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閃婚大叔乖乖寵我(童顏厲成洲)第515章

发布时间: 2022-09-22 23:20:27

童顏看著吳文蘭,再轉過頭去看一旁的厲成洲,她能清楚的感覺到此刻厲成洲緊繃著的情緒,和那難掩的憤怒!厲成洲盯看著她,因為憤怒額頭的青筋凸現跳躍著,手死死的攥握著,怒極,幾近咬牙切齒的說道:“三年前你就這樣逼我不要追究,逼我硬忍下所有的屈辱,現在又要重新再來一次嗎?!”“是你一步一步把我逼到這個地步的不是嗎,作為一個母親,這樣低聲下氣的去求自己的兒子,我的心又多痛,你從來就不跟我親近,你甚至過年寧願留在研究院裡都不要回傢,你對文青比對我都要,你聽她的話多過聽我的,她說一句可以抵過我說十句幾十句,有時候我都不懂不清楚,到底我是你的母親還是她是你的母親!”“呵呵。”厲成洲冷笑,聲音冰冷的不帶一點溫度,笑意也從未到達過眼底,隻說道,“小姨比你更像一個母親。”他所沒有感受到過的親情,隻有小姨給予瞭他,他要得不多,不過是一句關心,或者一碗熱湯,可是這些她全都沒有給過!“你說我對你疏離冷漠,可是你什麼時候給過我靠近過你的機會,你的眼裡一直隻有厲成超一個兒子,所有的關心和母愛你勸都給瞭他,從我讀書開始,你究竟去看過我幾次?我並沒有去記,但是一隻手的次數都不到,小學到大學,你似乎從來,沒有記得你除厲成超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兒子!”“我……”吳文蘭說不出話,他說的是事實,她幾乎都沒有去看過他。“三年前厲成超故意將照片發給我,我自己的女人跟別人搞在瞭一起,這樣的羞辱,你跪在地上求我不要把事情鬧大,你說這是你欠厲成超的,可是那個時候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我自己的老婆偷情,而你要求我什麼都不要做,你要求我忍,你有沒有考慮過我到底是怎麼忍下胸口的那團怒氣的?!”厲成洲質問著,雙眼泛著紅,手死死的抓住。童顏擔心他弄傷自己,伸過手去緊緊將他的手握住,卻被他反手握在手心,厲成洲因為氣憤的關系,所以完全沒有註意到自己的手力道重的捏紅瞭童顏的手。童顏一聲不吭的任由著他捏著,現在更多的隻是擔心他。吳文蘭說不出話,隻能這樣看著她,當初她確實是跪下來求他不要鬧大事情,一來是不想這樣的醜聞從厲傢傳出去,二來隻當是出於她對厲成超的那種愧疚,就隻當是對他的虧欠的一種補償。她的確從沒有去考慮過當時的厲成洲,沒想過他當時的心裡有多痛苦,隻知道他應下來瞭,應下來不追究就好。“我不能追究,因為我自己的母親跪在我面前求我不要計較,我還能做什麼,我隻恨愛瞭一個不值得愛的女人,更恨出生在這個傢庭,有一個重要自私的母親,因為心裡的憤怒和憎恨,我沒日沒夜的訓練,最後因為挑戰自己的極限在訓練的過程之中從山崖那邊滾瞭下來,腿上的舊傷就是那個時候留下來的,整整在病床上躺瞭一個多月,但是你從來就不知道。”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