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hapter 9(1 / 2)

末世还要撒狗粮 大卉 6938 字 2017-06-18

山景叠院是a市最贵的小区,坐落在山顶的宅子,可以俯视整个a市。

a市地处中亚热带,四季气候均匀、温和湿润。而位于a市的这座山,更是名木古树众多,常绿阔叶林郁郁葱葱。让整个小区成为了a市空气最好的地方。

整个a市的经济并不景气,年轻人几乎都外出务工了,留下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小孩。虽然有大学在,但也只是某个大学的分校区,总的也不过几千学生。

但是由于这几年来到处都有雾霾,a市逐渐因为高空气质量而开始闻名。可若是单单造房子,经济不行无法拉高房价,所以房地产们干脆打造专属于富人们的别墅区。

越有钱的人越怕死,自然就越舍得为了身体花钱。

豪华的造型,占据最好的地理位置,独独有的几栋似乎更能彰显地位。饥饿的营销方式总是能让一些暴发户趋之若鹜,价高者得让开发商赚了个盆满钵盈。

刘家就是这么一户住在这宅子里的暴发户。

好巧不巧,就在末世爆发前几天,他爸刘万金为了庆祝搬进这个新宅子,带着新娶的比他年龄还小两轮的,某著名大学的毕业的新太太,顺便把保姆和司机都带上一起出国旅游。而他觉得和这么一群人一起出门,还不如呆在公司上班,就一个人留了下来,只叫钟点工按时上门来打扫。

末世爆发之时,他正巧在家,看到新闻才知道不对劲。而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单独离开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那栋守卫森严的宅子。末世之前,只见总是有很多人在门口守着,可是末世爆发之时那几天,那宅子就迅速的建立起了高大的电网防护措施。

枪是个好东西,可是在华国是明令禁止私人拥有的。但是那伙人却人手一把,在亲眼见识了这群人是如何将周围的丧尸杀死,如何将出现在这宅子附近的人杀死之后,他不敢以身犯险。

好在他的暴发户老爸对这房子极其满意,宅子门窗都还算严实,而且他们也没有来查探其他宅子的意思,只是见到陌生人就直接一枪毙了。

这宅子虽然当时存了不少食物之类的以防万一,但是他都在里面呆了这么久了,过不了多久就要消耗完了。司南她们的出现,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丝希望。既然单单靠两个女人,从那么严密的守卫中逃出来,还能轻易发现这扇门,并且不费吹灰之力打开,足以证明她们实力还是很不错的!

刘睿有预感,如果错过她们,他很可能不是饿死在这里面,就是逃出去被他们发现弄死。

双方都小心翼翼的,害怕惊动那些在底下巡逻搜寻的人。一点一点,总算是在没有惊动他人的情况下将堵在门口的东西挪了开来。

司南和姜敏闪身进入后,立刻将门关上。比起那么一大群人,只面对一个男子的危险程度近似于无。

眼前这个男子,司南认为,可以算得上是她到这个世界除那些书本上的,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

大约五尺四的身高,没有腰间的赘肉,和那些肌肉男相比略显纤细的身材,光洁白皙的脸庞,还算端正的五官,竟让司南略微松了口气。

司南此时心情略微有些微妙,大约有点原来这世上还是有不那么丑男人的庆幸感。

天凤王朝多出美人,若是放在前世这种只算普通容貌,现在居然也让她觉得还算可以了。古人曾说,当兵三年,公猪赛潘安不无道理。这才一个月不到,她的审美似乎就有了极大的颠覆。

姜敏见这男人,只觉得似曾相识,但又实在无法记起来是对方谁,在哪里见过。最后只能归咎于长得好看的男人都差不多。

刘睿之前虽然大约知道这是两个年轻的女孩,但是真正见到了司南和姜敏时,也觉得超乎想象。无他,司南看起来太过年轻,若说是高中生也有人相信,偏偏说话之时冷清镇定,不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

不过居然从那严防死守的地方逃了出来,想必自是有不一般的地方,而且她还拿着两把枪。刘睿赶紧打住了心里的渐渐上涌的轻视。

而姜敏,给刘睿的感觉就比较复杂了。一会看起来觉得也就像是个涉世未深的女学生,一会儿又觉得她身上有着这种年纪不该有的老成。而且又有异能,也不能轻视。

刘睿非常相信自己识人的目光,眼前二人,自己最好保持分寸,不要随意招惹她们。

“抱歉,刚刚失礼了。”刘睿稍微退后一步,和她们保持了一个陌生人之间该有的安全距离。而手里的枪,早就被扔在了一旁的地板上了。

白色光滑瓷砖的地板上,黑色的枪支显得特别引人注目。

看司南目光转向了地上的黑色□□,迟疑了一番,刘睿还是解释道:“这个是假枪,高仿。”

假的?司南走上去掂了掂,又掂了掂自己刚刚抢过来的枪。重量差不多,看起来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刘睿连忙再次解释道:“这个仿得比较真,也能射子弹,但是只能射出小孩子们玩的那种一粒粒的子弹。”

听他这么一说,司南顿时来了兴趣。“可否让我看看。”

“对啊对啊,给我们看看嘛。”一见司南好像很有兴趣,姜敏赶紧帮腔到。要让司南更喜欢自己才行啊,可不能让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男人抢了自己的注意力。

一时间,姜敏也顾不得自己之前觉得这男人似曾相识了。

见两人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当下刘睿也不好拒绝。就拿起枪,对着柔软的地毯算好角度射了出去。

只见那子弹被射出之后竟又从地毯上弹了起来,弹向了墙壁,之后又弹向了桌子最后弹回了地面。

“子弹是特制的,所以弹力比较好。”司南走到桌子旁边,蹲了下去仔细看了看。刚刚弹了两弹的子弹,竟然还能在这桌子上留下一个凹下去的印记。角度算的也十分精确,并没有胡乱射出去,伤到别人。

而那子弹,圆圆一颗,并不是金属和火药制成的,果然不是真枪,但是威力也不小。

“这比起真的枪来,也就是自己玩玩。”也是他一直以来都喜欢玩枪,但是毕竟是枪具管制国家,明面上实在是不好弄到,私底下玩玩也不敢让其他人知道。所以家里就弄来了一大堆的假枪,虽说是假的,但是其实造的也还不错。可若是想说用来打暴轮胎之类的就完全无法做到了。

这就是让刘睿最为为难的地方。如果他真的开车强硬的冲了出去,那么对方手里的大枪,随便一枪就能让他的车子爆掉。而且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想要正面逃过那么一群人,他还真不觉得自己有这个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