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352章 緩慢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31:33

第2352章 緩慢“因為這把匕首,可以緩解鼠爺身上的疾病,匕首上的千塊寒石,有著抑制一切病痛的效果,在加上那塊隕鐵上的特殊性,所以這把匕首,可以治愈鼠爺,但是整個過程十分的緩慢。”“而這塊隕鐵,又是兩面性的,它所散發出來的輻射,又能置人於死地,但是如果長期貼身保管著這把匕首,會把匕首隕鐵上的放射性物質給吸收掉。”“你師父,是吸收完瞭這隕鐵上面的放射性,所以才會患上重病身亡的,而這把匕首,對鼠爺來說,是救命的東西,可惜的是你師父沒有撐到見他最後一面。”葉皓軒搖頭。“原來是這樣,難怪,難怪…”林玉玉喃喃的說,她痛苦的閉上眼睛道:“我的傻師父,她這是何苦呢?”“因為你不瞭解,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葉皓軒澀澀的笑瞭笑道:“這才是真正的感情,她為鼠爺,能放棄自己的生命,雖然有些愚蠢,但是卻能讓人佩服。”“師父臨死前都沒有說出來這個秘密,她圖的是什麼?”林玉玉道。“因為她不想這件事情讓鼠爺知道。”葉皓軒道:“如果鼠爺知道瞭,以他對你師父的感情,他也不會獨活,那你師父的一片苦心,也就白費瞭。”“一個人,真的可以無怨無悔的為另外一個人付出這麼多?”林玉玉喃喃的說:“為什麼會這樣呢?”“別想多瞭,不管怎麼說,她是你師父,她的遺願,也就是你要去做的事情。”葉皓軒微微的一笑道:“所以守著這個秘密,完成你師父的遺願吧。”“恩,我知道,謝謝你。”林玉玉點點頭道:“鼠爺的病,對你來說問題應該不大吧。”“的確不是什麼大問題。”葉皓軒點點頭道:“不過想要徹底的治好他,還要呆上幾天,本來我打算後天離開呢,但看眼下的情況,恐怕是離不開瞭。”“如果以後你有什麼地方需要我,我一定也會來的。”林玉玉點頭道。“好的,我會的。”葉皓軒點點頭道:“行瞭,沒事去休息吧,我也先回去瞭。”“你去哪兒?不需要我陪著?”林玉玉道。“不需要,就想一個人逛逛,坐公交車上擠擠。”葉皓軒微微一笑道:“就當散散心。”“那好,你去逛吧,我回去瞭”林玉玉點點頭,轉身離開。看看時間,還早,葉皓軒也無處可去,有些時候,他真想放下一切,坐上一輛公交車,沒有目的地的坐到終點站,然後在繞著大半個城市坐回來。恰好這個時候一輛公交車停瞭下來,葉皓軒看也沒看,就直接走到瞭車上,投瞭兩元錢,葉皓軒找瞭一個位置便坐瞭下來。其實有些時候,坐在車上,看著上下班以及忙碌的人群,也是一種對生活的觀望。這條公交車的線是比較繁忙的,葉皓軒坐上車瞭以後,走瞭幾站,車上的人漸漸的多瞭起來,有下班的白領,也有帶小孩子的少婦。還有提著菜籃子去菜市場回來的老人,也有一些小情侶在車上卿卿我我,看著眼前的這一切,葉皓軒長長的吐出瞭一口氣,他不由得想,如果兩年前,自己不是有那份奇遇,現在恐怕也是和這些人一樣吧。現在他擁有瞭很多,但是責任也大瞭很多,那句話誠然不錯,能力有多大,責任也就有多大,葉皓軒覺得,凡事都有兩面性的,人生的每一個岔道口,都決定一個人的一生。一個女人提著菜籃子走瞭上來,這是一個普通女人,看得出來,是屬於傢庭主婦那種級別的,雖然很年輕,但是她從微微憔悴的臉上就能看出來,她很累。女人有幾分姿色,葉皓軒看著有些眼熟,正在想著在什麼地方見過的時候,公交車上又湧進來瞭一群人,司機吆喝著讓人往後面走走。車裡的人本來就不少,在上來一群人,車廂裡面更加狹窄瞭,車子裡的人都不樂意的嘟囔著,但也不得不向後走。一個戴著帽子的男人走上瞭車,這傢夥看起來有些賊眉鼠眼的,那種猥瑣的感覺仿佛就在他自己臉上寫著,我是流氓這幾個字。這傢夥果然是個色坯,他一上車,兩隻眼睛就滴溜溜的亂轉,打量著車廂裡面的目標,他一眼就看上瞭剛剛葉皓軒覺得有些眼熟的那個女人。這女人的長相一般,但是正是屬於那種熟透瞭有味道的年紀,而且穿著白裙絲襪,這更加能激起一些變態的註意。鴨舌帽男擠著走到瞭女人的跟前,然後緊緊的貼到瞭那女人的身後,然後露出一幅猥瑣的樣子。公車色狼,葉皓軒已經不是第一次見瞭,但是這傢夥似乎更過分人,他沒有一點要掩飾自己的樣子。“幹什麼?滾開。”女人終於感覺到背後的摩擦有些不對勁瞭,一回頭,恰好看到身後那個蝟瑣男一臉享受的樣子,她不由得尖叫瞭起來。起始的時候,男人似乎是嚇瞭一跳,但隨即反應瞭過來,他之前也沒少在車上下手,但是那些女人要麼忍吞聲離他遠點,要麼匆匆的下車,誰也不想惹上麻煩。所以這才造就瞭他一身的色膽,但是他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女人居然會這麼不識抬舉,她居然對對著自己大吼大叫?“叫什麼叫,你嚇到老子瞭。”猥瑣男的膽子上來瞭,他吼道:“不就摸幾下嗎?你想怎麼樣?被人上過多少次瞭,你還怕被人摸幾下?摸幾下會掉塊肉?”這男人的一番話讓周邊的人都愣瞭,見過無恥的,見過大膽的,但是像這男人這麼大膽的,還真的是頭一次見。“看什麼看?沒見過流氓嗎?在看把你們眼睛都挖出來。”猥瑣男大吼瞭一聲。他是個混混,他知道,現在的人都怕惡人,不管在哪種場合裡,你兇一點準沒錯,隻要你敢兇,那些人肯定會走的遠遠的。果然,這男人一兇起來,他的王八之氣瞬間震住瞭當揚,本來有幾個弘揚正氣的人上前來說道說道,但被他這一嚇,都不敢冒頭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