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328章 你不用管瞭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28:21

第2328章 你不用管瞭“我是怎麼做到的你就不用管瞭。”葉皓軒笑瞭笑道:“難不成我怎麼救人,還要向你解釋不成?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考慮如何把自己的雙手大拇指給弄斷吧。”秋凌不說話瞭,他的醫術靠的就是一雙手術刀,如果說兩根大拇指沒有瞭,那麼以後他是不可能在給病人做手術瞭。雖然他的性子高傲,脾氣又臭又硬,但他對於醫生這個行業,還是很喜歡的,這對他來說,不僅僅是他的事業,更是他的生命,他的大拇指如果斷瞭,以後不能做手術瞭,這讓他比死還要難受。“我的大拇指,是用來做手術的。”秋凌抬起瞭雙手,他嘆瞭一口氣道:“如果沒有拇指,我是做不瞭手術的,葉皓軒,換個條件吧,除瞭雙手上的東西,其他的東西都可以。”“我要的就是你的雙手啊。”葉皓軒道:“我是醫生,我最大的樂趣其實還是給人治病,但是你剛才賭的時候,提出的條件是我輸瞭以後,我這輩子不能在行醫。”“你提出這個條件的時候,有沒有考慮過別人的感受?這個世界是公平的,我們之間也是對等的,所以,別要求換東西,你沒有這個資格要求。”“你該不會是反悔瞭吧秋醫生。”梁倩淡淡的說:“剛才的賭註,我和我爸都能做證,如果你想反悔,恐怕沒有那麼容易吧。”“我秋凌一個字就是一個釘子,我說過的話,絕對不會反悔,好,原賭服輸,我現在就自斷雙手拇指,以後都不拿手術刀。”秋凌說著走到瞭一個手推車前,裡面放著有醫用剪刀和手術刀一類的東西,他拿起一把剪刀,對著自己的左手道:“一會兒另外一隻手,還需要醫聖代勞。”他說著拿起剪刀,對著自己的右手就要剪下去,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眼前突然人影一閃,接著他的右手一緊,手中的剪刀已經被人奪去。他抬頭看時,隻見葉皓軒站在他的跟前,他手中的剪刀已經莫名其妙的回到瞭葉皓軒的手中,他怒道:“你還想幹什麼?”“好一句願賭服輸啊。”葉皓軒笑瞭笑,他大手一握,那把大剪刀被他的手扭成瞭一團,他順手把那一團廢鐵丟到瞭一邊。看到葉皓軒露的這一手,秋凌倒抽瞭一口冷氣,他有些毛骨悚然,葉皓軒還算是人嗎?這剪刀是合金制成的,他這樣像是捏棉花一樣把這玩意扭成瞭一團,而且臉不紅氣不喘的,他到底是什麼人?“人與人還是不一樣的,我這個人嘛,不喜歡把事情做絕。”葉皓軒笑瞭笑道:“雖然你輸瞭,但我還是給你留一點後路,因為畢竟你是醫生。”“我也是個醫生,你的性子是高傲一點,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年你所做出來的貢獻是不可抹殺的,所以我願意給你一個機會。”“真的?”秋凌詫異的看著葉皓軒,他還真的以為葉皓軒要把自己的手給弄斷。“你的醫術不錯,你的想法也不錯,但是你的性格要改一改。”葉皓軒道:“你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有些時候,你沒有辦法的事情,別人也未必沒有一點辦法,海之所以大,是因為海納百川。”“而且一位真正的醫術,不僅僅救人才是德,他要教會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去救人,這才是大德,所以我說的話,你懂瞭嗎?”葉皓軒道。“我……我懂瞭。”秋凌突然感覺到有些慚愧,一直以來,他都認為自己是粵城最好的醫生,所以對於其他的人,他不屑。隻要是找他看病的人,他就等於說一個人判定瞭一個人的生死,別人不能插手,現在想想,他是多麼可笑。就好比眼前的梁老,他判定的是梁老已經無可救藥瞭,他必死無疑,如果不是葉皓軒及時的趕來,梁老,恐怕真的會死。他覺得他以前的做法,不是在救人,反而是在害人。“明白就好。”葉皓軒笑瞭笑道:“你的右手拇指,有腱鞘炎,現在你做手術,如果做一些大型的手術話,手指就會抖動,雖然現在還不明顯,但是這對你以後的生活會有影響的。”“剛才我已經治好瞭你的腱鞘炎,以後你在拿手術刀的時候,就不會在感覺到手抖瞭。”“真的嗎?”秋凌抬起自己的右手,他活動瞭一下自己的拇指,他這才發現自己的拇指真的能活動自如瞭。是的,他的手指,以前是有腱鞘炎,這些年他也一直用藥控制,但是隨著年齡越來越大,他的手指控制的不是很好,而且有越來越嚴重的感覺。小手術還好,不是很明顯,但是大手術,一場下來幾個小時,他就感覺到右手有些不指,可以說,葉皓軒給瞭他一份大禮。“真的,這是真的。”感覺到自己的右手很靈巧,秋凌激動瞭起來,他激動的對葉皓軒一拱手道:“葉醫生,以德報怨,我……我現在總算明白你為什麼是醫聖瞭。”“我們要隨時記得,我們是醫生,所以有些時候,有些情緒,不能帶入到我們的工作中。”葉皓軒笑瞭笑道:“不過希望秋醫生以後能記得我說的話。”“我會記得的,謝謝你葉醫生。”秋凌激動的說。“謝謝你葉皓軒,如果不是你,我傢老爺子這一次真的危險瞭。”走出瞭大門以後,梁倩長長的吐出瞭一口氣,對於葉皓軒,她真是挺感激的。“說謝,真的見外瞭,我們共事也這麼久瞭,說句實放在,生死都歷經過瞭,還這麼見外幹什麼?”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是,我見外瞭,我請你吃飯吧。”梁倩的臉微微一紅道。“行啊,我就不客氣瞭。”葉皓軒笑道。“剛才我和我爸談過我的事情瞭。”梁倩低著頭道:“對於我的婚事,他的態度是,不管怎麼樣,他都會支撐的。”“這敢情好啊,這才是一個父親對女兒應該做的事情。”葉皓軒微微的一點頭,他笑道:“所以說,以後,你算是解放瞭,不用和那個GAY在一起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