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chapter 83(1 / 2)

末世还要撒狗粮 大卉 5084 字 2017-07-15

宝贝请支持正版,码字不易啊!司南只觉得眼皮沉重异常,脑袋也闷痛不以,轻轻一动仿佛随时可以炸开。强忍着不适,司南一手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入目的是一件狭小的房间,房间的墙壁上是一朵朵绽放的黄色雏菊,带着青绿色的叶子。整个墙面上都布满了这种花朵。窗帘上的图案是粉嘟嘟的小草莓,可爱的小熊玩偶懒懒的倚在蓬松的粉色抱枕上。床头黑色的立式台灯被绿色的藤蔓缠绕住,藤蔓上盛开着白色的百合。床的附近是一张白色的编织椅,摇篮的样式,上面铺着粉色的心形垫子。房间的右下角搭着一个小帐篷,附近摆满了可爱的玩偶娃娃。这些东西……甚为古怪!

司南强忍住心中的惊异,翻身下床,朝着门外走去。门外隐约有女声传来。

看着眼前的长方形屏幕,里面居然有非常小的人,而且会动会说话,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她过往不曾见过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司南随手拿了一把放在针线篮中的剪刀,慢慢走到了电视机跟前。“你到底是何人!这里又是何处,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现在播报一则紧急通知,全市已经发现了数例感染了新型san病毒的病例,患者表现为全身青黑,皮肤溃烂,丧失理智,喜欢啃咬他人。一旦被啃咬,或被其抓破皮肤就会被感染病毒。请大家不要恐慌,尽量呆在家中不要出门……”

画面一闪,屏幕上赫然出现了一个人形的怪物!青面獠牙,上面牙齿锋利的外凸了出来,连指甲也长得锋利坚硬,被绑在病床上拼命挣扎着,瞳孔缩小到只有一个小小的黑点,不仔细看只会觉得眼睛是白色的。

“哧哧——哧——哧——”怪物不断挣扎着,旁边还有全身穿着白色衣服,从头到脚连眼睛都看不到的人,不断的给他喷洒药剂实行电击。

画面又再度切回了刚刚的那个播报员,“日前国家已经紧急召集国内最顶尖的医学专家研究疫苗和治疗方法,也已经在国际上与其他国家取得合作,请大家相信国家,不要过于恐慌……”

脑中闪过刚刚那怪物的画面,这是瘟疫?这个奇怪的盒子又是什么,为什么明明有人在里面,但是那人却对自己视若无睹!

司南小心翼翼的伸手向前探了探,在触摸到屏幕的一刹那迅速将手收了回来,反射性的后退一步,将刚刚拿在手里的剪刀挡在胸前做防御状态。

刚刚的手感……竟然是滑滑的,而且里面的人似乎毫无感觉!定了定心神,司南又慢慢靠近了屏幕,这一次,稳稳当当的伸出了右手。

滑滑硬硬的手感,摸起来就像是一块平面,可是里面明明有很多东西。难道这只是一块玻璃,里面的人和东西都在玻璃后面?可是,司南又细细看了看整个屏幕,厚度还不及她的一节手指,这种距离,容纳活生生的人简直是天方夜谭!

想她司家是开国元老,深受历代凰帝喜爱得以世代继承王位,到司南这一代已经是第五代了,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家世底蕴早已经酝酿出来了。且她自幼就跟在太女身边,奇珍异宝也见过不少,然纵使她自觉见多识广,也不曾见过眼前的这些东西!

恍然间,司南看到了立在角落里的镜子里的自己。里面那人,眉眼和自己一模一样,但是司南却很明显的感觉到,镜子里的人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了!

这个身体,从头到尾都让人觉得男里男气的,不仅身高比她原来矮了十来公分,浑身的肉都是软趴趴的。虽然没有几分赘肉,但是也没有几分肌肉。还有这身衣服,女子虽无需太过讲究,但也不能衣不蔽体,只穿着一条薄薄的长度只到大腿中间的裙子,手臂和脖子都□□在外面不说而且胸口竟然也若隐若现。

突然司南的耳朵动了动,眼睛看向了窗外,刚刚的嘈噪声也有一部分是从那里传来的。仔细分辨,女人和男人的哀嚎声和小孩的哭泣声此起彼伏。

走到窗边,拉开遮住的厚厚的窗帘,司南的瞳孔瞬间放大。窗外有一个人活生生将另一个人的心脏掏了出来,然后一口吃下,旁边的怪物也缓缓围了上来,不消一会儿,司南赫然看见一个怪物啃着一个血淋淋的手臂!而那个被掏掉心脏倒下的人,竟然在被撕裂啃咬之后又仿若无事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那人的胸膛已经空了一大块,手臂也断了一截,脸色开始不断变得青黑,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了起来,然后开始缓慢的行动了起来。这个,就是她刚刚在那个屏幕之中看到的怪物!

里面不是说只有几例吗!现在怎么会连大街上都有!这瘟疫已经控制不住了吗!司南忍不住看向那个屏幕,却发现屏幕之中又将刚刚那段重复了一遍。

眼前的这一切,让司南突然清楚的认识到,这绝对不是她生活了18年的天凤王朝!

认清楚这个事实后司南很快逼着自己冷静了下来。

她当年倒是有一段时间看过不少的奇闻异事的书,里面也有借尸还魂的故事,莫不是她已经死了,所以才借尸还魂到了这个和她长像相同的女人身上。而且这里,和她的那个世界截然不同。想她天凰王朝每年万邦朝觐,都是将各国最新奇最宝贝的东西送来,而这里的所有东西,她竟然都没有见过!若说有个如此别致的国家是她天凤王朝所不知道的,那是万般不能的。

自己这就是借尸还魂了,司南如是想到。可是这个世界竟然和天凤王朝截然不同!

她前月刚过十八岁的生辰,即将继承王位,婚事也在筹备之中。而且她一向洁身自好,也未留下一女半男。司家嫡系一直以来都只得一女,如今母父都年事已高,她这一死,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又如何承受得住。司家嫡系一脉,未来不知几何。

不过纵使心中万般心痛不舍,她也明白,天凤王朝的司南是死了。如今老天能让她借尸还魂又活一遭,她自然不能辜负老天的厚待!

就她看到的这个不怎么样的铁丝围栏,和矮矮的砖墙,也是拆了其他的东西才能弄起来的。

一群人拥堵在门口的路口两边,村长站在道路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