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433章 千萬別不好意思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42:40

第2433章 千萬別不好意思“可千萬別不好意思,我請一次客不容易的。”鄭佳認真的看著葉皓軒道:“如果不是因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不會這麼慷慨的,同事們都叫我小氣鬼呢。”“你的傢庭有困難嘛。”葉皓軒笑道。“就你會體諒別人。”鄭佳看瞭葉皓軒一眼,幽幽的說:“我覺得這個社會,人心浮躁,而且大傢都很自私,一切都是事不關已,高高掛起。”“那是因為大傢的信任被透支的太多瞭。”葉皓軒嘆瞭一口氣道:“就像是最近,有個很有錢的男人,利用自己女兒白血病籌善款的事情一樣。”“名下三套房,醫保報銷百分之八十已,我不相信,一個有車有房的男人,連幾萬塊錢也拿不出來,正是因為這些人渣的存在,所以讓這個社會中的信任越來越少瞭。”“而真正有困難的人,得不到幫助,反而是那些會營銷自己,會投機取巧的人,賺的盆滿缽滿的。”“那種人,就是人渣。”鄭佳道:“我爸去世的早,而我媽的身體也一直不好,小時候,傢裡困難的時候,甚至連飯也吃不上的。”“但是我們沒有靠博同情求別人可憐我們,這麼多年,我們不也過來瞭?”鄭佳道:“我媽也不止一次對我說過,人要活的有志氣,自己有手,雖然我們不能大富大貴,但至少可以用自己的雙生去生活,這對自己,也是一種肯定。”“所以,雖然你很漂亮,雖然你能靠臉吃飯,但是你卻沒有,你一直靠自己的努力生活?”葉皓軒笑道。“是。”鄭佳點頭道:“我很感謝我媽,因為她教會瞭我如何才能讓自己活的有尊嚴 有價值一點。”“你媽真是個不錯的人。”葉皓軒笑道:“她教育出來瞭一個瞭不起的女兒。”“你這麼說,我都無地自容瞭,我大學畢業瞭,一時半會兒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淪落到去做一個保安,我的那些同學們,都嘲笑我呢。”鄭佳 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你學什麼的?”葉皓軒問道。“工商管理的,不過現在這個社會,看實力,也要看背影,我去應聘好幾傢,那裡的人都會隱晦的問我傢裡在這裡有什麼關系沒有,因為我這個職位會的人太多瞭,他們可以找一些沒有能力,但是有關系的人在那裡做。”“所以,沒辦法瞭,我隻能先找個工作應付著,總不能餓死吧。”鄭侍自嘲的笑道:“不過,好在梁氏集團這裡的待遇還算不錯,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以後都會留在這裡的。”“你現在是前臺警衛,這有點靠吃青春飯的感覺。”葉皓軒道。“是,是有點靠吃青春飯的感覺,不過暫時沒有辦法,我傢裡的情況不是太好,等以後吧,我的情況如果有所好轉的話,我就會去換工作,在去努力一把,拼一把。”鄭佳笑道。“行,相信你,一定有這個能力的,你與那些人不一樣。”葉皓軒笑道。“謝謝。”鄭佳笑道:“我還好奇你呢,我可是聽說,曙光醫院的醫生,待遇相當不錯的,你那麼好的待遇不要瞭,跑到這裡來做保安,這讓我有點想不通啊。”“這呢什麼想不通的。”葉皓軒苦笑瞭一聲,他隻想說他跑到這裡做保安,他自己都有些想不通瞭,他堂堂醫聖。就在這個時候,鄭佳的手機響瞭,她接過瞭電話,說瞭幾句之後,臉色瞬間有些變瞭。“怎麼瞭?”葉皓軒看她的表情有些不對勁,連忙問道:“出什麼事瞭?”“我媽,我媽的病又惡化瞭。”鄭佳急切的說:“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呢,我前天去看她,她的精神還很好,醫生還說,如果沒事的話,可以在醫院觀察幾天,然後就出院瞭。”“走,我陪你一起去醫院看看。”葉皓軒攔瞭一輛出租車,讓司機向鄭佳母親所在的醫院裡趕去。一路上,鄭佳都很擔憂,看得出來她是一個很有孝心的女孩子,葉皓軒隻得一路上安慰她。滬城中心醫院。現在曙光醫院開遍瞭大半個華夏,因為曙光醫院的特殊模式,導致醫院形成瞭一種良性的競爭,看病貴,看病難的情況,已經成瞭過去式。醫療體系來瞭一次大洗牌,以前那些掛羊頭賣狗肉的雜牌醫院,在也無法在夾縫中生存,現存的醫院,都是一些非盈利性質的,達到瞭真正的造福為民的目的。其實醫院這種地方,一直不能是以盈利為目的的,隻是這個社會中,人心浮躁,但是葉皓軒成立的曙光醫院,打破瞭這種局面。現在好多醫療體系的人,提起葉皓軒就恨的咬牙切齒的,因為葉皓軒動瞭他們的蛋糕,但是這個社會大勢所向,他們也無力回天,隻得轉型。滬城中心醫院,綜合實力還算是不錯的,雖然滬城有曙光醫院的存在,但是一傢醫院,不可能滿足得瞭這個一線城市,所以中心醫院,人民醫院,以及一些小型的非盈利性醫院,在滬城並存。和鄭佳趕到病房的時候,鄭佳的母親還在急救室裡面,現在鄭佳不能進去,她隻能在外面幹著急。“沒事,放寬心。”葉皓軒拍拍鄭佳的肩膀道:“你媽的病是什麼病?”“現在還沒有查出來病因,她的病,有幾十年瞭,以前的時候也是這樣,本來人好好的,突然就休克瞭,很嚇人,連呼吸心跳都沒有瞭。”“不過以前她的病沒有這麼頻繁,可最近兩年,她的病是越來越頻繁瞭,我真的怕她挺不下去。”鄭佳擦著眼睛道。“沒事,一會兒我去看看。”葉皓軒笑瞭笑,雖然現在身份與以前的身份不一樣,但畢竟這是他的老本行,看到疑難雜癥的時候,他總會忍不住去看看,這是他的職業習慣。但鄭佳 一直系在母親的身上,她沒有註意葉皓軒剛才說的話,雖然知道葉皓軒以前是醫生,但畢竟她不知道葉皓軒真實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