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381章 一個體系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35:34

第2381章 一個體系老楊絲毫不懷疑葉皓軒的能力,畢竟這是醫聖啊,京城裡面大名鼎鼎的葉傢,太子黨的級別,更重要的是,他是學醫的,和自己是一個體系裡面的。如果不是因為這點關系的話,他和葉皓軒恐怕一輩子都沒有任何交集吧,如果他能借著葉皓軒的勢上前一步,那無疑是好的。葉皓軒點點頭,他隨著老楊,隨便找瞭一個座位坐瞭下來,這個地方比較靠後瞭,因為會場上千人,靠後的地方,光線有些不是太好。而且這時的音響效果也不是太好,當然,坐到後面的人,都是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人,他們有一部分,就是過來打醬油的吧。“是你…”葉皓軒剛剛坐下,便有一個詫異的聲音傳瞭過來,葉皓軒回頭一看,隻見李倩在他的另外一邊坐著。“咦,你也在這裡啊。”葉皓軒微微的一怔道:“你妹妹呢。”“我妹妹去休息瞭,這幾天她跑的地方有些多瞭,所以感覺到有些累,你怎麼也來這裡瞭?”李倩看著葉皓軒道。“我也是醫生啊,有這麼大場面的交流會,當然要來湊湊熱鬧瞭。”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怎麼,你也對這個感興趣?”“是的,我也對這個感興趣。”李倩道:“你可別忘瞭,我也是學醫的。”“哦,這個倒沒有忘。”葉皓軒笑道:“我來的比較晚瞭,之前說過什麼?”“其實也剛剛開始,之前是國際上的一些專傢,對粵城前一段時間出現的流感做出瞭一些解釋,有些人非要說那些流感是一些什麼能置人於死地的病毒。”李倩道。“哦,他是怎麼解釋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解釋的很官方,也很長。”李倩道:“不過,這樣倒讓人心安定瞭不少,畢竟這是專傢說的話啊,雖然,在我認為,這專傢大多數時候說話都是在放屁的。”“你說的不錯。”葉皓軒笑瞭笑道:“華夏與其他的地方不同,我們的發展,最重要的就是一個穩字。”“用西方的那一套東西,在我們華夏未必能行的通,因為我們華夏人多,有些時候,雖然有些專傢不一定有真才實學,但是他們的話,還是能聽聽的。”“是的,至少,他們的話可以安定人心嘛。”李倩笑瞭笑道。“現在這小夥子,講的不錯啊。”葉皓軒笑道:“中醫的機械化。”“說的是不錯,但可惜你晚來瞭一步,不然的話你就能看到我導師所說的話瞭。”李倩淡淡的一笑,提到她的導師,她臉上幾乎是煥發著容光瞭,在她看來,她的導師,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帥,能力最強的男人。“哦,你導師上去講瞭?”葉皓軒有些詫異的問道。“是啊,我導師上前去講瞭,他是被放到第一個的,這足以能看得出來,會場的人對他的重視,現在你該知道,我導師有多厲害瞭吧。”李倩得意的說。“不見得。”葉皓軒搖搖頭道:“有身份的人,肯定要放到前面瞭,你導師是有身份的人,所以他會被放到第一個發言,盡管,我認為有些時候,他講的東西可能狗屁不通。”“你…”李倩生氣的看著葉皓軒道:“我在警告你一次,不準在侮辱我的導師,他是有真才實學的。”“我隻是就事論事罷瞭。”葉皓軒笑瞭笑道:“你還是太年輕瞭啊,你心裡隻有英雄主義,但是醫學方面,不能兒戲,英雄主義,也不適合醫學。”“我懶得理會你瞭。”李倩不屑的看瞭葉皓軒一眼,她覺得和葉皓軒這種人一般見識,簡直就是在侮辱她的智商,這種人是不可理喻的。“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葉皓軒也不跟她爭,他隻是淡淡的一笑道:“等你以後,就會明白我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瞭。”李倩不在理會葉皓軒,她氣哼哼的看著臺上的演講,而葉皓軒也懶得理會她,他也認真的看起臺上的那名年輕的中醫在講著他的想法。年輕人很認真,他講的也很激動,或許是因為他能有一個機會站在這上面說話的原因吧他揮著雙手道:“西醫,是因為科技的發展,才會有今天的這一個地步。”“我們華夏傳承瞭數千年的東西,固然是好的,但是我覺得,我們不能墨守成規,不能一直吃老祖宗給我們留下來的紅利。”“所以我覺得,中醫,需要改變,要變得與時俱盡。”“小夥子,你說說,中醫,要有怎麼一個改變法。”評委團上一名白發蒼蒼的老中醫問道。“很簡單,與時俱盡。”年輕人道:“變得科技化,變得更加人性化,簡單化。”“為什麼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中醫拼不過西醫?”年輕人道:“那是因為,中醫跟不上時代的腳步,比如說,我得一個感冒發燒的小病,去醫院,幾天的藥或者一針就可以見效。”“雖然這樣,可能會傷及人體的一些元氣,因為是藥三分毒嘛,但是我覺得,西藥在養生方面,終究不如中藥。”“你別在這裡扯這些沒用的,在你後面,還有很多人等著發言呢,你先說說吧,你遞交上來的文案就是說中醫未來的發展,你直接切入正題,不要浪費大傢的時間。”一個戴著金絲邊眼鏡的男人道。“我覺得,發展是一個大趨勢,西醫的X光,磁共振,可以輔助西醫完成很多檢查,醫生有瞭這些檢查,判斷就會更加準確一點。”“我覺得,西醫可以這樣,中醫同樣這樣。”年輕人道。“不好意思,我先打擾一下,自從醫聖推行中醫以來,這個世界上的中醫越來越多瞭,但是一名有經驗的中醫,可以通過切脈準確的判斷出一個人的身體裡的病情,簡單快捷,這是西醫所不具備的。”“那麼我請問一下,中醫,為什麼要拋棄切脈這種簡單快捷的診斷方式,而去跟著你們學習西醫的那一大呢?”有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舉起瞭手中的牌子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