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342章 離開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30:12

第2342章 離開“東西還你,但是你得履行你的話。”林玉玉把到手的玉螺向他一丟道:“三天之內,我要一個結果,也就是說,三天之內,我一定要見到你口中的鼠爺,否則的話,我讓你們的這個盜門,雞犬不寧。”“你放說,我們盜門中人,講究的就是一個誠信,我說到一定會做得到,哪怕是拼著我斷一根手指,我也一定會把消息帶到的,我保證你會見到鼠爺。”三毛咬咬牙,他一揮手,帶著自己的一幫弟兄們離開瞭。“就這麼讓他走瞭?”葉皓軒詫異的問道:“你不怕他一走就翻臉不認賬嗎?”“不會。”林玉玉笑瞭笑道:“我覺得,他們這點最起碼的誠信還是有的,如果連這點誠信都沒有的話,他們這個盜門鼠爺,也真是瞎瞭眼瞭,居然讓這麼一個不守誠信的人在他的身邊。”“而且他敢食言的話,我保證,讓他口中的鼠爺,都焦頭爛額。”林玉玉說的到做的到,畢竟,她盜祖的名聲,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叫出來的,尤其是最後一句話,更是讓她顯的霸氣無比。“厲害,那就是說,其實你自己也能找到鼠爺的?”葉皓軒伸瞭伸大拇指,然後道。“是的,我自己也能找到他。”林玉玉笑瞭笑道:“但是我去找他,畢竟不是很正式,我想正規一點,畢竟江湖有江湖的規矩。”“好吧,你果然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葉皓軒微微的點點頭,他笑道:“而且,你也不是一般人吧,你的眼睛,與普通人不一樣?”“你怎麼知道?”林玉玉有些意外的看著葉皓軒道。“看出來的,剛才你和他們鬥的時候,用瞭兩次。”葉皓軒道:“如果沒錯的話,你的眼就是傳說中的陰陽眼,這種眼,不僅有看破陰陽的能力,據說還能讓時間靜止,能賦予擁有這雙眼的人不一般的能力。”“你怎麼懂得這麼多?”林玉玉看瞭葉皓軒一眼道:“不錯,我是有陰陽眼,但這與普通的陰陽眼不一樣。”“普通的陰陽眼,隻能看穿鬼神,但是你這種陰陽眼,能窺破天機。”葉皓軒淡淡的說:“不管他們的速度有多快,但是在你的眼裡,他們的速度就好像是放慢瞭無數倍的慢鏡頭一樣,所以你可以輕易的擊破他們,並找出來他們的弱點,我說的對嗎?”“非常對。”林玉玉停住瞭腳步,她有些意外的看著葉皓軒道:“說真的,你所說的這些東西,除瞭我師父之外,沒有人知道,哪怕就是和我不對頭的師姐,她成天研究我的弱點,但對於我這些能力,她也是一無所知的。”“你是怎麼看出來的?”林玉玉看著葉皓軒道:“難道,你也和我一樣,有一雙不同的眼睛?”“不,我沒有,我的眼睛就是普通人的眼睛。”葉皓軒搖搖頭道:“普通人看人,是用的眼睛,但我不一樣,我是醫生,醫者看人,用的不僅是眼,還有心。”“不愧是醫聖。”林玉玉點點頭,她微微一笑道:“看來,我這一次來華夏,收獲會很多啊。”“你見鼠爺做什麼?”葉皓軒好奇的問道。“不做什麼,我想在華夏立足。”林玉玉搖搖頭道:“民國之前,盜門有盜門的規矩,這是一個團體,但是隨著那幾場銳變,盜門解體。”“從那以後,這個行業就徹底的分裂開來,其實以前的盜,與俠是不分傢的,劫富濟貧,除強扶弱,盜門也有一個很好的聲譽。”“正是因為解體,經過瞭這幾十年的分散,在加上人心浮躁,所以就成瞭現在偷蒙拐騙的團體,如果把這個團體給重組起來,給他們重新制訂規矩,我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林玉玉道。“這是你師父的遺願吧。”葉皓軒笑瞭笑道:“你師父,真是一個操心大的人啊。”“是啊,屬於那種憂國憂民的人,她一直告訴我,盜也是一種道,一種修行,在這個世界上,並沒有真正的善惡,其實善惡,看的不過是你的本心罷瞭。”“好一句善惡本心。”葉皓軒嘆瞭一口氣道:“可惜,她早點沒有遇上我。”“早點遇上你的話,會怎麼樣?”林玉玉看著葉皓軒道。“她是生病而故的?”葉皓軒問道。“是的,白血病,找不到匹配的骨髓,最後病死的。”林玉玉點點頭道。“如果她早點遇到我,她就不會死,因為我有無數種辦法,治好她的白血病。”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醫聖這兩個字,並不是被人隨便叫叫的。”“哈哈,我也覺得,如果沒有兩把刷子,沒有堪比起死回生一樣的醫術,那大傢叫你醫聖,真的是白叫瞭。”林玉玉大笑瞭起來,隨即她惋惜的搖搖頭道:“可惜,我師父終究還是沒有等到你,反倒是我,遇到瞭你。”“如果我們的際遇能夠變變的話,或許就不會那樣瞭。”林玉玉道。“也別太過於悲觀瞭。”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這就是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宿命,這是她的命,是誰也改變不瞭的事情,所以順其自然吧。”“恩,我知道,隻是離開瞭我師父,我感覺好不習慣。”林玉玉笑瞭笑道:“她是一直把我當成親生女兒看待的啊。”“你能遇到她,也是福分啊。”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我師父對我確實很好,她的絕學,向來都是傳給我,不傳給我師姐,這也是我師姐為什麼一直對我有怨念的原因。”林玉玉幽幽的說。“女人之間,撕逼實在是太多瞭。”葉皓軒無語的搖搖頭道:“看來你師姐,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啊。”“是的,她不是一盞省油的燈。”林玉玉點點頭道:“她的殺氣很重,就好像是李莫愁那種性格一般…”“她為什麼會這樣?一個正常人,不應該啊,她是不是受過刺激?”葉皓軒微微的一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