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404章 擺佈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38:32

第2404章 擺佈“如果集齊十八人,那同樣是一個恐怖的存在。”玄無涯道:“現在還有凌霄。”“凌霄,已經不可能受你擺佈瞭。”一搖搖頭道:“也就是說,你不可能練成一十八名血傀儡,因為大道缺一,世間的事,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事情的。”“你說的不錯。”玄無涯怔瞭良久,他才嘆瞭一口氣道:“的確,這個世界上,是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事情瞭,這麼說來,倒是我有些執著瞭。”“所以把他們交給我吧,我保證,他們即使是不如我,但也會成為人得力的助手。”一笑瞭笑道。“好,我把他們交給你。”玄無涯一點頭,他下定瞭決心。送陳若溪回去以後,葉皓軒打車來到瞭父母的傢裡,葉皓軒的父親因為身份的物殊性,所以是住在京城的某個大院裡,這個大院裡面,住的人全是高級領導,而且門口的關卡極嚴,這些警衛,可都是荷槍實彈的。這個地方也並不是非要住在這裡,而是自願的,距離上班的地方近,而且交通便利,這裡統一是清一色的二層洋樓。葉慶辰夫婦,有兩處住所,這個地方是半公半私性質的,平時工作忙的時候就會來這裡,如果不忙的時候,就會住到私人住所。最近一段時間,代表大會的召開,以及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比較多,所以葉慶辰便搬到瞭這裡,而劉蕓也跟著搬過來照顧他。這裡的警衛極嚴,葉皓軒以前來的時候,可是能刷臉進來的,但是這一次,他卻遇到瞭意外,因為這裡的警衛,一般來說都是二三個月換一次。葉皓軒在國外呆瞭大半年瞭,所以這一次回來的時候,警衛全換瞭,而他居然沒有一個認識的,更讓葉皓軒哭笑不得的是,那個年輕,還帶著一些稚氣的警衛,居然把他攔在瞭外面,要求他出示證件。可憐葉皓軒,不管是走到哪裡,都是能刷臉的,現在倒好,他回自己的傢反而要出示證件瞭,他拿不出證件來,那小警衛的臉馬上繃緊瞭起來,他的手都放到瞭槍托上,然後緊急的呼叫出一隊人來。因為這小警衛是剛參加正式崗哨的新兵蛋子,而且這個地方,他的上級不斷的告誡他是非常重要的地方,如果混進去有些別有用心的人,那他們一整 隊人都要跟著完玩。所以他顯得特別的緊張,葉皓軒一出示不瞭證件,他就馬上懷疑瞭起來,看著一大隊新面孔的警衛跑出來,葉皓軒也是感覺到無語。這特麼都什麼跟什麼,他回一趟自己的傢也不行瞭?葉皓軒努力的解釋道:“這裡真的是我傢,不信你可以去七號別墅的葉首長叫出來問一下,我是他兒子。”“對不起,我沒有這個權利,你要出示證件才行。”警衛繃著臉,一點也不肯讓步。葉皓軒無語,這要真的是別的地方,他二話不說,直接闖進去瞭,這一隊警衛,還真的不夠他看的,但是蛋疼的是這個地方是他傢啊,難道他回自己的傢,也需要闖嗎?這要真的傳出去,非讓圈子裡的人笑掉大牙不可,他葉大少回來的時候,居然被檔在瞭外面。就在這個時候,恰好看到葉慶辰的專屬坐駕從裡面駛瞭過來,一幹警衛馬上警瞭一個標準的軍禮。看到瞭葉皓軒站在外面,司機趕緊把力停下來,葉慶辰從裡面急吼吼的跑瞭出來,父子大半年未見,而且葉皓軒還經歷瞭那麼多事情,幾乎可以說是九死一生瞭,現在在次見到兒子,葉慶辰也不由得有些激動。“回來瞭。”終究是久居上位的首長,即使是心情在激動,但是葉慶辰還是努力的讓自己保持鎮定,他看著葉皓軒道。“爸,我回來瞭。”葉皓軒笑瞭笑道。“回來瞭就好,回來瞭就好…走,回傢。”葉慶辰抓住兒子的手,徑直走瞭進去。“首長,那個會議…”司機提醒瞭一一,因為他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的首長,待會兒的會議規格可能要高一些,葉慶辰如果不到場的話,可能會不太好。“告訴他們,我今天有事,這個會議讓小王暫代我去開,回頭向我匯報一下就行。”葉慶辰揮揮手,拉著葉皓軒向院子裡走去。“他……他真的是葉首長的兒子。”那名警衛有些目瞪口呆的問,他是剛剛從部隊裡調班到這裡來的,對這裡的傢屬關系不是很瞭解。而且葉皓軒又是剛剛從國外回來,所以他不認識也正常,雖然他這是忠於自己的職責,但是想想剛才的事情,他心裡還是不免有些忐忑不安。“那是當然,我們的葉小首長,可是大名鼎鼎的醫聖啊,以後眼睛放亮點,在這院子裡,你別看身份高的人大有人在,但是他們跟我們葉小首長比起來,還差的不是一點半點。”司機以一幅教訓的口吻對那警衛說。“記住瞭,記住瞭。”小警衛連忙點頭,他的心情不免有些激動,他這才知道,原來大名鼎鼎的醫聖,居然是葉首長的兒子,真的是虎父無犬子啊。劉蕓做為傢庭主婦,她平時也就洗洗刷刷,照顧一下丈夫的起居,她剛剛把手裡的活放下,門就響瞭起來。“不是剛剛上班走嗎?急吼吼的,說有什麼重要會議,怎麼這一眨眼就又回來瞭?”劉蕓有些不解的放下瞭手裡的掃把,跑去開門。“媽…”映入眼簾的,是兒子那張熟悉的臉,劉蕓一下子愣住瞭,她呆呆的看著大半年不見的兒子,一時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瞭。“蕓啊,快看,我們的兒子回來瞭。”葉慶辰笑著說:“我今天不上班瞭,我們一傢三口在傢裡好好的呆呆,中午一起吃個團圓飯。”“你這小兔崽子,你總算是知道回來瞭?你還知道回來?”劉蕓的眼圈瞬間紅瞭,她捂住嘴,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來。自從得到瞭傳回來的消息,葉皓軒出事以後,她幾乎就沒有睡過一個安穩的覺,她滿腦子想的都是兒子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