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325章 怎麼樣瞭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27:58

第2325章 怎麼樣瞭一邊站著的中年人是梁倩的父親,因為醫院已經下瞭一次病危通知書瞭,所以他要寸步不離的守著這裡,生怕出瞭什麼意外的時候他不在父親的身邊。“梁先生,梁老的身體狀況,我們已經評估出來瞭。”那名頭發花白的專傢扶瞭扶眼鏡道。“怎麼樣,秋醫生我爸的身體到底怎麼樣瞭?”那名中年人叫梁震,是梁倩的父親。“早點料理後事吧,梁老現在是屬於心腦血管一類的疾病,因為年紀大瞭,所以這種病發作起來的時候,沒有一點征兆,所以現在,他醒過來的機率很小。”“另外他的心功能大幅度的減退,已經頻臨到一個臨界點,所以隨時都有可能會去瞭。”頭發花白的秋醫生搖搖頭,判定瞭梁老的死列。“就沒有其他的辦法瞭嗎?”梁震還有些不死心的問道:“我爸之前身體沒有一點狀況的,他一直很好的,怎麼就突然成這樣瞭?”秋醫生很顯然是一個十分沒有耐性的醫生,他懶得現那些無知的凡人們解釋人的身體機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對方的身份太高瞭,所以就算是他沒有耐性,但他也不得不忍著他的臭脾氣不厭其煩的解釋。“以梁老的年紀,其實身體到瞭這一步,已經算是高齡的瞭,因為到瞭一定的年齡,人體的機能就會退化的厲害,有些時候,老年人看起來很健康,但是病說來就來,病來如山倒,說的就是這個意思。”“梁老的年紀在這裡放著,而且他本人平時身體本來就不是太好,所以有這種局面,也是屬於正常的。”秋醫生扶瞭扶眼鏡道:“所以,梁先生,你們還是早做打算吧。”“爸……”梁倩走上前,她拉著梁震道:“我找來瞭一名醫生,讓他給爺爺看看吧,這個醫生的醫術很高,他一定會有辦法讓爺爺醒過來的。”“倩倩,你怎麼來瞭?”梁震剛才太投入瞭,他這才看到瞭女兒。“爸,讓他試試吧,他一定會有辦法的。”梁倩指著葉皓軒道。“不好意思,這位是?”一邊的秋醫生怒瞭,他覺得梁傢的人太不識抬舉瞭,在粵地,他就是醫療界的一把手。而且他也有一個怪脾氣,那就是別人如果找到他看病,那就不能在找別人,他把人治死治活都行,但是你不能讓別人插手。這種自負,簡直就是裝逼,連葉皓軒都不曾有這樣的規矩,這傢夥發表過論文,做過幾臺成功的手術,就飄飄然瞭起來,他覺得自己就是粵地第一人。“我姓葉,我叫葉皓軒,你是秋凌秋醫生吧,久仰瞭。”葉皓軒笑瞭笑,他是帶著很大的誠意和這傢夥談談的。畢竟這貨在醫療界還是有點名聲的,雖然名聲不及葉皓軒,但也算是一方人物,葉皓軒熱情的伸出手,但是當他剛剛伸出手的時候,秋醫生把自己的手向後一背,他瞟瞭葉皓軒一眼,根本沒有一點和葉皓軒握手的意思。葉皓軒有些尷尬瞭,他訕訕的收回瞭手,雖然現在他把諸事看的很淡,但是這傢夥這樣,他還是感覺到有些惱火。這傢夥從他一進門就是一幅腆著逼臉的樣瞭瞭,好像是誰欠瞭他幾千萬似的,你媽把你生下來你就這麼一幅樣嗎?“葉皓軒?”梁震微微的一愣,這個名字,他聽著多多少少有些熟悉啊,他有些不確定的問道:“我們是不是認識?我聽你的名字,有些熟悉。”“不認識。”葉皓軒搖搖頭,他微微笑道:“可能是因為我的名字太大眾化瞭吧,所以你聽多瞭。”“梁先生,你們這樣做,讓我很為難啊。”秋凌黑著一張臉在一邊發話瞭。“秋醫生,怎麼瞭?”梁震問道,他知道秋凌,因為在粵地,秋凌的名聲比較大,所以一般的醫生,都會多多少少的給他點面子。“梁先生,我想你知道我的規矩吧。”秋凌冷哼瞭一聲道:“我的醫術,在粵地排第二,就沒有人敢排第一,所以我也有一個規矩,那就是請我看病的人,以後不能在請其他的人看病,這個規矩你知道吧。”“這個,我聽說過,但是秋醫生,我覺得,多個人的智慧,總要比一個人好的。”梁震道。“呵呵,那你就是對我的醫術不信任,你既然對我的醫術不信任,那你還找我幹什麼,你早點直接把這毛都沒有長齊的傢夥找來不就得瞭?”“你確定,這傢夥是一個醫生?你確定,他配當一個醫生?”葉皓軒簡直都有些懵瞭,他貌似和這傢夥沒有多大的仇恨吧,自己一出現,他就這樣嗆自己,難不成他真的以為自己是來搶飯碗的?“我怎麼就不是一個醫生瞭,你剛才也和我打過招呼,你也知道我是誰。”秋凌一臉不屑的看著葉皓軒道:“你這種人懂不懂規矩?”“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所說的規矩是什麼,我是聽說過你,但是我沒有聽說過你的人品居然敗壞到這個地步。”葉皓軒搖搖頭道:“真的,你簡直是給瞭我一個驚喜啊。”“呵呵,我的規矩就是,找我看病的人,就讓我看,別人不能在來,信不過我的醫術,滾一邊去,我沒有求著你來。”秋凌冷笑瞭一聲道。“哪怕是你根本沒有一點能力把病人的病治好,你也不許別人介入嗎?”葉皓軒笑瞭,很久沒有見過這麼自以為是的傻子瞭,連裝個逼都這麼清新脫俗的。“被我判定瞭死刑的人,是救不回來的,一句話,我治不好的人,你同樣治不好。”這傢夥把腦袋一昂道:“病危通知書是我下的,所以這個人能不能活,我心裡有數。”“你有什麼資格判定一個人的死亡?”葉皓軒冷笑瞭一聲道:“說真的,我見過自以為是的人多瞭去瞭,但像你這樣的傻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說誰是傻子?你是不是不想在這一行混瞭。”秋凌大怒,他沒有想到在粵地,還有人敢這樣對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