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449章 你當心點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44:58

第2449章 你當心點“行行,我不說瞭,我不提那天的事情瞭,大姐,你得好好開車啊,你要知道,兩條人命是在你手裡握著呢。”葉皓軒嚇瞭一跳,這女人的反應太大瞭。嶽佩琪狠狠的瞪瞭葉皓軒一眼,這才打正瞭方向盤,繼續向前不緊不慢的開瞭起來。“不過話又說回來瞭。”葉皓軒又開口瞭:“你的問題,真的得看看瞭,你還年輕,這種情況,如果持續的時間長瞭,會絕經。”“你…”嶽佩琪本能的想發火,但是想想,葉皓軒說這話也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所以她還是忍下瞭這口氣瞭。“那能怎麼辦,我當然知道我自身的問題,經期不準,而且痛經痛起來十分的厲害,我也看瞭不少的地方,沒有效果。”嶽佩琪道。“他們沒有辦法,我不一定也沒有啊。”葉皓軒嘿嘿一笑道。“你有什麼辦法?”嶽佩琪一愣,她這才想起來,葉皓軒可是能治好老總大伯腦瘤的人啊,他的醫術真心厲害,雖然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方法,但是病人的病確確實實的是好瞭。“方法多的是,你的這種情況,對我來說根本不叫個事。”葉皓軒笑道:“不過,我看病,可是收診金的。”“你要多少錢,說。”嶽佩琪無語的翻瞭一下白眼。做為梁氏集團老總的助理,她雖然不是大富大貴的那種,但至少她也不是缺錢的那種人,這小子簡直就是貪得無厭啊。“我不要錢。”葉皓軒嘿嘿一笑道。“那你要什麼?”嶽佩琪瞪瞭葉皓軒一眼,她仿佛感受到瞭葉皓軒那不懷好意的目光。“我要…”說到這裡,葉皓軒的聲音突然頓住瞭。而嶽佩琪,明顯的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威壓從葉皓軒的身上傳瞭出來,她不由得吃瞭一驚脫口而出:“怎麼瞭?”“後面,貌似有車跟著我們啊。”葉皓軒盯著後視鏡淡淡的說。通過昏黃的路燈,嶽佩琪看到身後有四輛別克轎車緊緊的跟著他們,而且這四輛車的陣型,是要把自己的車給鎖在自中間的節奏。嶽佩琪開的是梁佩珊的車,這輛定制版的賓利,號稱是除瞭總統之外最安全的坐駕,當然,速度也是快的嚇人。“那怎麼辦?”嶽佩琪有些慌瞭。“沒事,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繼續向前開就是瞭。”葉皓軒淡淡的說。嶽佩琪點頭,她猛的一踩油門,汽車迅速的加速向前沖去,雖然她的車技不好,但畢竟車子的速度占優勢,而且夜間這條路上的車不多,所以她便加速前行。一見前面的車加速瞭,後面的幾輛車也開始加速瞭起來,而且他們也意識到自己可能被發現瞭,幾輛車同時加速,向著這輛賓利包抄瞭過來。女司機開車,技術肯定一般,更何況身後的這幾輛車的司機,一個個都是高手,很快,他們包抄瞭上來,四輛車前後圍著,把這輛汽車給圍瞭起來,最後逼停瞭車。“下車吧。”葉皓軒無奈的說:“你們老總,為什麼不換磁懸浮呢,要不一個飛躍就升空瞭,哪裡還輪得到他們這些車來逼停。”“不用下車,這是我們梁總的坐駕,號稱能和總統坐駕媲美的汽車,我們隻要不下車,呆在車裡面就是安全的。”“你是不是傻?”葉皓軒有些無語的看著嶽佩琪道。“你傻,你才傻,你全傢都傻。”雖然情況有些緊急,但是嶽佩琪還是怒瞭,這傢夥觸動瞭她的逆鱗。開玩笑,從小她的智商都要高出同齡人的好不好,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呆在梁佩姍的身邊做助理瞭,要知道助理除非是信任的人才能做的。“你看,事實言於雄辨。”葉皓軒突然站起,從副駕駛室躥過來,一把將嶽佩琪壓到瞭身子底下。嶽佩琪的怒火,在這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她心裡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她居然,她居然被這個男人給撲倒瞭。在葉皓軒撲倒她的瞬間,轟的一聲響,汽車的後車廂被一股汽浪高高的沖擊瞭起來,然後在重重的落到瞭地上,當塵煙散盡的時候,後車門已經消失不見瞭。“怎麼樣,是讓我們請你們出來,還是你們自己走出來?”一個戴著面罩的男人戲虐的看著兩個人。“不用勞駕您瞭,我自己走出來就是瞭。”葉皓軒笑瞭笑,他直起身子,拉起瞭驚魂未定的嶽佩琪,然後打開瞭車門走瞭出去。“沒事吧?”葉皓軒看瞭嶽佩琪一眼道。“沒,沒事。”嶽佩琪搖搖頭,剛才的震動讓她的腦袋有些發暈,不過這隻是輕微的,片刻以後便好瞭,她跟著葉皓軒走下瞭車。“我就是說,梁佩珊那妞,是不可能讓自己落單的,呵呵,看來果然是這樣,這是一招空城記啊。”為首的那個面具男看到裡面走出來的兩個人,他不由得笑瞭。“既然都來瞭,還蒙著臉幹什麼?”葉皓軒看著面具男道:“大傢都是成年人瞭,還戴這種低智商的面具,你難道不覺得這樣丟份嗎?”“小子,看到我的臉,恐怕你就活不下去瞭,你確定要看我的臉嗎?”面具男笑瞭。“看一眼就得死?”葉皓軒笑呵呵的說:“那我必須得看一眼瞭,我要看看,你是醜到瞭什麼地步,才會把見到你的人弄死。”“呵呵,果然是一個不怕死的,你記住,我叫龍九。”男人扯下瞭自己的面具,一張冷漠的臉出現在葉皓軒的眼前。“龍九…”嶽佩琪吃瞭一驚。“你聽說過我?”龍九毫不意外,他看瞭一眼嶽佩琪道。“無惡不作的你,恐怕聽說過你的人,不止我一個吧。”嶽佩琪冷冷的說:“我們梁氏和你,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沒有什麼意思,我隻是拿錢辦事罷瞭,呵呵,梁氏不愧是梁氏,就連一個小丫頭,說話也帶著刺啊。”龍九冷笑一聲道:“如果是梁佩珊真的在這車上,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一幅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