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05章 與眾不同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52:54

第2505章 與眾不同“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人,肯定是有智慧的,這個不用多說。”葉皓軒笑瞭笑道:“不過你的言辭,貌似有些犀利啊。”“我就這樣,心直口快。”陳傾月笑瞭笑,她看著葉皓軒道:“大多數的人,來這裡都是娛樂的,可你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這是為瞭什麼?難道你不喜歡這裡的項目嗎?”“不是不喜歡,而是不感興趣。”葉皓軒搖搖頭道:“十賭九輸,這個道理我想你也懂。”“哦,這個地方是沒有內幕的,輸贏全靠運氣,你說你不感興趣,我隻能說你對錢不感興趣,你是想來獵艷的。”陳傾月笑道。“也不是,我隻是想呆在這裡靜一靜。”葉皓軒道。“這麼巧,我也想在這裡靜一靜,我們一起吧。”陳傾月做出一幅訝然的樣子道:“要不,你請我喝一杯吧。”“當然可以,服務叫。”葉皓軒叫來瞭服務員,然後笑道:“想喝什麼,請隨意。”這個地方的酒水也不是全免費,一些名貴一點的酒水,都是要收費的,所以必須要有人買單才行。“這麼痛快,難道你不怕我是酒托嗎?”陳傾月驚訝的看著葉皓軒,她對於葉皓軒的豪爽感覺到好奇,這裡的收費酒水,最便宜的也要數萬一瓶,好一點的甚至達到數十萬,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男人?“哈哈,你是酒托就更好瞭,我剛贏瞭幾百萬,正愁著花不出去呢。”葉皓軒哈哈大笑瞭起來。“一瓶皇傢禮炮。”陳傾月笑瞭笑,隨意點瞭一瓶酒。很快,酒上來瞭,兩人舉杯共飲,酒一喝多,話自然也就多瞭起來,陳傾月很快有瞭醉意,她笑道:“知道為什麼我喜歡喝烈酒嗎?”“不知道,每個人的口味不一樣吧。”葉皓軒道。“就像是一朵花,烈酒越燒,就越嬌艷。”陳傾月幽幽的說。“你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啊。”葉皓軒笑瞭:“我對你的故事很感興趣,如果你心裡有不痛快,或許可以在這裡吐出來。”“我從來不向陌生人吐露心聲的,我現在隻是想找個人喝一杯罷瞭。”陳傾月笑瞭笑,她在次舉杯,喝酒…然後她的腦袋一歪,猛的向一側倒去。她居然不勝酒力瞭,本來這個女人一上場就點伏特加,葉皓軒以為她挺能喝的,可是沒有想到她居然是屬於那種一杯就倒的類型。“你沒事吧。”葉皓軒連忙扶住瞭她。“沒事,我能喝,我……我能去下洗手間嗎?”陳傾月明顯的站不穩瞭,她的身體無法讓她在逞強下去瞭,她按著胸口,有些痛苦的說。“走,我扶你去。”葉皓軒苦笑,他扶著這個女人到瞭洗手間。在洗手間裡,陳傾月吐的天昏地暗的,而且她身體軟綿 綿 的,連站都站不穩,葉皓軒隻得無奈的扶著她,然後看她的樣子實在是痛苦,所以他拿出瞭針,在她身上刺瞭幾下。葉皓軒的這幾根針一刺下去,陳傾月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放在冰凍的冰箱裡一般,一股清爽的感覺讓她瞬間清醒瞭過來。“沒事瞭吧?”葉皓軒收起瞭針道:“喝酒傷胃,你以前應該挺能喝的,但傷過一次,以後身體就會越來越差,酒少喝,別不服氣,有些事情勉強不得瞭。”“你還是醫生?”陳傾月對葉皓軒越來越感興趣瞭,她看著葉皓軒收好的針,好奇的說:“你還是中醫?”“兼職,略懂一點罷瞭。”葉皓軒笑瞭笑道:“這年頭,不掌握幾個技能,都不好意思出來混。”“厲害,這麼年輕的中醫。”陳傾月洗瞭把臉,讓自己清醒瞭一點,她精神一振道:“你這個人,有點不解風情啊。”“我怎麼就不解風情瞭?”葉皓軒無語,這是什麼跟什麼?難不成扶她到洗手間順便替她醒酒,自己反倒是不解風情瞭。“一個女人找陌生人喝酒,而且喝的爛醉,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心情不好,她想找個男人放松一下,我這麼說,你是不是覺得你錯過瞭一個艷遇?”陳傾月笑瞭笑道。“不這麼認為,喝醉 瞭多沒意思,我要是喜歡一個女人,我會讓她在清醒的狀態下雙重征服她的肉體和精神。”葉皓軒無所謂的說。“咯咯,我發現你這個人真有意思,電話給我。”陳傾月向葉皓軒伸出瞭手。葉皓軒把自己的手機送瞭上去,陳傾月輸入瞭自己的手機號,然後震動瞭一下,把手機還給瞭葉皓軒,她咯咯笑道:“你是一個有意思的人,我覺得以後我們能交往一下。”“你這麼肯定我沒有女朋友?”葉皓軒詫異的問。“這跟你有沒有女朋友沒有關系。”陳傾月道:“我隻是單純的感覺你這個人有意思,我也覺得,我們以後還會見面。”“好吧,我想多瞭。”葉皓軒尷尬的笑瞭笑,他接過瞭陳傾月遞過來的手機,然後收瞭起來。“你不對我的身份好奇嗎?”陳傾月對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不好奇,不管你是什麼身份,都不是我這個階層能接觸 得到的。”葉皓軒無所謂的說。“哈哈,你挺有自知之名啊,你是做什麼的?醫生?”陳傾月道。“不是,以前是醫生,但是來瞭滬城之後就改行瞭,我現在做別人的保鏢。”葉皓軒道。“能打嗎?”陳傾月看瞭看葉皓軒的身材,她覺得葉皓軒的身材並不是很高大,在她的印像裡,那些能打的男人無一不是人高馬大的。“能打。”葉皓軒一點頭。“為什麼不去做醫生瞭?”陳傾月問出瞭這個很多人都問過葉皓軒的問題。“這個,可以不說嗎?”葉皓軒苦笑,不是他不想回答這個問題,而是他覺得這個問題很蛋疼。“為什麼?”陳傾月緊追不舍的問:“難不成你還有什麼難言之隱嗎?”“難言之隱倒是沒有,隻是這個問題已經有很多人問過我瞭。”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我的回答都是一樣的,我說我是想換個生活方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