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03章 你好歹也是男人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52:36

第2503章 你好歹也是男人但是他的手抽到瞭中途,卻被人一把抓住瞭,同時葉皓軒的聲音淡淡的傳瞭過來:“ 對女人動手,不太好吧,你要清楚,你好歹也是一個男人啊。”“男人怎麼瞭?男人就不能生氣瞭?我艸,你特媽的放手,你敢在抓我手一次試試,看我不弄死你。”胖子囂張的對葉皓軒吼道。“傻逼,我忍你很久瞭。”葉皓軒冷笑瞭一聲,他抓著胖子的右手,然後猛的向一側一甩,胖子龐大的身軀猛的被他甩瞭起來,那足足二百五十斤重的噸位撲通一聲伏倒在地上,地板發出巨大沉悶的響聲。葉皓軒這一下雖然沒有出重手,但是這傢夥卻摔的不輕,他趴在地板上,半天沒有回過神來,良久,他才吃力的抬起頭,對著葉皓軒吐出:“你媽。”“還不老實?”葉皓軒冷笑瞭一聲,他一步走上前,對著這傢夥的嘴巴踹瞭過去,噗,幾顆牙齒伴隨著一陣血花四濺,這傢夥撲通一聲倒在地上,他的牙齒和嘴巴裡的血四處飛濺,他登時老實瞭,在也不說話瞭。世界終於清凈瞭,葉皓軒彈瞭彈身上的灰塵,他看瞭一眼目瞪口呆的梁少博道:“剩下的事情,你搞定吧。”“放心,我能搞定,不就是一個暴發戶嗎?呵呵,你不知道滬城有多少暴發戶,都是靠著我們梁氏集團活著呢,這一個傻逼,賺瞭點錢,還真的以為自己是土豪瞭?”梁少博回過神來,他向葉皓軒伸出大拇指道:“簡單粗暴,我喜歡。”“哈哈,在外面混,當然也不能落瞭你梁大少的面子啊。”葉皓軒哈哈大笑道。“行,我們一會兒在玩,先把這胖子給解雇瞭,小麗,這傢夥叫什麼,什麼來頭?”梁少博爬瞭起來,他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他,他叫李強吧,具體 不知道,我隻知道他開一傢不算大的公司,貌似是做手工編織袋的,因為供貨量大,所以賺瞭點錢。”小麗答道。“李強,長遠紡織袋公司瞭?”梁少博瞥瞭這傢夥一眼道:“果然是我們梁傢的供應商。”“你,你是誰?”李強滿嘴噴血,但是看到梁少博隻聽他的名字,就能準確的說出他的傢底,這讓他有些詫異。“我看你就是傻逼吧。”梁少博笑瞭:“你做的東西,全部供應到我們梁氏集團,你特媽的得罪人的時候,也不看看誰是你的金主?”“你傻啊,我跟你說瞭,這是梁少博,梁氏集團的梁少。”領班翻著白眼,這傢夥也真的是醉瞭,仗著自己賺瞭幾個小錢,他還真燒起來瞭,他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其實最不缺的就是有錢人嗎?現在好瞭,自己種下的苦果,自己吃吧,這個誰也幫不瞭他。“梁,梁少,你是梁少。”胖子幾乎要尖叫瞭起來,雖然剛才喝瞭點酒,但是現在被葉皓軒一巴掌給打醒瞭,他現在才反應過來,眼前這個年輕人,貌似就是自己的金主啊。他是梁少博,自己的那個小破公司,全是靠著梁氏集團才能活下去瞭,可是現在倒好,他就這樣把梁氏集團的大少給得罪瞭?他現在後悔的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嘴巴子,他怎麼就這麼賤,要是他早知道這是梁少博,就算是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得罪梁少博啊。“梁少,我有眼無珠,我就是屬狗的,您可千萬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啊,您就當我是個屁,把我放瞭吧。”胖子在也顧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瞭,眼前的這一位,可是他的金主,可是他居然把自己的金主給得罪瞭,這讓他幾乎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大嘴巴子。要是他一早知道這是梁少博,這是他們公司賴以生存公司的大少,就算是借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你是狗?那你學個狗叫吧。”梁少博哈哈大笑,他可向來不是一個仁慈的主,這傢夥得罪他瞭,就算是不死,也得扒一層皮下來,開玩笑,敢得罪他梁少博的人,現在還沒有出生吧。“汪汪。”這胖子倒也放得開,他毫不猶豫的學瞭兩聲狗叫,而且他學的十分逼聲,讓在場看熱鬧的服務員們暗笑不已。“喲,學的挺像的啊。”梁少博有些詫異的看著這傢夥道:“如果不是看著眼前你這麼一大坨的人,我還真的以為跟前站著一條狗呢。”“梁少,梁少,以前祖上就是打獵的,世代都生活在深山裡面,有些時候為瞭引誘獵物,所以就學瞭這一套本領,您要是想聽,我保證能學來任何東西的叫聲。”李強小心翼翼的帶著笑,他對梁少博說。“不錯嘛。”梁少博笑瞭:“挺逼真的,不錯不錯,我現在倒對你感興趣瞭啊,不過嘛。”本來聽著梁少博話裡的意思是不跟自己一般見識瞭,但是梁少博接下來的話卻讓這胖子的心又吊瞭起來,他哭喪著臉說:“梁少,我知道我做錯瞭,您放過我這一次吧,隻要你放過我這一次,以後,我就是您的狗。”“想做我狗的人多瞭去瞭,也不見得是任何人都有資格做的。”梁少博微微一笑道:“葉無常,你覺得,我怎麼教訓他比較好呢?”“梁少如果是打算放過他,但又不甘心的話,完全可以變著法子玩他。”葉皓軒惡毒的說:“脫光衣服跪在大廳,或者說穿上女裝搶服務員,這些都是不錯的。”“不錯。”梁少博眼前一亮,他一拍大腿道:“哈哈,這種好事,我以前怎麼沒有想得到呢?哈哈,吳姐,你們這裡有沒有大號的旗袍裝?”吳姐就是這裡的領班,她連忙走上前道:“有有,不過讓他穿上,還是有些嫌小瞭。”“小點沒事,隻要能穿上就行瞭。”梁少博指著李強道:“你讓他穿上一件旗袍,站到大門口去當迎賓,今天晚上,沒有我的允許,他不能離開,清楚瞭沒有?”“清楚瞭,放心吧梁少,保證讓您心滿意足。”吳姐咯咯笑瞭起來,這整人的方法她還是第一次用,不過想想應該也挺滑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