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50章 我警告你

发布时间: 2022-11-13 21:59:59

第2550章 我警告你“沒意見,而且這也是我很樂意看到的。”陳傾月微微一笑,她看向陳洋的目光,已經開始有些不善瞭起來。“陳傾月,你不要忘瞭你的身份,你不過是一個養女,你在我們陳傢就是一條狗,不,連一條狗也不如,我警告你不要……”這貨的狠話還沒有說完,葉皓軒就一把抓住瞭他的頭發。“啊,你放開啊,孫子,你知道我是誰嗎,我……”陳洋的尖叫聲嘎然而止,卻是葉皓軒及時的一掌揮出,一巴掌拍在這傢夥的嘴上,讓他及時的閉上瞭嘴。接下來,就是一番慘無人道的折磨,葉皓軒把這貨放倒在地上,然後一隻腳踩著他的背,讓他沒有辦法站起來,一隻手抓著這貨油光滑亮的頭發。“今天呢,我沒有別的意思,真的,我隻是想教教你如何做人。”葉皓軒笑呵呵的說:“這是你姐,不管她跟你有沒有血緣關系,不管她是不是養女,她都是你姐,所以,你得學著如何尊重她。”“喂喂,我在說話,你一個勁的發抖幹什麼?你冷嗎?拜托,現在是夏天啊。”葉皓軒說著一扯這貨的頭發,把他從地上扯瞭起來。隻見這傢夥在瑟瑟發抖著,他狠狠的盯著葉皓軒,嘴裡迸發出兩個字:“傻逼。”“那就是說,沒的商量的餘地瞭,真可惜。”葉皓軒搖搖頭,他抓著這傢夥的頭發,猛的向下按去。雖然不是水泥地,但這傢夥的腦袋自然也沒有辦法跟山體上的青石比,葉皓軒抓著這貨的腦袋,重重的向下按去,一下,兩下。剛開始的時候,陳洋還能罵出聲,他還敢對葉皓軒放出幾句狠話,但是他的聲音卻是越來越小,到最後,他連掙紮的力氣也沒有瞭。葉皓軒一把將他翻瞭過來,陳洋趴在地上就像是死狗一樣。“你知道她是誰不?”葉皓軒指瞭指陳傾月,他咧嘴一笑。“知…知道。”葉皓軒的笑雖然不是很難看,但是在這傢夥看來,葉皓軒的笑無疑就是惡魔,他的嘴唇不停的抖動著,葉皓軒胖揍他一頓之後,他終於安分瞭。“她是誰?”葉皓軒對這貨的回答很滿意,他一點頭道。“我…我姐。”陳洋快哭瞭,真的,他從來沒有見過像是葉皓軒這樣能折磨人的,這傢夥在他的眼裡,簡直就是魔鬼。“你最好讓你姐原諒你,不然我今天不會放過你。”葉皓軒笑瞭:“我這個人有些時候太固執瞭,我看不慣那些目無尊長的人。”“姐,我求你,原諒我這一次吧。”陳洋想都沒想,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哀求瞭起來。陳洋這一次算是艨逼瞭,他是真的遇到克性瞭,想當初他在深城的時候,也是呼風喚雨一般的人物,他不管是走到哪裡,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是他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虧真的。一邊的陳傾月也有些發愣,因為她清楚自己這個沒有一點血緣關系的弟弟,她清楚這傢夥到底有紈絝,如果不是她親眼所見,她也不坐相信, 這個向來自負自大的傢夥,被人按倒在地上打的像是死狗一樣。“道歉就要真誠點,要發自內心的道歉才算是真正的道歉,而不是像你這樣被人逼著。”葉皓軒冷笑瞭一聲,他這才松開瞭這傢夥的頭發,把他給丟到瞭一邊去。“道歉……”葉皓軒向陳傾月指瞭指:“認真點,她是你姐,明白瞭沒有。”“明白,我明白瞭。”陳洋這一次真的是老實瞭,他清楚如果自己不按照葉皓軒的話去做,自己肯定會被揍的更死。即使是葉皓軒松開瞭他,他也不敢有所造次,他老老實實的跪倒在地上,哭喪著臉道“姐對不起,是我錯瞭,我對不起你。”“表情,表情真誠點,要笑著點,對對,就是這樣。”葉皓軒如果去教學他絕逼是一個十分嚴格的老師。這傢夥臉上的表情有些不情願都被葉皓軒看到瞭眼裡,隨著葉皓軒的吆喝,陳洋隻得勉強擠出瞭一點笑意,僅僅隻是一點,但至少大傢能看得出來他是在笑。“怎麼樣,你對你這個弟弟的道歉還算滿意吧。”葉皓軒這才滿意點點頭,他轉過身來對陳傾月笑道“姐,姐是我錯瞭,我以後不敢瞭,你饒過我這一次吧。”陳洋不住的求饒,他倒不是怕陳傾月,他是怕葉皓軒,他生怕陳傾月流露出一點不爽的表情來,那樣的話這傢夥肯定還是不會放過自己的。“行瞭,滾吧。”陳傾月向山下一指道:“老爺子現在正在談事情,你在外面等著,等他老人傢把事情給談完瞭之後在去向才爺子問安,清楚瞭吧。”“清楚瞭,我都清楚瞭。”陳洋不住的點,不管怎麼說,陳傾月隻要肯放過他瞭,那就沒事瞭。他本來要離開,但是他畏畏縮縮的看瞭葉皓軒的表情一眼,連忙又回到瞭願地,這個煞星還沒有點頭呢,他怎麼敢輕易的離開。“好瞭,滾吧。”葉皓軒揮揮手,他簡直要笑瞭——這傢夥真的是吃軟怕硬的害夥,別看他對上陳傾月的時候一幅不可一世的樣子,但如果你真的把他給打怕瞭,他在你的跟前就像是孫子一樣的乖。“謝謝大哥,謝謝。”陳洋點頭哈腰的離開。“記住瞭,我叫葉無常,以後報復的話可以直接來找我。”葉皓軒指瞭指自己。“不敢,不敢。陳洋連連點頭,他像是孫子一樣的離開瞭。“你整人,挺有一套的嘛。”陳傾月看著陳洋落荒而逃一般的背影,她不由得笑出聲來。“這傢夥是個刺頭吧。”葉皓軒笑瞭笑道。“不錯,是一個刺頭,在深城的圈子裡是出瞭中的紈絝,不過因為陳傢的緣故,所以這傢夥從來沒有吃過虧,今天算是一次。”“對於不聽話的人,你隻要記住一點就夠瞭。”葉皓軒微微一笑道。“哪一點?”陳傾月有些好奇的看著葉皓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