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315章 問話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26:36

第2315章 問話“那好,我等著他們來。”葉皓軒一點頭道:“這件事情,我既然做出來瞭,那就不怕他們來問我的話。”“但我師兄,畢竟是天宮總部的人,他負責這件事情,可是你倒好,半道裡把他的職務給下瞭,你這樣,會連系到你們特勤局的。”凌霄道:“龍伯,有可能會受到這件事情的牽連。”“如果說,凌戰真的有問題呢?”葉皓軒道:“萬一,有證據證明,他是想激怒銀狐,讓他及早的釋放出病毒呢?”“這不可能。”凌霄激動瞭起來:“師兄忠於天宮,忠於這個國傢,他不可能做出傷害到民族感情的事情的。”“你看,你剛才還說你不會帶私人的感情看待這件事情的,這一眨眼,你就又開始激動瞭起來。”葉皓軒無語的搖搖頭道。“我…我隻是覺得這有些不太可能。”凌霄低下瞭頭。“我是說萬一,我有證據呢。”葉皓軒微微一笑道。“如果你有證據,那麼問題就更加嚴重瞭。”凌霄嘆瞭一口氣道:“天宮六部,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利,因為他們所做的一切,是為瞭這個民族,他們對這個民族有著絕對的忠誠。”“如果我師兄真的有問題,那就是說,天宮有問題,那個特殊的部門,會直接接管天宮的。”凌霄道。“是嗎?”葉皓軒一愣,他隨即大笑瞭起來:“那敢情好,我真的以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管得瞭玄無涯瞭,哈哈…”“你有把握?”凌霄的內心十分的糾結,她有些復雜的看著葉皓軒道。“我有絕對的把握,你放心吧。”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但是你能告訴我,那個部門叫做什麼部門嗎?”“華夏龍鱗。”凌霄道:“從來不露面的一個組織,與天宮之間,有著相互制約的權利,他們與天宮,也是撕的最厲害的。”“龍鱗,很熟悉的名字,以前小說裡經常見呢。”葉皓軒自言自語的說:“我們國傢,居然真的有龍族的存在,呵呵,那這次就好玩瞭。”“很快會有人找你的,你最好是回去準備準備,如果你沒有一點證據就亂咬的話,到最後吃大虧的人還是你自己。”凌霄道。“謝謝關心,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龍鱗,呵呵,我對這個部門很好奇,裡面的人,厲害嗎?”“等他們找到你的時候,你就知道厲害不厲害瞭。”凌霄白瞭葉皓軒一眼,她看瞭看時間道:“天亮瞭,我也該回去把這件事情整理一下瞭,畢竟這不是一件小事情。”“好,去吧。”葉皓軒微微的點點頭道。凌霄轉身走瞭下去,葉皓軒抬頭看看,更加陰瞭,預報今天會有臺風,而現在的天氣,也確實有點山雨欲來的感覺。拔通瞭一個加密的電話,葉皓軒沉聲道:“派一隊人過來,對現場進行信號波還原,我確定凌戰一定聯系過銀狐,但是我不知道他們之間說瞭什麼。”“好的,馬上去安排。”話筒裡傳來瞭邵清盈的聲音。“對,信號還原以後,聲音失真嗎?”葉皓軒道。“放心吧,聲音不會失真,我們最新研制出來的產品,信號是百分之百還原的,隻要他們在那裡通過話,我們就會通過現有的手段,把他們說過的話完全還原。”邵清盈笑道。“那辛苦你瞭。”葉皓軒笑道:“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很重要,所以拜托瞭。”“我們之間,你還給我說這麼多客套的幹什麼?”邵清盈幽幽的說道。“哈哈,這個,的確是我有些見外瞭,最近怎麼樣?”葉皓軒訕訕的一笑道。“還好,就是有些想某人。”邵清盈幽幽的說道。“等我,馬上回去。”葉皓軒信誓旦旦的說:“不會讓你久等的。”“行瞭,我還不瞭解你,不管走到哪裡都是一屁股的事情等著你去做。”邵清盈有些幽怨的說:“這次本來說著回京的,半道卻又跑到瞭粵城去瞭,你在那裡,不呆上些日子,是不可能回來的。”“這都被你看出來瞭?”葉皓軒有些詫異的說:“你還真瞭解我,你別說,這地方麻煩多著呢,凌戰那小子瞭有問題,之前我把他給臨陣換瞭,現在恐怕很快會有人過來找我談理想的。”“自己小心點,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不要讓我太擔心瞭。”邵清盈道。“行,我知道瞭,你也多休息,別讓自己太累瞭。”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掛斷瞭電話,葉皓軒把手機收瞭起來,向遠處看,隻見遠處天地相交的地方一片銀亮,半空中的陰雲越來越密佈,遠處,已經隱約可見一陣陣的風暴向這邊卷來,大雨傾盆而至。這裡的天氣預報還是挺準的,說有臺風馬上就有臺風過來瞭,葉皓軒搖搖頭,他轉身走到瞭樓下,現在的事情已經解決瞭,大部分的人已經撤走瞭,隻留下一小批的人在這裡善後。對面大樓已經被政府臨時征用瞭,成為一個臨時的辦公場所,就是專門針對這次事件而成立的,不過這會兒大部分裝備和人已經撤走,隻有小部分人在這裡處理後繼工作。葉皓軒看到瞭安夕路有些沮喪的站在當場,正在接受著一名警察的審問,說是審問,其實也就是問問她現場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畢竟安夕路在現場,她又是警察。“怎麼瞭,這麼沮喪?”葉皓軒笑呵呵的問道。“東西被林玉玉順走瞭。”安夕路咬牙切齒的說:“這女人,冷不防的就在你背後捅瞭一刀。”“哈哈,這本來就是預料中的事情,她是盜祖,她說這東西她今天一定要取走,那她就必須取走,不然的話她盜祖的名聲就崩瞭。”葉皓軒大笑道。“我還是太容易受騙瞭。”安夕路生氣的說:“跟她一路走來,生死相交,當她是姐妹瞭,她還是砸我飯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