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459章 尷尬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46:16

第2459章 尷尬那可是自己的貼身衣物所放的地方呀,這混蛋,他怎麼可以亂翻女孩子的衣櫃?“咳,去哪裡呢?”葉皓軒似乎也想到瞭什麼,他有些尷尬的輕咳瞭一聲,向梁佩珊問道。“明珠大酒店。”梁佩珊怔定瞭定神,恢復瞭一幅高冷女總裁的形像,不行,不能讓這傢夥看到自己的窘態,不然的話他還不知道怎麼嘲笑自己呢。“好,坐好瞭。”葉皓軒笑瞭笑,然後開著車向明珠酒店的方向趕瞭過去。“你見他瞭?”一直默默無言的梁佩珊突然向葉皓軒問道。“誰?”葉皓軒詫異的問道。“我爸。”梁佩珊猶豫瞭一下,還是把這個她不願意叫出口的稱呼給叫瞭出來。因為梁國強確實是她的父親,不管兩人之間的關系在差,不管兩個在進行著怎麼樣的冷戰,這個是她始終改變不瞭的事實。“恩,見過瞭。”葉皓軒笑瞭笑,他一邊開車,一邊觀察著梁佩珊的表情,然後試探的說道:“你們的關系,似乎並不是太好啊。”“隻要是長瞭一雙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來我們的關系不是太好。”梁佩珊淡淡的說。“呵呵,父女之間嘛,沒有解不開的問題。”葉皓軒幹笑瞭兩聲道:“有些時候我覺得,你們之間可能是缺乏一些溝通,你們多溝通溝通,就會發現,很多事情其實馬上就會迎刃而解的。”“開好你的車,不該你說的,不該你問的,不要問。”豈料,葉皓軒的這句話,似乎是刺痛瞭梁佩珊心中某處痛點,她冷冰冰的甩給瞭葉皓軒一句話,然後便不在說話瞭。“好吧,我不問題。”葉皓軒搖搖頭在,他也不明白為什麼突然碰瞭個釘子,他開始正常開起車來。“不用那麼急,我不趕時間,現在客戶還沒有到呢。”梁佩珊淡淡的說:“我對於快車,有些不適應,做為司機,你應該明白你老板的喜好。”“你不是有專屬司機嗎?”葉皓軒無語的說。“以前有,但是你來瞭之後,我把我身邊的保鏢和司機全部辭退瞭。”梁佩珊淡淡的說:“所以我現在衣食住行,都隻有你和雪姨。”“這……”葉皓軒略感覺無語,敢情自己又從保鏢的身份轉變成司機,還極有可能會轉變成保姆啊。“怎麼,你不樂意?”梁佩珊看瞭葉皓軒一眼道。“不,為美女服務,沒有什麼不樂意的。”葉皓軒笑瞭笑道:“隻是你有些偏激瞭,那些人你不應該辭退,你應該把他們的手腳全部打斷。”“你知道什麼瞭?”梁佩珊有些詫異的看著葉皓軒道。“從雪姨那裡,我知道瞭一些事情。”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雖然那些保鏢們是你的父親派來的,但是保鏢,就該有做保鏢恪守的東西。”“他們在你的房間裡裝竊聽器,這就是違反瞭他們保鏢界的規定,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他們誰也混不下去,畢竟保鏢的這個圈子也挺小的。”葉皓軒道。“你是不是發現什麼瞭?”梁佩珊看瞭林煜一眼道。“是,我發現瞭些東西。”葉皓軒一點頭道:“你的房間裡面,可是有不少的貨啊,呵呵,我剛才掃瞭一眼,至少有數個電子監控在你的房間裡。”“什麼?這不可能。”梁佩珊吃驚的說:“自從把他們趕走以後,我就找到瞭滬城最厲害的安全專傢,對我住的地方進行一遍清掃,的確是發現瞭不少的問題,那專傢是滬城最專業的,他不可能會遺漏掉什麼。”“你還是太年輕瞭啊。”葉皓軒搖搖頭,他笑道:“萬一,那個專傢是你父親的人呢?萬一,你父親請來的人,比起那個專傢更厲害呢?”“這個世界上,不管看待什麼東西,都不要太絕對太武斷瞭。”葉皓軒搖搖頭道:“因為誰也不能保證,自己就是最強最厲害的那個。”葉皓軒的話讓梁佩珊徹底的沉默瞭,良久,她才淡淡的說:“回去以後,把我房間裡的所有東西都清理出去。”“這個當然沒有問題,你是我的老板,我是你的員工,你不管讓我做什麼,我都不會反抗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開車吧。”梁佩珊道。葉皓軒認真的開起瞭車,途經一段公路的時候,前方發生車禍瞭,一輛大巴車,還有十多輛橋車撞到瞭一起。情況可能有是剛剛發生的,這個路段現在一片混亂,交警和救護車還沒有趕到現場,不過途經的車輛,有一大部分人都自發停下瞭車,開始去搶救車裡的人。而且那輛大巴的情況比較危險,因為大巴的車底下冒著滾滾的濃煙,車撞導致瞭車門遭到瞭損壞,車裡面一車的乘客被困在裡面出不來。而且司機已經身亡,前方的那輛大卡車上一段鋼筋正中他的心臟,讓他的心臟在瞬間便停止瞭跳動。“呆在車裡別動,我下去看看。”葉皓軒心中一緊,他把車停到瞭一邊,然後打開車門便走瞭下去,因為他是醫生,雖然現在身份隱藏,但是看到這種情況,他還是要下去看看情況的。梁佩珊也跟著走瞭下去,看到眼前這種傷亡慘重的情況,她也想下去施一把援手。一輛轎車的車頭被撞的變得瞭形,司機的雙腿被卡在瞭車裡面,幾個熱心的人在一邊想把他從裡面拉出來,但是卻沒有辦法,因為一動司機,他的雙腿就撕心裂肺一般的疼痛。“忍著點,我們把他拖出來吧。”一個年輕人招呼道。“別亂來,你們在這樣拖,他的雙腿就徹底的廢瞭,就算是拖出來也要被截肢的。”葉皓軒趕瞭過來,他及時的制止住瞭那些人。的確,現在這個司機的傷並不是危及到生命的那種,如果硬拖,反而會讓他傷的更加嚴重一些。“那怎麼辦?”一群人對著轎車一籌莫展,現在消防車還沒有趕到現場,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個人在這裡慘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