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353章 偶遇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31:44

第2353章 偶遇“死變態,流氓。”女人倒是比較潑辣,她不住的罵道。“賤人,你在罵一句試試,信不信老子大耳光抽你。”男人大怒,他指著女人兇巴巴的說:“給老子閉嘴。”“我要報警…”女人邊說邊拿出手機來就要打電話。“報你媽,你打個電話試試。”男人大怒,他伸出巴掌就要打人。但是他的手一緊,在也揮不下去瞭,他回頭一看,隻見葉皓軒一把抓住瞭他的手腕。“你這樣,不太好吧。”葉皓軒笑呵呵的說:“女人是用來尊重的,你打女人?”“管你什麼事,小子,放手。”男人喝道:“在不放手信不信老子拿刀捅你?”這個時候,司機把車停到瞭一邊,隻是這男人表現出來的太兇瞭,一時半會兒沒有人敢上前來卷入這件事情裡面。“我不信,你的刀子,肯定是塑料做的。”葉皓軒搖搖頭道。“你真的以為我不敢。”這男人大怒,他拿起一把刀,就向葉皓軒的身上招呼去。可是葉皓軒一把將他手中的那把水果刀給奪瞭過來,葉皓軒把刀拿在手裡,翻來覆去的看幾眼道:“這刀,還真的是塑料的。”葉皓軒說著,在那個男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緩緩的把刀片掰成一片一片的,然後順手丟到瞭公交車上。男人有些懵逼瞭,如果不是看著地下的刀,實實在在的鐵,他還真的以為自己出門的時候拿瞭把塑料玩具刀,雖然這是水果刀,可這畢竟是刀啊,拿出來的時候,還是蠻有威懾力的。“現在你要做的,就是賠禮道歉,能做到嗎?”葉皓軒道:“跪地上,叫幾聲奶奶就行瞭,我要求的也不多。”“你麻痹你想死是吧。”男人終於回過神來瞭,他覺得在氣勢上,一定不能輸給葉皓軒,他猛的沖瞭出來,揮拳向葉皓軒打去。沒等他的拳頭剛剛伸出來,葉皓軒迅速的一拳出擊,正中他的腹部,這傢夥嗷的一聲慘叫,整個身子就像是炮彈一樣的向後飛去。嘩啦一聲,他撞碎瞭公車上的玻璃,整個人翻滾著朝綠化帶上飛瞭過去,然後撲通一聲趴在地上,在也爬不起來瞭。帥…葉皓軒的這一拳,讓公車上所有的人都眼前一亮,剛才那個姿勢,真的是太帥瞭,那一拳打的太銷魂瞭。看到那猥瑣男趴瞭,這此人這才正義感爆棚瞭起來,他們大叫著不要讓那小子跑瞭,然後一個個的從車上跑下來,把那男人給控制起來,並且報瞭警。“沒事吧。”葉皓軒笑道。“沒,沒事,謝謝你。”女人這和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剛才我…”“哈,沒事,沒嚇到你就好。”葉皓軒笑道:“這種人渣,看到瞭就不爽,他得虧我今天脾氣好,不然的話我分分鐘讓他跪。”“我們是不是認識啊,我怎麼看著你眼熟?”女人盯著葉皓軒有些疑惑的問。“是嗎,我也覺得,你挺眼熟的。”葉皓軒也盯著女人看,他笑道:“我大眾臉,所有人看到我都覺得我臉熟。”“不對,我們一定認識。”女人苦苦的思索,但她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葉皓軒。“你是不是姓馮?”葉皓軒腦海中靈光一閃,他總算是想起來這個女人是誰瞭。“是啊,我是姓馮,我叫馮佩,你是怎麼知道的?”女人詫異的問道。“哈哈,你老傢清源那裡的?”葉皓軒笑道。“對呀,你也是?”馮佩又驚又喜的看著葉皓軒,她苦苦的思索瞭片刻,然後驚喜的說:“我想起來瞭,你是葉皓軒,對,沒錯,你就是葉皓軒。”“哈哈,初中同學,在這裡遇到瞭,真的不容易啊。”葉皓軒笑瞭起來:“難得,你還能記起來我。”“我就說嘛,我們一定認識。”馮佩拍瞭葉皓軒的肩膀一下道:“我記得讀書的時候你在我後面坐著,哈哈,想起來瞭。”“對對,一晃都十多年瞭。”葉皓軒笑道。馮佩是葉皓軒的同學,但她傢庭一般,而且很早就綴學瞭,綴學瞭之後,就借瞭別人一張身份證,南下打工,一晃就十多年瞭。“哈哈,你怎麼會來這裡?”馮佩笑道。“來這裡有點事情要辦,你呢,你綴學瞭之後,一直就在這裡呆著嗎?”葉皓軒問道。“是啊,初中都沒畢業,來這裡沒有文化,隻能在廠子裡流水線上做點事情,一做就是十多年,前年在這裡找瞭個當地的人嫁瞭。”馮佩道。“呵呵,恭喜你瞭。”葉皓軒笑道。“唉,不比你們這些高材生啊,你現在一定混的不錯。”馮佩笑道。“我要是真的混的不錯,我會來擠公交車?”葉皓軒笑瞭笑道:“都是在外面打拼混口飯吃罷瞭。”葉皓軒知道,馮佩和他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的生活,雖然算不上貧困,但工薪族的傢庭,也絕對好不到哪裡去,她的生活就是柴米油鹽。每天想著怎麼節省開銷,每天想著怎麼在流水線上多加些班,尤其是結瞭婚之後,壓力會更大,所以她沒有關註新聞,不認識自己也是正常的。但是葉皓軒不想在自己以前認識的人跟前說自己的身份,因為那樣的話別人會認為他在秀優越,但他發誓,他覺得,優越真的沒有什麼好秀的。眼前的這女同學吧,為人還算不錯,雖然不是很熟,但性格耿直,所以葉皓軒對她比較有印像。“怎麼回事,誰是當事人?”警察趕到瞭現場,看瞭看那個被人抓起來,一臉猥瑣的男人。“我們走吧。”葉皓軒拉瞭一把馮佩,然後迅速的離開瞭現場。“啊,這樣不好吧,我們得回去錄下口供,不然的話警察會找上門來的。”馮佩有些不放心的說。“沒事的,有目擊者就行瞭,警察才沒那麼多功夫管這些小事呢。”葉皓軒笑瞭笑,他拉著馮佩離開,然後發瞭個短信,這種小事,對葉皓軒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