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385章 夢想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36:06

第2385章 夢想他知道,這個女人一直在等著他,他也清楚,這個女人這些年來為他付出瞭多少,她一直在用自己的努力來默默的支持著他的夢想。但是,今天被趕出來瞭之後,他才發現他的夢想遙不可及,他覺得,不能在等瞭,因為容顏易老,一個女人,等瞭他十年,她把自己的青春都給瞭他。他要給她一個婚禮,一個簡單的傢,不管怎麼樣,他都不能讓她這些年的光陰白白度過。“楊力,不管你是不是貧窮,不管你是不是一無所有,我都願意用我自己的一切去支持你。”李月的眼睛有些霧水,天知道,她等這一天,等瞭有多久瞭。兩人的話都很簡單,或許兩人在一起這麼久瞭,早就心有靈犀瞭,所以他們根本不用刻意的去和對方溝通,有些時候,隻需要一個眼神,甚至隻需要相視一笑,他們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瞭。“你們兩個,一定會幸福的。”葉皓軒笑道:“而你們要要記著自己對對方做出過的承諾,你們要發誓,一輩子,不會違背自己的諾言。”“我發誓,一輩子都會記著今天的話。”楊力道。“我發誓,我永遠不會忘記。”李月道。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瞭一起,這是一個十分簡單的婚禮,沒有鮮花,沒有掌聲,也沒有賓客,隻有兩人彼此之間默默的註視。“好瞭,你們回頭扯個證,然後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在一起瞭,你叫楊力是吧,你的女人等瞭你這麼久,真心不容易,你要記著,以後一定要對她好。”“我記著呢,我發誓,我一定會對她好的。”楊力點點頭道。“現在,我們該談談正事瞭吧。”葉皓軒笑道。“正事?”楊力微微的一愣,他有些莫名其妙的說:“我們有什麼正事要談嗎?”“就是說,你所所的中醫科技化學說。”葉皓軒笑道:“我對這個,很感興趣,而且我也覺得,中醫未來化,科技化,是一個發展的趨勢,我對你的想法感覺到很好奇,也很感興趣,我們能聊聊嗎?”“當然可以。”楊力激動瞭起來,他拉著葉皓軒走到一邊,就要打開架勢跟葉皓軒好好的談談他的想法,因為他的想法,在所有人看來都是幾乎不可能完成的。就連他大學時候的導師,也感覺他是在導想天開,因為中醫實在是太復雜瞭,用機械代替中醫針灸等一系列的治療,這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好不容易,有一個人能認同他的說法,恐怕楊力就算是跟葉皓軒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我建議,我們還是找一個咖啡館,在裡面說,因為我覺得,你要說的事情,沒有三天三夜,是說不完的。”葉皓軒笑道。“好好。”楊力連連點頭。三個人一起來到瞭附近的一個咖啡館,點瞭些東西,楊力打開瞭話匣子,他和葉皓軒濤濤不絕的講瞭起來。從他與中醫結緣,到他大學畢業,以及他爺爺過世時的遺憾,和他當時的一些想法,他一古腦的對葉皓軒講瞭出來。許久不與人交流的楊力,現在似乎是找到瞭發泄的缺口,他不管葉皓軒聽得懂聽不懂,反正隻要有人願意聽,他就願意一直講下去。從下午三點,一直到夜裡八點多,不知不覺,五個小時過去瞭。終於感覺到口幹舌燥瞭,楊力端起瞭自己跟前的那杯咖啡喝瞭一口,然後他猛然發現,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黑下來瞭。“你所說的,並不是不能實現。”葉皓軒聽瞭這麼多,他也需要消化一下,因為他覺得楊力的想法很新穎,也很有意思。更重要的是,他這些並不是異想天開,這個年輕人,是付出過實際行動的,他有些關於中醫方面的科技,已經成功瞭,隻是他沒有一個很好的機會罷瞭,如果他有一個機會,有人肯為他的想法投資,那麼他現在的成就,絕對不是一丁半點。“一定能實現的,我現在隻是缺乏一個機會罷瞭。”楊力嘆瞭一口氣道:“所有人都認為,我是一個瘋子,他們認為我所說的可望而是一想幻想,一點也不切實際。”“但是有關於我的設想,我已經試著做出來瞭一些,而且我還成功瞭,但是他們不肯聽,我試著找過很多人投資,但是他們都認為我是騙錢的。”楊力苦笑道。“你在這裡面,還有什麼克服不瞭的困難嗎?”葉皓軒道。“基本上沒有,拿我的針灸儀來說,隻要寫入瞭中醫一些針法的程序,看病的時候,醫師根本對患者的判斷,調好程序,針灸儀就可以自動為患者治療。”“我做這個的目的,就是因為中醫博大精深,尤其是針灸法,需要一定的功力,我這樣做,可以讓針灸更加便捷一些,而且還可以讓我們的傳統文化,更好的保留下來。”楊力道。“這個想法不錯,中醫沒落的一個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華夏人,有些時候喜歡藏私。”葉皓軒笑道:“這個方法很好,也很有意思。”“可是,我現在的知識面有限,如果找幾個比較高級一點的編師,研發出來一個比較智能化,人性化的系統,那樣的話就會更加便捷的。”楊力有些惋惜的說。“這個不是問題。”葉皓軒微微笑道:“願意跟我合作嗎?我保證,你的理想,你的抱負,一定都會實現的。”“真的嗎?”楊力激動的站起來,他覺得今天一定是他的大日子,因為終於有人肯定瞭他的想法,終於有人肯為他投資瞭。“當然是真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啊,您貴姓?你看我,隻顧著說,我甚至都忘瞭問您的名字瞭。”楊力有些不好意思的說,直到現在他才發現,他連葉皓軒姓什麼叫什麼都不知道。“我姓葉,我叫葉皓軒。”葉皓軒笑瞭笑,這種搞科研的,一般都是狂人,他們眼裡,隻有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