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374章 兇惡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34:38

第2374章 兇惡“賤人,你是給老娘玩真的嗎?”胖女人的臉徹底的沉瞭下來,她冷笑瞭一聲道:“看來,我是要給你點教訓才行啊。”“你們放開我,讓我走。”梁麗麗道。“看好她,我現在找道上的人來教訓她,奶奶的,不在她臉上刮花幾道,我簡直就對不起我劉如花的稱號。”胖女人指著梁麗麗兇巴巴的說。“放開我,你們幹什麼,讓我走。”幾名保安把梁麗麗攔住,不準她走,她這才有些慌瞭神瞭,她拿出手機要報警。但是一名保安奪過她手中的手機摔到瞭地上,順勢在上面踩瞭幾腳,保安冷笑道:“都到這地步瞭,你還想走,你真的是太天真瞭。”“現在的大學生們,是不是讀書讀傻瞭?呵呵,傻子似的,腦袋不夠施。”幾名保安圍著梁麗麗不準她走,你一言我一語的嘲笑瞭起來。“喂,你們幾個,欺負這麼一個小姑娘,不太好啊。”葉皓軒淡淡的笑瞭笑道。“喲,小子,你還沒有走啊。”幾個人一回頭,看到瞭葉皓軒,為首的保安冷笑瞭一聲道:“我這才發現,原來 你也是一個暈腦子啊。”“我們中科醫學院是誰開的,你特媽的真的不知道嗎?”“你還別說,你們這傢學校是誰建的,我還真的不知道。”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不過,這與你們欺負小姑娘沒有關系吧,哪怕這學校是天王老子建的,也不能明目張膽的欺負這小姑娘吧。”“你懂個屁,這小丫頭三天兩頭來我們學校裡要錢,說嚴重點,這就是敲詐,如果不是我們看她年紀小,不想報警,她現在一早就在監獄裡面蹲著瞭。”一名保安不耐煩的說:“你小子現在最好馬上就滾,不然的話我不保證你會不會斷瞭胳膊斷瞭腿什麼的。”“我走可以,但你們得讓我把這小姑娘帶走,你叫梁麗麗是吧?”葉皓軒看瞭梁麗一眼。“是,是的,他們這學校就是黑校,專門騙人錢的,我弟弟進去以後發現這裡面的專業知識和他們宣傳的根本都不一樣,所以我們要退錢,可是他們不退。”梁麗麗道:“他們還威脅我不準把這件事情說出去,而且還有人專門找到我弟弟,找到我父母恐嚇我們。”“這是學校,還是黑社會?”葉皓軒有些無語的說:“打著中醫的旗號,卻做著所有人都不齒的事情,你們這樣真的好嗎?”“我們怎麼做,管你什麼事情,小子,我早就看你不是來上學的,你就是來搗亂的,你說,你是不是記者。”胖女人兇巴巴的看著葉皓軒道:“我告訴你,你去打聽打聽,我劉玲是什麼人,這是什麼地方。”“哦,她是什麼人?”葉皓軒看瞭梁麗麗一眼道:“你別怕,我是記者,我來這裡就是臥底,揭穿他們這些學校的騙局的。”“你真的是記者嗎?”梁麗吃驚的看著葉皓軒,她又驚又喜。“當然,你經歷過什麼,或者說這些人怎麼騙你的,你可以一五一十的給我講一下,我保證他們會上新聞頭條。”葉皓軒道。“好哇,這小子果然是記者,把他們給攔下,我去叫七哥過來。”葉皓軒說完,劉玲的臉不由得白瞭白,隨即她叫囂道,她說著跑回招生處打電話去瞭。“小子,你真牛,你知道不,之前我們這裡不是沒有來過記者,但是這些記者的下場都隻有一個,那就是被我們打殘瞭,你現在居然還敢到這裡來,我真的不得不佩服你的膽子挺大的。”為首的那名保安一挽袖子道:“哥幾個,先把這兩人給抓起來在說。”“你們還有沒有王法瞭,你們有什麼資格扣押我們?”梁麗麗畢竟還是大學生,她向後退瞭一步,盯著幾個保安叫道。“小丫頭,你還是太年輕瞭啊,呵呵,你不知道我們道上大名鼎鼎的七哥嗎?”保安獰笑瞭一聲,伸手就向梁麗麗的手臂上抓去,同時另外幾個保安也開始動瞭,他們向葉皓軒撲去。“沒有人告訴你,不要亂碰人傢小姑娘嗎?”葉皓軒笑瞭笑,他伸手抓住瞭那名保安的手臂。那名本來想抓住梁麗麗的保安感覺到自己的手臂像是被一個什麼機器給夾住瞭一樣,他隨即嘶聲尖叫瞭起來。葉皓軒順手把另外幾個一巴掌扇倒在地上,他抓著那名保安的手臂道:“疼不?”“疼,疼,大哥輕點,真的疼。”保安的腦門上滿是汗,他現在感覺到眼前一陣陣的發黑,葉皓軒下手黑著呢,根本不給這貨一點反應的機會。“疼就對瞭。”葉皓軒加大瞭一點力道,那名保安嘶聲慘叫瞭起來,那聲音跟殺豬其實是差不多的。“大哥,我錯瞭,我真的錯瞭,你輕點,我們幾個隻是小混混罷瞭,我們來這裡也是混口飯吃,求你瞭。”保安慘叫著,他突然感覺自己那幾個被葉皓軒扇倒在地上爬不起來的同事們是幸福 的。因為他們暈過去瞭,他們不用承受葉皓軒鉗子一般的手,哪像自己,感覺自己的一隻手就好像是被夾斷瞭似的。“你還沒說呢,你們的七哥,是什麼人?”葉皓軒放松瞭一點,那名保安松瞭一口氣,雖然手還是疼,但至少不像是剛才那樣疼的幾乎沒有辦法呼吸瞭。“七…七哥就是道上的七哥,他經營著很多公司,粵城那個圈子裡,他的名聲很響的。”保安結結巴巴的說,他感覺到有些吃驚。畢竟七哥在某一帶,是十分吃的開的,像是葉皓軒這樣不知道七哥是誰的人,還真的少見,畢竟七哥是土皇帝一樣的存在。“哦,你說的就是混混頭子吧,國傢打黑,混不下去瞭,然後搖身一變,變成瞭一個大企業的老板?”葉皓軒笑瞭笑道。“對,對。”保安疼的直冒汗,葉皓軒說什麼,他也不敢反駁,他隻是一個勁的點頭。“這學校是他開的?”葉皓軒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