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432章 我不插手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42:31

第2432章 我不插手“路見不平,心血來潮的出手相助一把罷瞭。”葉皓軒噴出瞭一口煙圈,他笑道:“下次不會瞭,你們在做什麼事情,我就算是看見瞭,也絕對不插手。”“下次。”年鐘的臉都有些綠瞭,這特媽的還有下次嗎?這一次已經夠他們哥幾個受的瞭,他頓瞭頓道:“兄弟,不知道你和那個女人有什麼關系?”“算同是事吧。”葉皓軒想瞭想又道:“不對,我們頂多隻是一公司上班的,算不是同事,因為人傢是經理,我是一個保安。”“你是保安,你說你是梁氏集團的保安?”年鐘的臉幾乎都要黑瞭,他失聲喊道:“你知道我們老板是誰嗎?你知道你那天晚上壞的是梁少的事嗎?”“梁少?”葉皓軒微微的一愣道:“梁少博?那天晚上的事情,是梁少博指使你們幹的?”年鐘不說話瞭,因為他不可能把他的老板給供出來,但是想想他也是鬱悶,葉皓軒是梁氏集團的員工,可是偏偏就是這個梁氏集團的員工,壞瞭他們老板大事。“原來這樣啊,我早就聽說,梁少博這傢夥,色膽包天,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葉皓軒一點頭,他笑道:“不過我奉勸你們哥幾個一句,多行不放必自閉,以後做人做事的時候,要多長個心眼啊。”“這個我知道,不勞兄弟你費心,你既然是梁氏集團的員工,你也知道你壞的好事是誰的事,你想過有什麼後果沒有?”年鐘沉著臉道。“想過,那又怎麼樣?”葉皓軒冷笑瞭一聲道。“我給你一個機會,現在想辦法,把李茹給我弄來,不然的話,梁少是不會放過你的。”年鐘喝道。“行,那你告訴他,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葉無常。”葉皓軒淡淡的說:“我就梁氏集團一小保安,他梁少博,有能耐的話就去找我吧。”葉皓軒懶得和這傢夥在這裡浪費太多的時間,說完瞭這句話,他轉身就離開瞭。“你…”年鐘本來想攔著葉皓軒,但是他突然吃驚的發現,自己的身體不知道什麼時候僵直瞭,僵的一動也不能動,他眼睜睜的看著葉皓軒從自己的眼前離開。“還有,以後招惹人的眼,要擦幹凈眼睛。”葉皓軒回頭笑道:“不是任何人,都是你能招惹得起的。”眼睜睜的看著葉皓軒離開,年鐘氣的咬牙切齒的,是的,葉皓軒壞瞭梁少博的好事,他們幾個首當其沖。今天看到瞭葉皓軒,年鐘覺得,絕對不能放過這個傢夥,他拿起瞭自己的手機,就要拔通一個電話,他要找人狠狠的教訓這孫子一頓。但是剛剛拿出手機,他不由得愣瞭,他的臉上露出瞭一絲驚恐的神色,呆呆的看著葉皓軒站過的地方,良久,他才收起瞭手機,灰溜溜的離開。原來在葉皓軒剛才站過的地方,那堅硬的水泥地上,留著兩個清晰的腳印,一個人,居然能讓自己腳下的水泥地變成這樣,而且他還面不改色的,這還是人嗎?這一腳要是踩到人的身上,那會有什麼後果?年鐘這才發現,昨天晚上的事情,葉皓軒是對他們手下留情,否則的話,以葉皓軒的實力,分分鐘能讓這些人們半殘。“走吧,換個地方去吃飯。”葉皓軒回來瞭以後,看著一臉擔憂的鄭佳,他輕松的一笑,拉著鄭佳就要離開。“站住,我們讓你們走瞭嗎?”那幾個傢夥圍瞭上來,他們覺得,自己不能把這口氣就這麼咽下去瞭,不然的話他們以後還怎麼混?“你們老大,現在都不敢這麼對我說話。”葉皓軒冷笑瞭一聲道:“不是我看不起你們,就算你們的人在多十個來,我眼皮也不眨的把你們全放倒。”“小子,挺能吹的嘛,來來,我們單練。”一個傢夥站起來,他捋起袖子就要和葉皓軒開撕。說真的那天晚上的事情他還一直不服氣,因為他覺得葉皓軒是趁人之危,在他們沒有防備的時候突然襲擊,這才讓他們傷亡慘重,但是今天,他們光明正大的在這裡撕一場,他相信自己絕對不會輸給葉皓軒。“老二,住手。”年鐘的聲音在一邊傳瞭過來,他匆匆的走瞭過來。“不好意思,我的兄弟們有些不懂事,你們走吧,我們以後井水不犯河水。”年鐘道。葉皓軒看瞭年鐘一眼,他帶著鄭佳,轉身離開。“老大,難道就這麼算瞭嗎?”有一個混混咬牙切齒的說:“我們兄弟幾個,可是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虧啊。”“閉嘴。”年鐘冷冷的說:“我警告你們,別老想著報仇的事情,昨天的事,我們就當沒有發生過,這個虧,我吃瞭。”幾個人沉默瞭,雖然有些不服氣,但是他們的老大發話瞭,他們也不能違背,他們恨恨的看著葉皓軒離開的背影,一個個垂頭喪氣的。“那些人,到底是什麼人啊?”離開瞭以後,鄭佳有些好奇的向葉皓軒問道。“一些混混,有一次我遇到他們在欺負良傢,看不下去,所以就出手教訓瞭他們一頓,他們心裡不服氣。”葉皓軒笑道。“啊,這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招惹的角色,別人躲還躲不及呢,你居然還敢打上門去。”鄭佳崇拜的看著葉皓軒道:“你真是一個正義十足的男人。”“別這麼說,我會驕傲的。”葉皓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隻是有些時候,見到不公平的事情,喜歡插上一手罷瞭。”“在有些人的眼裡,我這叫做多管閑事。”“哈哈,這個世界上像你這樣正義感十足的人多點,才叫好呢。”鄭佳道:“我真的很佩服你。”“別崇拜哥,哥隻是個傳說。”葉皓軒笑道。“走,到別的地方去,今天真掃興,出門遇到瞭這麼一群流氓。”鄭佳道。“不用瞭吧,剛才吃瞭點,不餓。”葉皓軒總感覺,讓女孩子請客,他有點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