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家旺:“平日里这会儿大家都睡了,今天却都还在街上呢。”

必旺小可爱托着肉嘟嘟的下巴看着天空,大眼睛眨巴眨巴,浪漫道:“今天晚上的天空,都是亮晶晶的。”

招娣扭头问季清:“娘,赢了比赛就这么好吗?”

她这会冷静下来了,那份从众的热闹劲儿过去后,她开始琢磨为啥大家这么高兴,可从来没见过镇上的大人们这么高兴呢。

季清看了陈青岩一眼,想了想道:“当然啊,这可不是一个人和一个人的比赛,这是国家和国家的比赛,我们国家赢了比赛,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是一种证明。”

招娣困惑:“娘,我不明白。”

“这个……”季清挠挠头:“打个比方,有家人曾经欺负咱们家,虽然他们家比咱们家有钱有条件,但咱们家凭借着努力和拼搏,凭借着不服输的精神,赢了他们家,你说值不值得开心?”

“当然开心啊!”

家旺:“所以大家高兴,是因为把过去那个欺负我们国家的小日本给赢了?”

季清骄傲:“可不光是小日本,咱们国家赢了所有国家,咱们国家是第一!”

“哇,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