毕竟她本身就比较厉害,但是宿主这个便宜弟弟似乎也不简单啊。

  “姐姐,你先过来做,今晚厨房做了好多你喜欢吃的东西。”玉竹清觉得自己演的有些过,招呼了夙杳一声后,又坐了下来。

  但是他的行为在越王以及越王妃眼里,就变成隐忍的克制。

  越王妃对着夙杳招了招手:“对对,溪儿快来过,到母妃身边来。”

  夙杳乖乖的走到越王妃身边坐下。

  桌子上非常安静,安静的有些尴尬。

  大家都看着夙杳,夙杳无奈,拿起筷子,“父王,母妃,我们先吃饭吧,有什么饭后再说。”

  饭菜丰盛而精致,夙杳全程低着头吃着饭,吃的还不少。

  越王,越王妃深感欣慰。

  饭后,丫鬟们撤了饭菜,上了茶点。

  夙杳端着茶杯,这才缓缓说道:“父王,母妃,我想退婚。”

  “溪儿……”

  “母妃,我好歹是郡主,二皇子虽是皇子,但是如此不顾我的感受,和丞相嫡女一起逛街,还举止亲密,就已经是对我、对越王府不敬了,我觉得这个婚约也没必要在继续下去。”

  越王妃张了张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不管二皇子和丞相嫡女之间是什么关系,但二皇子和他们女儿之间还有婚约啊。

  “父王,我知道你和皇上说这些会有些为难,要是在不行,就带我入宫吧。”夙杳把手里的茶杯放在桌子上,抬头看向越王。

  虽然眼眶依旧红红的,眼里也没什么情绪,一片平静,但是越王却愣是看出来了一丝隐忍,让他觉得自己女儿收了委屈了。

  女儿说得对,她好歹是郡主,身份比丞相嫡女不知道高了多少,但是二皇子如今和丞相嫡女闹得全城皆知,那她女儿的面子哪里搁。

  “溪儿,你放心,这件事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快穿之大佬总想当废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藏弓之少侠只为原作者九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陌并收藏快穿之大佬总想当废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