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460章 生猛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46:26

第2460章 生猛“我來,讓開點。”葉皓軒走上前,他一手抓住門把手,然後微一提氣,咔的一聲,一扇車門居然被他硬生生的從門上扯瞭下來。身後的這些人,無不倒抽瞭一口冷氣,他們吃驚的看著葉皓軒,這…這也未免有些太生猛瞭吧。在眾人愣神的時候,葉皓軒抓住坐椅,雙手用力,然後又雙手抱住司機,利用巧勁,緩緩的把他從車裡拖瞭出來。這個司機傷的挺嚴重,他的雙腿上滿是鮮血,而且右腿傷到瞭骨頭,大動脈破損的地方像是噴泉一般的向外噴著血花。葉皓軒迅速的取出銀針,快速的為傷者止血,然後為他接骨固定,他的手法十分的嫻熟,很快便搞定瞭這位傷者。“你是醫生嗎?”一位年輕人走到瞭葉皓軒的跟前,雙眼放光的看著葉皓軒的動作。“是的,中醫。”葉皓軒道。“中醫對於急救方面也在行?”年輕人對葉皓軒的銀針止血十分的感興趣。“學的好,不比西醫差。”葉皓軒微微一笑,他把傷者的雙腿固定,然後便向下一個目標跑去。消防,交警,還有救護車都趕到瞭現場,畢竟這些人是比較專業的,比起普通的群眾來,救援要快的多,隻是那輛大巴車現在還沒有被切開。一名消防隊員拿著切割機,切著車門,雖然車門的玻璃已經被砸碎,但是裡面的人都多多少少的受瞭些傷,所以救援起來比較慢。切開瞭車門以後,裡面的傷者,被人一個一個的抬瞭下來。救護車明顯不夠用,雖然來瞭幾個醫院的醫護人員,但是傷者實在是太多瞭,所以隻好先把傷的比較重的人送到醫院裡,受傷較輕的,都先暫時現場處理,然後有些有車的熱心人,就用自己的車,把簡單處理後的傷者送去醫院。“胡醫生,胡醫生,這病人的血止不住怎麼辦?”一個小護士按著一個病人的傷口,傷口處的血不停的向外噴著。而傷者明顯已經傷勢過重瞭,他的臉色都有些發白,在這樣下去的話,恐怕這個病人真的會死的。一名醫生連忙跑過去,繃帶,止血鉗等東西能用的都用上瞭,但還是沒有辦法,他著急的說:“還有車沒有,這裡條件有限,這個病人必須得送到醫院搶救。”“沒瞭,車都去醫院,還沒有回來。”一名護士回答。“我來吧。”葉皓軒走上前,他麻利的接過瞭那名醫生手中的繃帶,然後手中銀針刺瞭幾下,片刻以後,病人身上的血馬上止住瞭,葉皓軒迅速的包紮好道:“輸血吧,他失血過多,不輸的話恐怕會撐不下去。”“厲害。”那名醫生目瞪口呆的看著葉皓軒,然後伸出瞭大拇指。葉皓軒遊走在傷者的中間,他下手的速度又快又準,止血,接骨等動作十分的嫻熟,梁佩珊跟在葉皓軒的身後,她想幫忙,但又不知道幫什麼好。“你想幫忙?”葉皓軒一邊為一名病人包紮著頭一邊問道。“恩,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梁佩珊點點頭。“一邊呆著,就是最大的忙瞭,這種活,你幹不瞭。”葉皓軒搖搖頭道。“誰說我幹不瞭?”梁佩珊生氣瞭,葉皓軒這就是在看不起她,不過回頭想想,在商業上,她是可以縱橫商場,但是論起醫術急救,她就有點不夠看瞭,畢竟術業有工,她隻能跟在葉皓軒的身後幹著急。病人全部送醫院,交通事故處理完,路也被清障車移開瞭,可是現在,已經是下午兩點多瞭。“沒耽擱你的時間吧。”葉皓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他一看到病人,就有種控制不住的感覺,這不,一得意忘形之下,已經是午後瞭。“沒事,這個可以理解。”梁佩珊搖搖頭,她看著葉皓軒道:“你的醫術不錯啊。”“之前我在曙光醫院裡,也算是高級資格的醫師瞭。”葉皓軒淡淡的說:“所以這些小問題,對我來說不叫什麼問題,你大伯的腦瘤我都能治好,更何況是這點小問題?”“為什麼不去做醫生瞭?”梁佩珊沉默瞭片刻,她看著葉皓軒問道:“我覺得,你是有目的的接近我的。”“這個問題,不止一個人問過我,我也不止一次對他們說過,我想換個生活方式。”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你覺得我有目的,那我就是有目的,你覺得我沒目的,那我就沒有,你隻需要知道一點就行瞭。”“哪一點?”梁佩珊問道。“我對你,沒有惡意。”葉皓軒認真的說:“隻需要知道這點,就足夠瞭。”“你身上,看起來有很多秘密。”梁佩珊道:“你不說出來你的秘密,你讓我怎麼相信你對我沒有一點惡意?”“這麼說吧,你像一個人。”葉皓軒無語,看來這個女人不好忽悠啊,他得用上必殺技瞭。“像誰?”梁佩珊問道。“一個女人。”葉皓軒淡淡的說:“我說到這裡,你應該明白瞭吧。”“她現在呢裡呢?”梁佩珊好像是明白瞭葉皓軒的意思,自己像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和葉皓軒一定有著非比尋常的關系。“死瞭。”葉皓軒面無表情的說,其實他的內心是蛋疼的,為瞭任務,他必須編 出來一個這個女人信服的東西。所以他隻有往這方面扯,因為每一個女人都有一種叫做母性的東西,聽到悲傷故事的時候,她們往往會更加具有同情心一點。“對不起。”果然,梁佩珊微微的一怔,她低頭有些歉意的說:“我不知道你的過去,所以請你千不要介意。”“沒事,都習慣瞭。”葉皓軒搖頭笑道:“你身上有點她的影子,所以……你明白瞭嗎?”“我明白。”梁佩珊點點頭道:“我不該懷疑你的。”“沒事,你的警惕性很高。”葉皓軒淡淡的說:“這說明,你缺乏安全感,而今天和你父親見面,我多多少少的感覺到,梁氏,或者說梁傢,還是存在一些問題的,這些問題很嚴重,甚至已經威脅到梁傢的生存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