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493章 善類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51:13

第2493章 善類一名大漢應該是這群人的頭,他臉上長著一臉的大胡子,而且看這群人兇神惡煞的樣子,恐怕不是什麼善類。“大哥閱女無數,這都能看出來,哈哈,厲害,真的是太厲害瞭。”人群中唯一一個長的像是奶油小生模樣的男人大笑道:“大哥,要不我去幫你問問電話。”“去吧小白,你可是號稱妹迷的,有你出馬,我相信你一定能行。”大胡子大笑道。“是啊,由你出馬,你一定能行的,小白去,加油。”一群人起著哄。“那好,讓我妹迷出馬,絕對沒有搞不定的事情,來,我們試試。”那個小白臉站起來,他徑直走到瞭梁佩珊的身邊,皮笑肉不笑的說:“美女,賞個臉,我……”“滾。”葉皓軒放下瞭手中的杯子,淡淡的吐出瞭一個字,他繼續吃著烤肉,似乎是沒有把這傢夥給放到眼裡。他媽的不管走到哪裡,都會有些傻逼上門來找不自在,能不能讓人安靜的吃一頓飯?能不能讓人安生一點?他不想打人的好不好。“你誰啊。”小白不爽的看著葉皓軒。“我是她男人,你當著我的面勾搭我女人,你還問我是誰?”葉皓軒怒瞭,他站起來盯著小白道:“三秒鐘,滾。”“你…”梁佩珊滿臉通紅,葉皓軒居然說是她男人,這讓她有些羞澀,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沒有生氣,反而,葉皓軒那種霸氣的樣子,讓她有些小興奮。天啊,這麼霸氣的一個男人,一舉一動都充斥著濃濃的男人味。“你媽。”小白才不吃葉皓軒這一套,他伸出手指著葉皓軒就要開罵。但是他感覺到自己的胸口一痛,緊接著,一股極大的力道從他的胸口傳瞭過來,伴隨著骨裂的聲音,他撲通一聲向後倒去,一路上人翻馬仰的,撞倒瞭不少的桌子。“特媽的敢對我兄弟動手,不想活瞭?”大胡子霍的站瞭起來,一群人氣勢洶洶的沖瞭過來,把葉皓軒和梁佩珊兩人圍在正中間。“別打擾瞭我們吃東西的興致,現在滾,我就當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葉皓軒淡淡的說。“你麻痹知道我們哥幾個是誰嗎?我們是東北八強,我……”大胡子對著葉皓軒惡狠狠的吼道。啪…這傢夥臉上挨瞭重重的一耳光,葉皓軒這一巴掌直接把他抽暈在地上,這大漢掙紮瞭幾下,然後便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瞭。“大哥,大哥。”其餘的幾個人連忙圍瞭上來,但是他們的老大現在已經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瞭。情知遇上高手的這幾個人,嚇的叭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一巴掌把人給抽暈,這特媽的簡直就不是人。“還要不要來,要打的話,我陪著你們玩。”葉皓軒看著這幾個幾乎嚇破瞭膽的漢子,他不由得咧嘴一笑。“不…不敢瞭,大哥,我們服瞭,我們服瞭。”其中一個大漢連連點頭,現在他們大哥都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瞭,指望他們幾個,怎麼可能跟葉皓軒抗衡?所以他們一個個都老老實實的趴在地上,動都不敢動。“我們的賬,順便結瞭。”葉皓軒指瞭指自己的桌子,然後帶著梁佩珊一起離開。“哈哈,霸王餐,我們這算是吃霸王餐嗎?”梁佩珊笑的前仰後揚的,她突然覺得葉皓軒這個人是越來越有意思瞭。“這個還不算,真正的霸王餐,是吃完瞭之後,我們溜走瞭。”葉皓軒想瞭想,他糾正道:“改天吧,改天我帶著你,吃一次真正的霸王餐。”“好,哈哈,我等著你那真正的霸王餐。”梁佩珊笑道,看看時間,已經不早瞭,她看著葉皓軒道:“該回去瞭,都凌晨瞭。”“今天開心嗎?”葉皓軒笑道。“開心,我很開心。”梁佩珊微微一笑道。“那好,改天,我繼續帶著你玩,我保證,有比這更刺激的。”葉皓軒道。“比如說,吃一次霸王餐?”梁佩珊想想自己吃霸王餐的場景,她忍不住笑瞭。“你要天上的月亮,我都能幫你弄下來。”葉皓軒自信的說。“真的?你說話可是要負責任的啊。”梁佩珊看瞭葉皓軒一眼道。“當然負責任。”葉皓軒道。“那好,那你幫我把天上的月亮給摘下來吧。”梁佩珊向天上一指。“你這…”葉皓軒傻眼瞭,他無語的說:“你真的要這個?”“當然,你剛才吹下來的牛,自己想辦法解決吧。”梁佩珊咯咯笑道:“你要讓我相信你,就按照我的話去做。”“那,水裡呢,自己撈吧。”葉皓軒向一邊的河裡一指,隻見一輪圓月在水裡晃蕩著。“你這是在耍賴。”梁佩珊生氣的看著葉皓軒道。“沒辦法,我隻能做到這麼點瞭。”葉皓軒笑道。“騙子,男人果然都靠不住……”“這怎麼能說是騙子呢。”葉皓軒笑呵呵的說。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向前走,夜,更加深瞭。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葉皓軒便起來瞭,然後梁佩珊起來,雪姨準備好瞭早餐以後,她吃過早餐,便到公司去瞭。現在的梁佩珊又恢復瞭一幅高冷總裁的形像,葉皓軒開著車,她坐到副駕駛室上一言不發,葉皓軒有些納悶,女人是不是都像她這樣多變?昨天她還是一幅瘋狂熱辣的形像,怎麼這一眨眼,就像是又變瞭一個人似的。到瞭公司,正常的打卡上班,葉皓軒跟著梁佩珊來到瞭她的辦公室前,一看到辦公室門,葉皓軒微微的一愣,他制止瞭梁佩珊開門的動作。“怎麼瞭?”梁佩珊眉頭一皺,她有些不太明白葉皓軒這是在幹什麼。“門被人動過瞭。”葉皓軒碰瞭門把手一下,然後推門走瞭進去,室內整潔如初,但是在葉皓軒看來,這裡面有被人翻動過的痕跡。梁佩珊的辦公室是不允許任何人進去的,除瞭一位做清潔的阿姨會偶爾進來打掃下衛生之外,基本上是沒有人進來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