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54章 深入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00:33

第2554章 深入“據情報,你已經初步取得她的信任瞭。”邵清盈看著桌子上的一份資料道:“不過還不夠深入,而且她現在傢族裡正在度著一些難關,所以你要把這些難關幫她搞定瞭才行。”“真是麻煩,如果能強來多好,借她一點血而已。”葉皓軒苦笑道。“除非她本人意願,否則的話怎麼也沒有用的。”陳若溪搖搖頭道:“她血脈隻有億萬分之一的可能才會出現,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機會,唯一一個能溝通三千世的機會,所以你一定要把握好。”“不過現在似乎是有一個神秘的力量盯上我們瞭。”葉皓軒道:“我覺得對方的動機不純,同樣是為瞭她的血脈而來,告訴我,她的血脈,除瞭和三千世界的屏障有關系之外,還有其他什麼作用。”“解封一些遠古的秘密,比如,長生不死。”陳若溪嚴肅的說:“你所說的,我們都清楚,那個組織我們已經關註上瞭,必要的時候會和你溝通的。”“連你們也不清楚那個組織是什麼組織嗎?”葉皓軒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他一直認為特勤局對於這個世界上的情報都是瞭如指掌的,換句話說,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他們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對於打梁佩珊主意的那個神秘組織,現在特勤局裡面的情報也基本為零,這就讓葉皓軒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瞭。“我們也不是萬能的,你們把我們想的太神瞭,好瞭,我們會重點關照下那個組織的,必要的時候會和你溝通一下的。”陳若溪道。“這麼久沒見瞭,難道就沒有人想我嗎?”葉皓軒笑道。“沒人想,你現在可以任性的和那位大總裁談情說愛,這一次沒有人反駁你,我們都支持你,感動吧,不謝,我們現在有些私事要談,所以不多說瞭,另外,你上一次向特勤局裡求援,要幾個得力的人選,現在人已經選好瞭”“是誰?”葉皓軒問。“凌霄,她不久後就會到達滬城到時候 會聯系你的。”邵清盈微微一笑,不給葉皓軒任何反應,及時的切斷瞭聯系。“喂喂你們有沒有搞錯啊,為什麼會是她?怎麼會是她啊。”葉皓軒感覺到一陣濃濃的蛋疼,怎麼會是凌霄這個女人?他和凌霄之間,一向是不對頭的,這些人又不是不知道,可是他們還是要派凌霄來,這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啊。不過報怨歸報怨,這都是組織上的安排,就算是葉皓軒心裡有些鬱悶,有些不爽,他也隻能認瞭,早知道樣,他根本不會向這些人求救的好不好。本來他有心想讓換人過來,但是想想凌霄這個女人的個性,是一條道走到死的,所以他也就打消瞭這貨的念頭。就在這個時候,別墅的門響瞭,葉皓軒轉身看向一邊的監控,這裡每一幢別墅都有一個可視監控,當有人按別墅的門鈴時,這裡就會顯示出來。葉皓軒剛來這裡,還沒有來得及在這裡裝上他的系統,可他這一看可視監控不打緊,不由得愣瞭愣。隻見按門鈴的人就是於成東,這傢夥人模狗樣的在按門鈴。葉皓軒覺得,他現如果把門給打開的慶,絕逼會和這傢夥進行一場撕逼的,所以他覺得還是不去開門比較好。讓這貨在這裡按一會兒,如果沒有人的話,他就會離開瞭,可讓葉皓軒意外的事情發生瞭,這傢夥按瞭一陣門鈴,發現裡面沒有人,他便直接拿瞭一把感應的鑰匙,把別墅的門給打開瞭。這一幕讓葉皓軒說不出話來,這個休閑山莊的別墅雖然是對外租的,但是這個地方承諾高度的私密,會給人一個全新的私人空間。可是現在倒好,梁佩租的別墅,還沒有來得及往裡面住,就朋人直接拿著別墅的鑰匙進來瞭,這讓葉皓軒感覺到蛋疼加無語。而且看這孫子進這裡的時候,一幅理所當然的樣子,絲毫沒有因為自己闖入別人的傢裡而感覺到羞恥或者不自在。於成東拿著鑰匙,直接打開瞭客廳的門,當他打開瞭站以後,看到客廳裡面燈火通明,他不由得愣住瞭。而他的目光瞬間又變得不善瞭起來,因為他清楚的看到,葉皓軒大模大樣的在室內坐著,而且他還在悠閑的喝著咖啡。“你怎麼會在這裡?”於成東不動聲色的走瞭進來,他走到瞭飲水機旁倒瞭一杯水,然後目光不善的盯著葉皓軒。“你現在問的話,應該是我問你的才對吧。”葉皓軒瞥瞭於成東一眼道:“這裡似乎不是你傢,也不是你的私人別墅,你就這樣直接走進來,會不會有些不太好?”“我在問你,你是怎麼進到這時來的。”於成東不耐煩的說:“我問你話的時候,你最好老實的回答我,因為我的耐心有限。”很會裝逼,很會惡人先告狀的一個人,這是葉皓軒對於成東的評價,這傢夥不是一個善茬啊。“我是梁總的保鏢,貼身的那種。”葉皓軒註意著於成東臉上表情的變化,隻見這貨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不自然,他接著說:“所以梁總在哪裡,我也會出現在哪裡。”“你很快就不是她的保鏢瞭。”於成東一臉的戾氣:“我已經為梁總新找瞭一位保鏢,女性的,畢竟男女有別,你一直跟著她,不是很方便。”“怎麼不方便瞭?我感覺挺方便的,真的。”葉皓軒笑呵呵的說:“她出門的時候我為她開車,她吃飯的時候我為她點餐,甚至她洗澡的時候,我可以給她遞毛巾,我們相處的很愉快的。”“姓葉的,你要弄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不過是一個保鏢罷瞭,不管是在梁氏也好,在其他的地方也好,都沒有你說話的份。”於成東大怒,他清楚葉皓軒是在激怒他。“哦,那你也要註意你的身份啊。”葉皓軒笑瞭,對於這種人,他向來也是絲毫不客氣的:“你也要弄清楚,你不是梁總的傢人,你無權替她決定什麼,她請什麼人來做也的保鏢,是她的自由,這與你貌似也沒有多大的關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