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閃婚大叔乖乖寵我(童顏厲成洲)第260章

发布时间: 2022-09-22 23:05:26

警察同志又過來剛剛問童顏一樣的重新問瞭厲成洲一遍,算是將整個流程全都走瞭一遍。兩人再回到住的那個小區樓下的時候,大廳處之前被潑的硫酸已經被警方那邊處理過,順便將保安室那邊的監控錄像給拿走調查。而小區的保安部門在得知事情發生之後也迅速調集瞭人馬來加強小區周邊的巡邏,對於進出小區的陌生人更加的留心和註意。兩人這般折騰再回到傢的時候已經快凌晨瞭,童顏一路上從醫院裡出來便沒開口說過一句話,不過眼眉處的褶皺一直都沒有舒緩。厲成洲知道,她是在擔心,是在自責。扶著他上樓坐在床上,童顏轉身朝房間裡的浴室走去,準備去給厲成洲倒水洗臉,隻是才轉身便被厲成洲拉住瞭手。“童顏。”厲成洲這樣輕喚她,眼睛定定的看著她。童顏轉過頭,看著他卻依舊不說話,安靜的站著。“你是在自責嗎?”她的那點小心思全都寫在臉上,根本不用去猜,想不知道都很困難。聞言,童顏終於開瞭口,似乎有些愧疚,瞥開眼去不趕去看他,隻低低暗暗的說道,“那人是想潑我的。”都知道她的名字,她的住處,肯定是調查過的,目標很明確,隻是今天厲成洲在,厲成洲將她護過去,所以才會無故這樣被潑到,那背後的傷是他代她承受的,讓她怎麼能不愧疚。“我很慶幸那人今天潑到的是我而不是你。”他受傷疼痛都無所謂,要是之前那瓶硫酸潑到的真是她,或者今天晚上他沒有陪在她的身邊,他真的是不敢想象。他很慶幸今晚自己陪在她的身邊,將她護在懷裡。童顏咬咬唇,伸手輕輕的撫上他背後的傷,看著他小聲的問道,“很疼對不對。”被那硫酸潑到的地方都模糊瞭一片,跟被燒瞭似得,看著她都覺得疼,不舍。見她這巴掌大的小臉皺成瞭一團,厲成洲哪裡還舍得她傷心難過,隻笑著說道,“也不是很疼。”“撒謊!”怎麼可能不疼,她知道他不過是不想讓自己擔心而已。厲成洲笑笑,拉過她將她輕輕的抱著,把自己的下巴放到她的肩膀,隻低聲在她的耳邊說道:“比起訓練和出任務受得傷,真的不疼。”他背後的任何一道傷當初帶給他的疼痛和傷害都比現在要來得大來得多,所以他剛剛說的倒不是什麼撒謊。童顏自然知道他背後的那些傷有多駭人,不再多說什麼,隻是這樣讓他抱著,手輕輕的抬起將他回抱住,小心的避開他那背上的傷。兩人這樣抱瞭好一會兒,童顏才從他的懷裡退出來,摸瞭摸他的臉,說道,“我去倒水給你擦一把。”晚上這樣折騰,兩個人身上都沾瞭灰出瞭汗,不過他現在背後這樣不易碰水,隻能讓她來幫他才行。厲成洲想瞭想身上確實有些難受,摸摸她的頭,朝她微微的點頭表示答應。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