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hapter 6(1 / 2)

末世还要撒狗粮 大卉 5874 字 2017-06-18

司南是这间房间的第六个来客。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除她之外另有五名女子。

姜敏已经在这里呆了六天了,末世开始那天她陪着生病的同学去医院看病,在从医院回学校给同学拿东西的路上,见到了那见人就扑上来的丧尸。那只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丧尸在离她20米的对街处,把一个活生生的孩子给吃掉了。

她还清楚的记得那只青灰色僵硬的如同老树皮一般的手,上面长着长长厚厚的指甲,它一手伸进那孩子的肚子里搅了搅,就将那孩子的肚子里面的内脏给掏了出来,然后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随后就将孩子像垃圾一般丢弃,寻找下一个目标。在它追逐其他人的时候,孩子妈妈立即冲了上去,抱着孩子狠狠大哭。只是那个孩子,在她还没从恐惧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竟然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和吃它丧尸一样的模样,伸出长着锋利指甲的手指,朝向了那个抱着他痛哭的母亲……

然后呢?

然后人群开始尖叫,开始漫无目的的奔跑,所有人都害怕那吃人的怪物,所有人都拼命跑着不想变成那吃人的怪物。

有些人千辛万苦跑回了家,却被早已变成了丧尸的家人亲手杀死。有些人学着电影中的桥段试图杀死丧尸,却因为被划破的皮肤而被感染同化。有些人跑去警局期望得到警察的保护,可是却发现警局也是一片慌乱。

乱了,整个世界都乱了。这个世界变成了人间炼狱。

她不敢独自跑回人多的学校,只能跟着大街上乱跑的人们寻求群体的庇护。可是后来,后来就在大家准备离开a市去寻找政府建立的基地的时候,在出口处碰到了这群人。

给粮食,或者,把她交出去。

人性的自私暴露无遗,她被交到了这群人手上。尽管她以为自己一路上拼命的帮忙杀丧尸,保护比她更弱的孩子和女人,可是在她和食物之间,她被轻易舍弃了。他们的内疚对她而言,只觉得讽刺。

最后,她就被关进了这里。没有谋财劫色,只是每天把她们关在这里。

每天都有人进来,每天都有人离开,她从第六个进来的变成了这些人中的第一个。离开之后的人,没有一个回来。那么,明天可能就是她了。

不过也好,这种等待正在将她的恐惧感无限扩大。于她而言,结局可能就是非死即疯。毕竟,他们手里有枪。

司南被推进来后,只见这些女子不是面无表情眼神空洞,就是在坐在地上低头抱着膝盖小声抽泣。

初见到这么多女子时的惊喜激动之情在片刻的沉寂压抑氛围之中消失殆尽,司南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己,这里不是她的天凤王朝,这里的女子如同闺阁男子一般柔弱。

确实,此刻司南依旧搞不明白抓她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这里已经有这么多的女子了。

“你们是何时被关进来的?”虽然一个个的看起来都是萎靡不振,但是总是要了解一下大致状况的。

无人回答司南,抽泣声依旧小声进行着。

“你们可知他们抓我们是为何?”依旧是头也不抬的沉默。

“既不谋财也不谋色,是想要害命?”

听到司南的这句话,原本在角落里低声抽泣的女生瞬间声音放大变成了嚎啕大哭。

“我不想死……我男朋友肯定还在找我……我爸妈还在等着我回去呢……”突如其来的嚎啕大哭和撕心裂肺的哭喊,悲惨的氛围让原本已经麻木了的女生们也开始哭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啊!就莫名其妙的被抓了进来!

司南实在是没想到,居然有一天,她会看到一大堆女人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天凤王朝自小就教导女子流血不流泪,流泪那是男子才有的权利。所以哪怕天塌下来,天凤王朝的女子也不会让自己流泪,何况是这样丝毫不在乎颜面的嚎啕大哭。

柔柔弱弱就算了,竟然还会随随便便就哭哭啼啼!

压抑住渐起的烦躁,司南大吼一声:“都给我闭嘴!”

这厢一出声,迫人的气势扑面而来。自小和凤女在一起,和颜悦色之时自然让人只觉得如沐春风,万分亲切。可若是生气起来,气势也是不容小觑的。

当下听到司南这句话,众人先是一愣,但是随后竟是都乖乖的安静了下来。一时间,突然就不敢造次了。

司南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走向了一个看起来还算沉稳的女子。“你可知原由。”

姜敏抬头看了看司南,摇了摇头。她刚进来时也是如此的不死心,可是呆在这里六天了,便渐渐什么想法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