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要想富(1 / 2)

不让江山 知白 4213 字 1个月前

大军向前缓缓而行,此时正直夏暖,蜀州风景如画,一路上走过来,过眼皆为美景。

余九龄坐在马车上,晃荡着两条腿看着前边,他没看风景,他盯着拉车的那驽马的屁股。

李叱瞥了他一眼后问道:“你在看什么?”

余九龄道:“当家的,我莫不是病了吧。”

李叱心里一紧,连忙伸手去抓余九龄的手腕,想为余九龄诊脉。

他虽然算不上什么医术上的大家,但他好学,艺术上也算有些理解。

余九龄却摇头道:“我不是那样的病了。”

李叱还是不放心的抬起手在余九龄额头上摸了摸,然后说道:“没发烧。”

他抬起手指了指那拉车的马:“当家的,你看这马屁股,有没有那么一丝妩媚?”

李叱:“......”

他叹了口气道:“你不是发烧,你是发骚。”

余九龄道:“不该啊,我就算是发骚,也不该对着一个马屁股......”

李叱道:“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你提醒,我还真没注意过,马屁股居然这么圆这么大。”

余九龄伸手要去碰碰李叱的额头,李叱瞪了他一眼,余九龄嘿嘿笑道:“当家的你发......”

正在这时候高希宁从后边过来,条上马车后问道:“你当家的发什么了?”

余九龄道:“发财了。”

高希宁伸手:“拿来。”

李叱:“......”

高希宁认真的说道:“我得帮你好好攒钱,攒够了给你娶媳妇。”

李叱:“你那不就是想存点私房钱吗?”

高希宁:“话是这么说,没成亲之前我就是替你存着,成亲之后也是替你存着。”

李叱:“我谢谢你。”

高希宁挨着李叱坐下来,看着前边,片刻后自言自语了一句:“这马屁股怎么这么大。”

余九龄噗嗤一声就笑了。

人骑马的时候,自然看不到马在走路的时候屁股的扭动。

唯有坐在马车上如此观察,才能发现余九龄的感慨不是没有道理。

他们此时距离眉城还有大概两天左右的路程,大军行进的速度,自然不能和轻车简行相比。

浩浩荡荡的队伍往前进发,最前边的都已经走出去十几里了,最后边的队伍还没出发呢。

从进蜀州以来,其实并没有出现预计中那么多难打的仗。

在进蜀州之前,李叱和手下将领们商议的时候,一致认为,以蜀州地形,打下来必会极为艰难。

在蜀州,会有许多硬仗许多难仗,许多可能会死不少人的恶仗。

然而蜀州打到现在,按照时间上来说确实不短了,但一场恶仗都没有打过。

澹台压境那边进展神速,灭了言雨生的蜀州军之后,拿下整个蜀州西南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军中的气氛都比较轻松,一路上都是说说笑笑。

马车上,余九龄问李叱道:“我听闻,眉城的火锅天下第一,打下来之后一定得好好去吃一顿。”

李叱叹道:“你看了半天的马屁股,又想吃火锅,如果马儿知道了的话,大概会觉得你是想从它屁股上片点肉下来。”

余九龄笑道:“那不行,这么好的屁股片下来点肉,不美不美。”

高希宁:“九妹你发......烧了吧。”

余九龄:“有点有点......”

“报!”

就在这时候,从前边有一名传讯的骑兵过来,看起来风尘仆仆。

那骑兵到了近前,从马背上跳下来后,将背后背着的包裹摘下来。

取出军报双手递给李叱:“主公,唐大将军军报。”

李叱伸手把军报接过来后说道:“不用急着复命,去后边马车上休息,我让人给你准备些吃的。”

送军报的士兵俯身谢过,然后到后边休息去了。

这是唐匹敌在离开青州的时候,派人以军驿方式送过来的急报。

如今中原天下皆归宁王,各地的军驿重新布置起来,每隔百里便有一座驿站。

军驿送信的速度之所以快,便是换人换马,一人跑百里,到下一个军驿后换人继续跑。

如此,可以做到昼夜不休。

所以从那么远的青州送消息过来,也只用了一个月时间,要是按照行军速度来算的话,大队人马从青州走到蜀州,就要走一年。

原本楚国的军驿,不管是数量还是人员的配置,都比现在差了很多。

李叱最在意的是北疆和西疆的军务事,所以两三年前,便让连夕雾在西北和北方修建了更多数量的驿站。

如果是北疆有战事的话,送到正在修建的长安城,只需要十几天时间。

李叱还打算在北边修建两条直道,一条是从西疆到长安,一条是从北疆到长安。

这两条直道如果修好的话,可以把出兵支援边疆的速度,提升一倍。

只是若要修建西疆往长安的直道,会有一段极为险要的地段。

楚国本来打算修出来,可是断断续续那么多年,一直都没有修完。

修路是大工程,尤其是穿山越岭的修路,而以楚国后期的糜烂,这种工程,又成了那些官员们敛财的手段。

以至于修到后来,户部已经拿不出银子再支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