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489章 真不容易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50:37

第2489章 真不容易“真不容易啊。”葉皓軒微微的嘆瞭一口氣,他隨即笑道:“但是現在你可以笑點,你完全可以不把我當成你的員工,你可以把我當成朋友。”“真的可以嗎?”梁佩珊看著葉皓軒,久久不語,良久,她才微微的嘆瞭一口氣道:“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該相信誰,我最好的朋友,可是她。”“你說李茹?”葉皓軒吃瞭一驚,李茹的母親被一個神秘的組織抓走,她現在受制於人,所以不得不做出一些傷害梁佩珊的事情,葉皓軒原本以為梁佩珊對於這件事情毫不知情,但是現在看來,並不是那樣的。看她的反應,恐怕是知道李茹的一些事情,隻是她不願意去說罷瞭。“算瞭,不提這個,這件事情你就當做不知道吧。”梁佩珊搖搖頭道。“你是怎麼看出來她有問題的。”葉皓軒可沒有打算就此放過這個問題,他扭頭看著梁佩珊道:“從我一進公司,她就千方百計的挖我,我早就看出來這裡面一定膠豐不為人知的故事。”“哦,是嗎?”梁佩珊道:“看來你也不笨啊。”“彼此彼此。”葉皓軒笑瞭笑道:“你不簡單啊,知道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自己,也能忍得住。”“我知道,她一定是有苦衷的,不然的話她不會那樣對我的。”梁佩珊淡淡的說:“但讓我生氣的是,她不和我交心,她有事情,為什麼不對我說?”“那可能是因為她有不得已的地方,我雖然跟她不熟,但是我看的出來,她對你是挺關心的,如果不是因為有什麼不得已的地方,她是不會那樣做的。”葉皓軒道。“算瞭,不提這個,葉無常,幫我一件事情。”梁佩珊道。“說這話客氣瞭,我是你的下屬員工,你是我的老板,你的話,是命令談不上幫不幫。”葉皓軒笑瞭,這女人今天為什麼突然客氣瞭起來。“不一樣,這件事情,就當是我私人求你吧。”梁佩珊搖搖頭道。“好吧,你說。”葉皓軒點點頭道:“能幫得上忙的我一定幫。”“去幫我保護好李茹,順便查清楚她的事情,如果她有苦衷,及時向我報告,盡可能的去幫她,但不要讓她知道是我在幫她。”梁佩珊道。“好,這個完全沒有問題,幫美女做事情,一向是我最喜歡的。”葉皓軒哈哈一笑道:“我們現在回去吧,天色不早瞭。”“我想放松一下。”梁佩珊想瞭想道:“我之前報過一個跆拳道培訓班,我是想學點功夫保護自己,可是我一直沒有去過幾次,我想現在過去放松一下,不過,你得做我的靶子。”“這個完全沒有問題,你心情有不好的地方,完全可以發泄出來。”葉皓軒笑瞭笑道:“不過你想學點防身的,跆拳道不是最好的選擇,那些人,大多數都是花架子。”“不會吧,我的教練,可是一個號稱黑道四段的人啊,我親眼看到他一個人放倒好幾個人。”梁佩珊有些訝然的說。“他放倒的那些人,都是他的學員吧。”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這種東西,表演的成分居多一些,所以可信度不是很高,你想去的話我陪你去,不過想學點防身的,還是華夏的功夫比較好。”怡然跆拳道館。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華夏流行起武術熱鍵身熱,而且有一些商業頭腦的人從國外引進空手道,跆拳道這些東西。雖然論起武術,華夏是武術之祖,華夏武術是最厲害的,但是華夏的武術想要有點成就,所需要的周期比較長,短期除瞭讓自己的身體好點之外,不會有什麼效果,往往一名華夏的武師,他們一身硬功夫的修練,需要幾年,甚至十幾年的苦練。國外的這些各種拳各種道,前期效果好,而且是花裡胡哨的花架子多,所以頗受一些年輕人的追棒。這傢怡然跆拳道館,是滬城最厲害的一傢跆拳道館,這裡的教練最次的都是黑帶三段出身,而他們的館主,據說已經達到驚人的黑道六段,這是已經屬於大師級別的人物。一些白領平時工作忙,所以他們隻有晚上才有時間來這裡去練拳,而在館中的一片空地上,一位身穿跆拳道服的男人在給教員傳授著跆拳道的知識。“姿勢這樣,對,手臂抬高一些,胸向上挺一些,下盤要紮實。”男人一手托著一名女學員的腰,糾正著他的姿勢。不過從這傢夥的表情和動作上就能看出來,這傢夥揩油的成分比較多一點。“王老師,我能休息一下嗎?我真的累壞瞭。”女學員累瞭,她是一傢上市公司的白領,平時養尊處優的,簡單的幾個動作,就能讓她氣籲喘喘的。“行,大傢休息一下吧,我現在給大傢講一下我們練拳時的一些技巧。”王武叫停瞭所有練拳的學員,他開始給學員們講一些技巧。這傢夥的黑道四段,是有真水平的,他對於跆拳道的一些博擊技巧,十分的有見解,他口沫紛飛的給這些學員們講著,中間還夾雜著他一些半真半假的博擊經驗,不過這貨的口才好,所以他的學員們聽的如癡如醉的。“王老師,你說,是我們華夏的功夫厲害,還是跆拳道厲害?”有一個學員看他講的這麼精彩,忍不住問道。“華夏功夫?”王武笑瞭,他不屑的說:“那就和華夏的中醫一樣是個笑話,同級重量級別的對手,跆拳道能把華夏的功夫秒幾條街。”“這就是你的教練?”葉皓軒聽到這句話,極其的不爽,這傢夥侮辱華夏功夫就算瞭,偏偏還侮辱華夏的中醫?這讓葉皓軒這個醫聖情何以堪,靠,難不成他的中醫,是吹出來的?“是,跟他不熟,不知道他是這樣的人品。”梁佩珊皺瞭皺眉頭道:“我在這裡,叫梁秋盈,這是化名。”“我知道,我知道。”葉皓軒點頭,梁佩珊是不想讓人知道她的身份,不然的話在這裡就沒法安心的練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