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356章 不服不行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32:08

第2356章 不服不行她做的菜著實不錯,色香味俱全,乍一看,倒頗有幾分大廚手藝的感覺,葉皓軒笑道:“老同學,多少年不見瞭,你做的飯真的是色香味俱全,不服不行,我覺得你老公,真有福。”“我也是隨便做做,見笑瞭。”馮佩笑呵呵的說:“別客氣,都是自傢人,來來,吃菜,我去拿瓶酒去。”“喝什麼酒,不知道小麗對白酒過敏嗎?”李會根本絲毫不理會葉皓軒的感受,畢竟今天自己才算是客人啊,她不滿的說:“如果沒事的話,就不要隨便往傢裡帶人。”“哦,那…”馮佩低頭著,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瞭。“不用,我剛好也喝酒。”葉皓軒不想讓自己的老同學下不來臺,他笑道:“沒事,我這個人很隨便的。”“恩,那多吃菜。”馮佩抬起瞭頭,她的眼睛有些紅紅的。“馮佩的老同學,你是做什麼的啊?”楊麗夾瞭一塊魚,她斜著眼睛看瞭葉皓軒一眼道。“我隻是一個醫生。”葉皓軒淡淡的一笑道:“比不上你們這些公務員啊。”“醫生啊,現在醫生也不錯啊,隨便收幾個紅包,都比工資高多瞭。”楊麗暗諷道:“在哪個地方做醫生啊?”“京城。”葉皓軒淡淡的答道。“喲,京城不錯啊,一個月工資不低吧,加上平時收的紅包,一個月下來有小萬把塊吧。”楊麗道。“我不收紅包。”葉皓軒皺瞭皺眉頭道:“而且醫生有醫生的行為準則,並不是所有的醫生,都像你說的那樣,你說的那些醫生,隻不過是個別的。”“什麼個別的,我看大部分都是吧。”楊麗冷哼瞭一聲,聽葉皓軒自稱是醫生 ,她就對葉皓軒沒瞭興趣瞭,自顧自的吃起飯來瞭。氣氛有些尷尬,因為完全不熟悉的人坐在一起,根本沒有話說,更重要的是,葉皓軒覺得桌子跟前還坐著一個傻逼,而且這個傻逼還是一個自以為是的傻逼,她以為自己高高在上,誰也沒法跟他比。對於這種傻逼,葉皓軒也很無奈,他隻想快點吃完飯然後趕快離開。“馮佩,去,給珍珍盛碗飯去。”李會夾著一塊肉,很隨意的指使道。馮佩一怔,她心中不免有氣瞭,盡管她的脾氣好,但是你也不能這麼欺負人是吧,她是下人嗎?在傢裡,傢務什麼做,她不說什麼,因為這是她一個做妻子的責任。你做為婆婆,最起碼得一碗水端平吧,但你這算是什麼?你把你大兒媳婦當成下人用?馮佩的老公,是屬於傢和萬事興,隻要傢裡人和和氣氣的,他受點委屈也行,他連忙道:“我去,我去。”“你去什麼你?”李會盯著自己的兒子,恨鐵不成鋼的說:“這裡有你什麼事情?女人傢,就是做傢務的,哪有男人去盛的道理?”“媽。”周波有些無語瞭,他的老婆,他也心疼啊,但是對於自己的老媽,他也無可奈何,他隻能將就著。“快去啊,我不是在叫你?”李會看自己二兒媳的臉色不太好看,她連忙叫道。“佩佩,我…”周波有些為難的看著馮佩,他的意思已經很明白瞭,那就是要讓自己的媳婦在委屈一下。“我去。”馮佩放下瞭筷子,她淡淡的說瞭一句,然後拿瞭一個碗,跑去廚房給楊珍盛瞭一碗湯,而楊珍,連一聲謝謝也不說,她趾高氣昂的接過瞭湯,放在桌子上繼續吃。“媽,這紅燒肉的味道,似乎不太對啊。”楊珍吃瞭一塊肉道:“做的明顯不如上一次好吃啊。”“哪裡,挺好吃的啊。”李會連忙嘗瞭嘗,她笑道:“你的口味是不是變輕瞭?”“這管我口味什麼事情?”楊珍惱怒的說:“嫂子這是心情不好吧,我可是聽說瞭,心情不好的人,做什麼也做不好,不就是讓她做頓飯嗎,她至於這麼委屈?”葉皓軒一怔,他的火氣蹭的一聲就躥上來瞭,這女人完全是沒事找抽型啊,她真的把自己當成一個大人物瞭?雞蛋裡挑骨頭,也不是她這種挑法啊。“不是,珍珍啊,今天你來的太晚瞭,我沒有來得及準備,而且傢裡的食材也不太夠,糖放的少瞭點,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馮佩一怔道。“呵呵,反正東西是你做的,你想怎麼做都行,我告訴你,有什麼你光明正大的說出來,別在背後使絆子,我知道你做頓飯心裡不爽,而且,我還不確定你是不是往飯裡吐口水下毒瞭。”楊珍似乎是有氣沒地方撒,她把脾氣都撒到馮佩身上瞭。“馮佩,去菜市場買菜,重新把這道做的,另外,向珍珍道歉。”李會站起來道。“媽,你怎麼能這樣。”周波看不下去瞭,他站起來道:“佩佩也忙瞭一中午瞭,能不能消停點。”“消停什麼消停?我告訴你,你娶的這個媳婦,要文化沒文化,要背景沒背景,不做這些事情,她做什麼事?就你成天慣著她,不就做頓飯,哪有那麼嬌氣?”“在說瞭,珍珍說的也對,做頓飯就委屈她瞭?難不成,她還想上天?”李會大叫道。“媽,佩佩同學在這裡,你給她留點面子行不?”周波小聲道。“留什麼面子?什麼樣的人,就會混什麼樣的圈子,她那同學,又不是什麼有頭有臉的人?我憑什麼要給她面子?”李會叫道。“還不去?”楊珍看馮佩站在當場不動,她叫道:“我告訴你馮佩,你心裡別不爽,不要說是你,本姑奶奶生氣瞭,她們周傢的祖宗也得出來兜著。”“誰讓她們周傢的二兒子,還要看我的臉吃飯?你別把你當成一回事瞭,你在周傢,就是一下人,你也得慶幸,我沒有住在這裡。”“珍珍啊,別生氣,千萬不要生氣,你懷孕瞭,別動瞭胎氣。”李會連忙上前皮笑肉不笑的勸自己的二兒媳。“我不管,今天我就要她道歉,這道菜重新做,一直做到我滿意為止,不然的話我跟你兒子翻臉,反瞭不成,我在你們傢還能受委屈?”楊麗住椅子上一坐,她不依不撓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