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chapter 78(1 / 2)

末世还要撒狗粮 大卉 6493 字 2017-07-14

早上六点多,在居住地的外围。全身是伤,被白色绷带包扎着全身上下,只剩下一双眼睛还露在外面的宇文正躺在地上,他的妈妈和爸爸也跪坐在地上,哭天喊地的抹着眼泪。

“姜敏,你行行好,来看我儿子一眼吧。”宇妈妈手里还拿着一个装了电池的大喇叭,原本就很大的声音通过喇叭后,更是极具穿透力,远远就能听见,周遭的人被吵醒后,都忍不住探出了脑袋,看看发生了什么。

又是昨天的那个女人。昨天就见这女人在门口趾高气扬的说要见她儿媳妇,还说儿媳是基地最厉害的女异能者,今天怎么又变成了这幅姿态。

那躺在地上,伤的那么重的人,是她儿子?

末世之后几乎每天都是为了生存在打打杀杀,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对基地的其他人来说还是很具有娱乐性质的,尤其是,这件事情还发生在这最近风头正盛的小队上。昨天,他们就已经讨论了这件事,正意犹未尽,没想到今天这女人又来了,还带上了自己的儿子和老公,仿佛是要证实她昨天说的话一样。给他们的讨论又带来了一波素材。

昨天士兵帮忙赶走了那女人之后,刘睿和姜敏特地提了一大桶水,拿去送给他们当做谢礼,顺便拜托他们,如果以后这个女人还来的话,尽管打发就好。

士兵们自然又是一番感激不尽。

原本以为昨天那女人离开,应该是死心了,谁成想今天又找上了门来,而且闹的比昨天还要过分。

士兵们依旧尽职地将他们挡在了门外。可这女人似是有备而来,不让她进去,就不进去了,干脆的很,直接拿了个草席子铺在地上,让他儿子躺在那儿,还拿出了一个喇叭,在外围的门口大声叫嚷着。

他们一上前让她离开,她就开始大声哭嚷,说他们欺负他,看不起普通人。那里已经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了,人也确实没有进入住所,周围又有那么多人都看着,士兵们也不敢对她轻举妄动。

虽然无奈,却也没有办法,只好任他们在门口叫喊。

她昨天没有去收拾他们,完全是因为刘睿拉住了她。他对他们一家人的忍耐力为零,不是他的话,她可能又要冲上去揍她一顿了。贱人,该打,贱人的妈妈也好不到哪里去,前世把她推向丧尸堆里的,就是那个女人,这样想着,又觉得打她一顿都是轻的。

昨天那女人说,只要他们把这件事情闹大,把他们从住所内引诱出来,就能给他们50颗晶核,要知道他们是普通人,哪里敢去外面的丧尸,靠着在基地的任务,也就能勉强过活而已,50颗晶核绝对是一笔横财。

宇妈妈也是回去之后才知道,原来儿子见到姜敏后,还被她踢了三脚,其中有一根肋骨就是被姜敏弄断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姜敏竟然会这样对她的宝贝儿子,一点情分都不讲。从小到大他们都舍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现在居然被那女人踢断了一根肋骨。而且,听他的描述,姜敏现在还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了。这样的女人,就算来求她,要进他们家的门,她也不要。

那女人是说,姜敏勾引了她的男朋友,她想要报复他们,给他们一个教训。而且那女人当场就先给了25颗晶核来当定金。权衡之下,他们肯定要答应。

姜敏显而易见是靠不住了,那还能趁机从这件事情里面捞取到50颗晶核,他们也不亏。现在晶核的购买力,可是非常高的。

所以就有了今天早上的这么一出,而且还是举家出动。

住所就那么大,总共也就那么几栋房子,宇妈妈又是拿着喇叭在那哭喊的,想听不到都难。

是司南率先听到的,她依旧守在顾城的床边。不同于以往的安静,突如其来的嘈杂声显得更为特别。

而且,那声音里字字句句都提到了姜敏。

司南仔细一听,竟然是和那个男人有关。因为没有什么事情,刘瑞和江敏都还没有睡醒。房门也在这时响了起来,是士兵赶来给他们通知消息了。

了解了个大概之后,司南把刘睿和姜敏都叫了起来。司南又大致和他们讲了一番,姜敏也跑到了窗边,打开窗户听了几句。

那女人竟然开始诉苦了。说都是她自己的错,说姜敏初中的时候就给她儿子写了几十封情书,高中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她不应该因为害怕耽误两个人的学习拆散他们。还说什么,让她出去看看她儿子。这么多年来,她儿子没有再喜欢过任何女人。现在之所以受了这么重的伤,就是因为他听见有人在说姜敏的坏话,上去和人家理论受的伤。她现在才知道,自己儿子到底有多喜欢她。希望姜敏能够原谅过去她对她的所作所为,体谅一个母亲的爱子之心。

姜敏气到整个人都在发抖,紧紧咬住的下唇,有些许的发白。眼神中的愤恨又不由自主的流露了出来,她知道他们一家人都不要脸,可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他们到底想干嘛?”姜敏咬牙切齿的问道。

“想逼你出去。”司南也用望远镜,透过窗户,观察着那边的状况。

这女人确实有够泼辣。

“不行,我忍不了了!”姜敏拍桌而起。凭什么啊,上辈子没有实力,她活得跟个鹌鹑似的,可是现在好不容易有实力了,还要活得跟鹌鹑似的。

那一家人可是上辈子害死了她的罪魁祸首,她没有弄死他们,都是轻的,为什么还要平白无故受他们的冤枉,受他们的气。

“再让他们这样嚷嚷下去,我以后都不用做人了。”有些好事者早已经将他们围成了一个圈,对着他们窃窃私语,手上也是指指点点的看着热闹。

“你斗不过她。”姜敏哪里斗得过这种,如同市井农夫一样的女人,撒起泼来,蛮不讲理,无论说什么都是你错她对。

“怎么办,我好生气!总不能在这干坐着,听她一直吵下去呀?竟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污蔑我。”今天的刘睿有些沉默,姜敏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你今天怎么都不说话呀。”刘睿是不是还没有睡醒,整个人都心不在焉。

刘睿皱着眉头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