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31章 不正常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56:49

第2531章 不正常“我不清楚。”梁佩珊沉默瞭片刻道:“或許是為瞭錢,或許是為瞭其他的東西,或許是她被那個組織給洗腦瞭。”“但是不管出於什麼原因,那有一點是絕對肯定的,那就是,她真的是那個組織的人。”梁佩珊看著李茹,她誠懇的說:“我也派人試圖與她接觸過。”“一來我想解救她出來,二來我想弄清楚她背後的那個組織到底是想做什麼,但是我失敗瞭,因為她的情緒現在極其不正常。”梁佩珊道。“不正常?她怎麼不正常瞭?佩珊,你告訴我,她現在到底怎麼瞭?”李茹有些震驚的說。“她被洗腦瞭,而且她固執的認為,她在那裡能得到想擁有的一切,金錢、權勢,甚至是青春永駐,我不清楚那些人到底是怎麼給她洗腦的,但是她現在明顯很瘋狂,對不起,我盡力瞭,我想解救她出來,但可惜的是我失敗瞭。”“不,不怪你,她怎麼會這樣,她為什麼會這樣?”李茹有些無力的坐倒在椅子上,她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掏空瞭。這些天,她一直都在想辦法救回自己的母親,而且為瞭這個目標,她甚至不惜出自己最好的朋友,但是現在她得到的,卻是這樣的一個結果,這讓她實在是接受不瞭。她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她有些無神的坐倒在椅子上,一時間有些雙目失神。“不管怎麼樣。”梁佩珊嘆瞭一口氣道:“你還是我最好的朋友,這一次的事情,我就當做沒有發生過,而且,伯母的事情,我會繼續跟進的,我也希望,你不要放棄。”“做你的朋友?我…還配嗎?”李茹一時間淚如雨下。雪姨的宵夜很快就做好瞭,葉皓軒吃瞭一碗銀耳蓮子粥,他看瞭看樓上,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我姐到底在跟她說什麼?”梁少博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說:“要我說,叛徒就是叛徒,沒有什麼好說的,她出賣我們梁氏,出賣我姐姐,就不可原諒。”“人有些時候是有苦衷的。”葉皓軒放下瞭碗,他搖搖頭道:“你這種闊少,是不明白普通人的疾苦的。”“那我是不是也得變成普通人,去體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梁少博也放下瞭碗。“我覺得也是。”葉皓軒笑瞭笑道:“你得放下你大少的身份,然後到郊區的一些地方去做一些苦力,到那時候你就會體會到人間到底有多少疾苦。”“這感覺,有點像是皇帝老子微服出訪啊。”梁少博來瞭興趣:“那行,改天我就去郊區的工業區裡逛逛,看看在那裡能不能領悟到些什麼。”“那你可得輕裝上陣瞭。”葉皓軒笑道:“不帶錢,也不和任何人聯系,能在那裡呆上一個月,就算你厲害。”“你別看不起人,其實我也是挺能吃苦的。”梁少博嘿嘿一笑道:“我吃過的苦也挺多的。”就在這個時候,梁佩珊從樓上走瞭下來。“姐,那賤人呢,她現在哪裡?”梁少博霍的站瞭起來,他抹瞭一把嘴道。“閉嘴。”梁佩珊瞪瞭梁少博一眼道:“她還是她,以後,我不允許你對她不恭敬。”“姐,你沒事吧。”梁少博有些摸不著頭腦,他有些無語的說:“那個女人出賣你啊,她都差點把你給賣瞭,你現在還是這樣替她說話,你腦袋沒毛病吧姐。”“我在做什麼,我心裡最清楚,葉無常說的對,她也是有苦衷的。”梁佩珊瞪瞭梁少博一眼道:“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我現在正式警告你一次,以前你做過什麼,我不跟你計較瞭,但是以後,她還是我朋友,明白瞭沒有?”“明白,好好,我明白瞭。”梁少博無語的搖頭道:“姐,我覺得你還是太仁慈瞭,你這樣不行的,如果你這樣下去,你會吃虧的。”“行瞭,吃完瞭東西趕緊走。”梁佩珊揮揮手。“好好,我走,我走。”梁少博有些生氣,他感覺自己好心被人當做驢肝肺瞭。“對瞭,你不是說想放松一下麼?我們安排一下,去外地的森林裡面去打幾天獵放松放松?”梁少博回過頭,畢竟這是他親姐。“這件事情你看著安排吧,我到時候跟著去就是瞭。”梁佩珊揮揮手道:“行瞭,時間不早瞭,你回去吧。”“好,那就這樣定瞭,我安排安排。”梁少博這才笑嘻嘻的離開。“你打算出去玩幾天?”葉皓軒有些詫異的看著梁佩珊,他有些不相信,這個女人居然會出去玩,在葉皓軒的印像裡,梁佩珊就是屬於那種工作狂的類型的。她隻會沒日沒夜的工作,拼命的工作,但是這樣一個工作狂一般的女人,她居然會想到出去休閑一下,這讓葉皓軒有些想不通啊,她是受瞭什麼刺激嗎?“不要用這麼一幅奇怪的表情看著我。”梁佩珊瞪瞭葉皓軒一眼道:“我也是人,我也會累,我為什麼就不能去休息一下呢?”“那個……我不是這個意思啊。”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我隻是覺得你的形像一向是工作狂那種形像的,如果不是你說你要出去玩幾天,我還真的有點不相信。”“沒有什麼相不相信的,我隻是一個女人罷瞭,最近這段時間事情太多,我想出去散散心也是正常的。”梁佩珊道:“不過要安排好公司的事情在說,不然的話就算是出去瞭心裡肯定也會掛念著工作的。”“做為你的安全主管,我是不是得把你的行程給安排好?”葉皓軒笑瞭笑道。“不用,有你跟著就行瞭,註意保密就好瞭,本來打算帶著茹茹去的,但是發生瞭這樣的事情,她的情緒有些不太好,我想讓她在傢裡冷靜一段時間在說。”梁佩珊道。“攤上瞭這樣的母親,換瞭誰情緒都不會太好的。”葉皓軒無奈的一攤手道:“不過關於她的事情,你一直都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