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439章 體系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43:36

第2439章 體系之前的醫療體系,蒲田系的那些醫院,隻要來一個人,他們就狠宰一筆,但是現在不行瞭,大傢的醫療意識提高瞭。而且明明有便宜甚至是免費的醫院可以去,大傢誰還去這些黑心的醫院?即使是滬城中心醫院這種老牌醫院,也被這一場醫療改革所波及,所以他們不得不想辦法讓醫院支撐下去。所以他們不得不跟上時代,想辦法盈利,像是醫院VIP制度這些,都是醫院裡最新吸引人的手段,有不錯的技術,在加上有這種逼格滿滿的醫療環境,這是一些有錢人,或者暴發戶最喜歡的。一間足足有兩百平大小的病房,裡面的奢華程度,讓葉皓軒都有些目瞪口呆,豪華的吊燈,地下考究的紅毯,都讓這裡充斥著一股濃濃的土豪氣息。這特麼哪裡是病房這簡直就是一傢豪華的會所,而且這個地方的專傢與特級護理,都是滬城最好的,如果有誰能在這裡住得起,那簡直不是在住院,那是在享受。當然,這裡面重癥監護室裡的那位老人的情況,恐怕不容樂觀,透著玻璃,葉皓軒看到瞭獨立的重癥監護室裡,一位老人混身插滿瞭各種各樣的儀器,而且他的鼻孔裡還插著氧氣,一邊的監護儀上顯示出他微弱的心跳。這是一個生命垂微的老人,如果不是看到監護儀上那跳動著的數字,恐怕大傢會認為,他已經死瞭。“你們要的所有資料,檢查結果,都在這裡瞭,你們可以看一下,然後對此做出自己的總結,我要弄清楚,他到底能不能救回來。”梁佩珊指瞭指前方一疊厚厚的資料。兩名護理把那些檢查的結果拿瞭過來,李誠拿起那些檢查結果,仔細的看瞭起來,越是向後看,他的臉色也就越難看。做為一名國際知名的醫學大傢,他在腦神經領域有著很高的知名度,雖然他的實力和他的知名度相比,有一定的差距,但這並不代表他沒有一點能力。李誠也是有幾把刷子的,雖然他的論文給人一種不切實際的感覺,但在腦域方面,他也有些獨道的見解,半晌,他丟下瞭手中的那些檢查結果,一言不發。“李醫生,你談談你的看法吧,這個老人到底有沒有救,如果有,我們有幾分把握能把他救回來?”梁佩珊看著李誠道。“梁總。”李誠思索瞭片刻道:“說真的,對於老人傢的這種情況,我沒有太好的辦法,因為檢查的結果是老人已經瀕臨於腦死亡的狀態瞭。”“引起他這種瀕臨腦死亡的狀態,是他大腦中的一個瘤所引起的,現在他的年紀大瞭,用手術貿然去切除的話,恐怕會引起更大的危險,而且他瘤中的癌細胞已經擴散,所以……”“所以什麼?”梁佩珊盯著李誠道。“所以現在我沒有太好的辦法,我的建議是,讓老人傢安樂死。”李誠想瞭想,把自己的想法說瞭出來。李誠是醫生,但他也是一個商人,他靠著自己的知名度和醫術賺錢,之前他的患者,哪怕是有一點點的希望,他都不會把話說的這麼死。因為有一點點的希望,他都可以開出很多治療方案,這些治療的方案,最終都會成為錢,但是他做人,也不是沒有一點底線,沒有一點良心。像眼前的這種情況,對於他來說,老人是根本沒有一點可能救回來的,所以他就直接判瞭對方的死刑。“也就是說,你沒有辦法瞭?”梁佩珊有些失望。的確,老人傢的病是沒有希望,她之所以請專傢來,完全是想盡一下最後的努力,李誠是一位國際上都比較知名的腦域科的專傢,但是現在就連他也沒有一點辦法,那麼這一次,希望真的是破滅瞭。“對不起,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李誠搖搖頭道:“如果有一點的希望,我也不會放棄,但是病人現在的情況,真的沒有必要在下去瞭,因為那樣非但不會讓他好起來,反而會讓他承受更多的痛苦。”“與其讓他痛苦的死去,倒不如讓他安樂死,那樣的話也會少一點他的痛苦。”“梁伯……”梁佩珊喃喃的說:“難道,你真的一點也不想留在這個世界上嗎?”“老人跟你是什麼關系?”葉皓軒有些詫異的看著梁佩珊道。“我大伯。”梁佩珊道:“不過,他很早的時候和我們失去瞭聯系,直到前幾年,我們才找到他,但是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患上瞭嚴重的疾病,他的身體不能動,大腦根本無法支配他自己的身體。”“他的這個腦疾,是遺傳。”葉皓軒皺瞭皺眉頭道:“但這並不是絕對遺傳,而是隔代遺傳,在某種機緣巧合下才能遺傳的病。”“還有一些情況,你可能不知道,我現在也不方便說。”葉皓軒道。“你有辦法嗎?”梁佩珊看著葉皓軒,她心中湧出一絲希望。盡管她知道,把希望寄托到葉皓軒的身上不符合實際,但她也是沒有一點辦法,所謂的病急亂投醫,說的可能就是她現在的心態啊。“辦法肯定有。”葉皓軒笑瞭笑道:“不過就要看你信任不信任我瞭,如果你信任我,現在所有的人都出去,我給你治療。”“如果你不信任我,那就當我沒有來過,我現在就走。”“你真的有辦法嗎?”梁佩珊不淡定瞭,她久居上位,梁氏集團名下,有近十萬的員工,她在這個位置上坐瞭這麼久瞭,舉手抬足之間,都能產生一種威儀。但是現在她在葉皓軒的跟前,就像是一個擔心自己傢人病情的小姑娘一樣,她總裁的威儀,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瞭。“當然,你們全部出去,一個小時以後在進來,等你們在進來的時候,我保證,他就能睜開眼睛,跟你們說話。”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梁佩珊低頭不語,她的內心的確是很糾結,一方面,她有些擔心葉皓軒不靠譜,但看葉皓軒信心滿滿的樣子,她又有些猶豫瞭,她怕,她怕失去這唯一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