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16章 小兒科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54:24

第2516章 小兒科“老王,你說我們這一次是不是玩的有些大瞭?”說話的漢子是張軍,他的膽子比較小,今天做瞭這件事情,一直感覺到心驚膽戰的,他生怕外面的警察找上門來,到那時候他真的就完蛋瞭。“你怕什麼?”王五抽著煙道:“你也不看看今天找我們做這件事情的人是誰,沒事,我們今天晚上就動身,反正拿瞭錢,到外地去避避在說。”“我們以前雖然是小錯不斷,但那些跟今天的這件事情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兒科瞭,我覺得我們是有必要到外地躲 躲瞭,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張軍翻瞭個身嘆道:“唉,你說我怎麼就把持不住呢,明知道這件事情鬧大瞭對我們不好。”“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王五是個狠角色,他吐著煙圈道:“我說老張,你那膽子也該練練瞭,看守所我們兄弟倆進瞭也不止是頭一次瞭。”“我知道,我知道,可是這件事情,我心裡還是沒譜,畢竟這可是綁架啊。”張軍點頭道:“要是真的東窗事發,我們哥倆這一次可以悲劇瞭。”“你放心吧,天塌瞭地頂著,腦袋掉瞭碗口大的疤,你看我們都三十多的人瞭,還是這樣混日子,如果不拼一把,上面的老大怎麼可能會把我們看到眼裡?”“在說瞭,不就是一個女人嘛,你也知道那幫人是什麼來頭,這女人落入那幫人的手裡,我就不相信她還有翻身的機會。”王五冷笑道。“也是,我呀,現在年紀越大,越有些杞人憂天瞭。”張軍自嘲的笑瞭笑,然後他坐瞭下來,繼續吞雲吐霧瞭起來。“不過今天那個女人,可真是有錢人啊,你看她住的那個小區,至少都是中產階級以上的人才能在裡面住的,還有她的房子,她的衣著。”王五羨慕的說:“她們那些人,起點天生就比我們高,哼,能有今天的下場,也是她活該。”“對,是她活該,老王你這麼一說,我心裡的負罪感反而少瞭,哈哈,那娘們兒長的真不錯,是極品,可惜時間太倉促瞭,不然的話我們還真得好好的跟那小娘們兒玩玩,可惜瞭,真的是可惜瞭。”張軍邊說邊搖頭。“媽的,你特媽的就這點出息瞭,總有一天,你會死在女人的肚皮上。”王五笑罵著,兩人拿起酒瓶子,對著碰瞭一杯,然後仰著脖子灌瞭一口。“你說老王,我們老大要我們找那個女人幹什麼?看那女人的樣子,不像是會借高利貸的人啊,她那麼漂亮,往哪個有錢的老板床上一躺,錢分不分分鐘就來瞭,她犯得著去冒這麼大的險去借高利貸嗎?”張軍又道。“那可說不好。”王五笑呵呵的說:“不過,這些事情與我們無關,我們隻管拿錢辦事就行瞭,嘖嘖,不過那女人也真值錢,幹這一票,我們一年就不用開張瞭,哈哈,接下來就能花天酒地的玩瞭。”“哈哈,是啊,錢真是個好東西,我們可不能給錢過不去啊,來來,我們喝一杯。”張軍也哈哈大笑,兩人現在有睦得意忘形瞭。“錢是個好東西,但前提是你得有命花才行啊。”葉皓軒的聲音從外面冷冷的傳瞭過來。“什麼人?”兩人一個激靈,幾乎是同時站瞭起來,他們伸手就向後腰摸去,這裡平時都放著刀子,可是他們今天這一摸,不由得有些傻眼瞭,因為他們身後的刀子早就不見瞭。兩人這才想起來,他們在這裡本來就是花天酒地把妹子來瞭,刀早就下瞭,現在還能從哪裡找刀?而就在他們這一愣神的瞬間,葉皓軒已經進來,把門反手鎖瞭上去。“你是誰,你特媽的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滾出去。”王五破口大罵。但是他的話音剛落,葉皓軒的身形已經化做一道殘影,瞬間襲到瞭那傢夥的身邊,緊接著葉皓軒一拳砸在瞭這傢夥的肚子上。這貨不說話瞭,他噗的一聲把剛才喝進去的酒全部吐瞭出來,然後歪著肚子躺到瞭一邊,手腳同時抽搐瞭起來。“你……”張軍掄起一張椅子就要上前,但是葉皓軒一把卡住瞭他的脖子,把他重重的摔到瞭地上,張軍摔的七葷八素的,他趴在地上扭曲瞭起來。“我今天來找你們兩個,你們知道什麼意思吧。”葉皓軒顯得很客氣,他笑呵呵的說:“把你們短簡的事情,全部給我講一遍,我今天放瞭你們。”“你是誰,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王五咬著牙吼道,這傢夥可不像是他表面那樣老實,他在找著機會反撲葉皓軒。“來,這是你們的刀子,你可以拿著刀子來戳我,沒事,來吧,我知道現在你們兩個肯定不服氣。”葉皓軒甩出瞭兩把刀子在兩人的跟前,向著兩人招招手。王五和張軍對視瞭一眼,兩人蹭的從地上爬瞭起來,撿起瞭地下的刀子,對著葉皓軒就猛撲瞭過來。砰砰,兩聲悶哼,兩人又被葉皓軒重重的甩到瞭地上,他們的匕首已經扭曲的不像樣子瞭,他們趴在地上,半天沒有緩過來。“怎麼樣,還要不要來瞭?”葉皓軒笑吟吟的說:“如果要來的話就來,我還給你們機會,但你們不要浪費時間。”兩人對視瞭一眼,他們兩個不服氣,他們不相信葉皓軒這麼一個小身板的人居然能幹得過他們兩個,於是兩人又嗷嗷大叫的沖瞭起來,向葉皓軒撲去。然而結果還是一樣,撲通撲通兩聲,兩人撲倒在地上,這一次葉皓軒下手比較重,他們在地上痛苦的翻滾扭曲著,在也爬不起來瞭。“今天做瞭什麼事情,說。”葉皓軒一腳踩在瞭王五的胸口。“哎喲,大哥,大哥輕點,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啊,千萬不要下重手,疼。”王五慘叫瞭起來,他的狠勁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瞭。“說。”葉皓軒把腳松瞭松。“大哥,我們兄弟兩個平時都是混口飯吃,要是不知道在哪裡得罪瞭兄弟,還請兄弟多多包涵一點。”王五是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那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