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351章 醒悟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31:26

第2351章 醒悟“別太把自己當成一回事瞭,否則的話誰也救不瞭他。”周五這才醒悟過來,眼前的這個人是醫聖,不是普通的醫生,他剛才的情況實在是太沖動瞭,他連忙低頭道:“對不起,我剛才有些沖動瞭,對不起。”“感覺怎麼樣?”看著鼠爺痛的滿頭大汗,葉皓軒問道。“很痛,但是很爽。”鼠爺現在的情況,就屬於痛並快樂的情況,他的雙腿,已經太多年沒有知覺瞭,而且他的這種病十分的奇特,根本沒有任何藥物能治療,所以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那種痛苦,是常人無法理解的,他就那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差,看著自己的腿沒有知覺,然後聽不到聲音,緊接著手臂也越來越難動。甚至到最後,他連視力都大不如以前瞭,他就這樣一天天的陷入瞭絕望當中,但是對於自己的身體,他一點辦法也沒有。醫院跑瞭不知道多少趟瞭,去過最好的醫院,也請過最好的專傢,甚至出過國,但是沒有人能對他的身體說出個所以然來。“那麼你現在試著移動一下雙腿,看看有沒有效果。”葉皓軒取下瞭他腿上的金針道。“真的,現在就有效果?”鼠爺吃驚的問道。“是,你試試吧。”葉皓軒微微一笑道:“如果我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我簡直枉稱醫聖瞭。”“我試試。”鼠爺微微的點點頭,他試著移動著自己的雙腿,令他不敢相信的事情發生瞭,他的雙腿,居然有知覺瞭,而且還能收發自如。“我…我的腿真的能動瞭。”鼠爺欣喜若狂,他大叫道:“真的,我的腿能動瞭,我真的能動瞭。”“初步階段,沒那麼快就能好,而且你身上其他地方的病,也需要治療,初步估計,三五天之內吧,不過要恢復的跟正常人一樣的話,估計得一個多月。”葉皓軒道。“一個多月,能治好我的病?”鼠爺懵瞭,他拱手道:“多謝醫聖瞭,以後,我這條命,就是醫聖的。”“話別說這麼嚴重,我要你的命也沒用。”葉皓軒淡淡的一笑道:“不過你以後也要註意著點,畢竟你的病傷瞭元根,以後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要太拼,否則的話對你沒有好處,明白瞭沒有?”“我明白,謝謝醫聖提醒。”鼠爺道:“我隻是想明白,我的病,到底是什麼原因引起的。”“多方面,這可能是你傢族血脈中的一個基因缺陷,如果沒錯的話,你祖上的人,大部分早夭吧。”葉皓軒道。“對,我爺爺,還有我爸,都是四十多歲的時候沒的。”鼠爺點頭道。“那就是瞭。”葉皓軒點點頭道:“是因為你傢族傳承的血脈裡有缺陷,所以隨著年齡的增大,造血功能不足,會誘發各種問題的疾病,但你比他們好一點,可也比他們殘忍一點。”“他們是突然猝死,你是一點點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一步步的癱瘓,最終走向瞭死亡,但好在你運氣好,遇到瞭我。”葉皓軒笑道。“原來是這樣。”鼠爺嘆瞭一口氣道:“這也是我這些年,為什麼一直不敢和雲歌在一起的原因,因為我知道,我會比她走的早。”“但是我怎麼也沒有想到,她卻比我先走瞭一步。”鼠爺撫著手中的匕首,這匕首,是雲歌留給他的遺物,現在寄托著他對她的思念。“好瞭,明天我會過來,進行下一階段的治療。”葉皓軒道:“生死有命,所以你也不要在多想,多想瞭也無益。”“那就謝謝醫聖瞭。”鼠爺對著葉皓軒一拱手。“好好養好身體,師父的遺願,還需要你去完成。”林玉玉看瞭鼠爺一眼,然後和葉皓軒一起走瞭出去。“真不愧是醫聖,一出手就有效果,隻是可惜,我師父沒有早點遇到你,如果早點遇到你的話,或許她不會死那麼早。”林玉玉道。“你師父叫雲歌?”葉皓軒問。“是的,她叫雲歌。”林玉玉點點頭道:“你聽說過她?”“不,我沒有聽說過。”葉皓軒搖搖頭道:“鼠爺手裡的那把匕首,是你師父的遺物?”“是的,我師父的遺物,當初她隻托我帶給一個男人,但是我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直到遇到瞭鼠爺,我才知道師父到死都念念不忘的那個男人,就是他。”“不容易啊。”葉皓軒看著林玉玉道:“憑著這把匕首,你都能找到你師父念念不忘的那個人?”“如果我真的太笨的話,我師父也不會對我這麼好啊。”林玉玉笑瞭笑道。“講講你師父的故事吧,你師父和那個男人之間,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啊。”葉皓軒笑道:“我這個人比較八卦,所以我想聽聽她們之間的事情。”“我對於他們的事,知道的並不多,我隻知道我師父一直帶著我在各國轉悠,偶爾劫富濟貧,沒事的時候,她喜歡看著這把匕首發呆。”林玉玉道。“這把匕首裡面,其實是有名堂的。”葉皓軒笑瞭笑道:“你不覺得奇怪嗎?”“不知道,這把匕首據說是一塊寒石,加上隕鐵制成的,可能對鼠爺的病是有幫助的,但是我知道的不多,我隻知道師父喜歡把它貼身放著。”林玉玉道。“你師父的死因,就和這把匕首有關。”葉皓軒道。“什麼,我師父的死,和這把匕首有關?”林玉玉吃瞭一驚道:“葉皓軒,你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把匕首的隕鐵,來自於天外,對人體有著致命的輻射性,你師父平時貼身帶著這把匕首,所以她才會患上白血病。”葉皓軒道。“可是,她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她不知道這把匕首有問題嗎?”林玉玉有些痛心疾首的說。“她當然知道。”葉皓軒點點頭道:“但這是她刻意為之。”“為什麼?”林玉玉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