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55章 你不理解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00:40

第2555章 你不理解“我們的關系,豈是你這麼一個小人物能理解的?”於成東冷笑瞭一聲道:“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馬上滾出去,我可以不跟你計較。”“謝謝你於成東,你讓我真正的見識到瞭什麼叫做惡人先告狀。”葉皓軒笑瞭:“這裡貌似是我們的私人空間,如果說闖進來,你才算是闖進來的那個吧,趁我現在沒有發火之前,你最好離開這裡,不然的話我對你不客氣。”“行,行啊,一個小小的保鏢,也敢這樣對我說話,呵呵,這世道,真的是變瞭啊,現在的人,都變得有些無法無天瞭。”於成東笑瞭,他指著葉皓軒道:“我給過你機會,但是你不好好的利用這次機會,所以我隻有對你不客氣瞭。”“行,我要看看,你要怎麼個對我不客氣法 。”葉皓軒冷笑瞭一聲道:“我倒是很久沒有見過這種不要臉的人瞭,貌似,我才是這裡的主人吧。”“一個小小的保鏢,也說自稱是主人,呵呵,我真的是漲見識瞭,行,葉無常,你等著。”於成東冷笑瞭一聲,他拿出手機拔通瞭一個電話道:“我這裡有些情況,馬上趕過來,另外把山莊裡的安全部主管叫過來,我要問問他,是不是什麼人都能隨 便亂闖瞭,這還是那個打著為高端客戶服務的避暑山莊嗎?”“傻逼,我以為你要和我單挑呢。”葉皓軒冷笑瞭一聲道:“原來是一個沒種的傢夥,呵呵。”“葉無常,你等著。”於成東大怒,他簡直被葉皓軒給氣炸瞭肺瞭,但是對方還是一幅不在乎的樣子,這讓他十分窩火。他本來想不顧一切的上去和葉皓軒大打一場,但想想自己的身份要是和一位小保鏢一般見識的話,恐怕會掉身價。最主要的原因是,葉皓軒既然能通過保安部的考驗來這裡做保鏢,那他一定是很有實力的,於成東可不認為自己能打得過葉皓軒。“行,我等著呢。”葉皓軒一點頭,他又坐瞭下來,悠然自然的喝起咖啡來,他根本無視於成東的存在。很快,於成東的人趕瞭過來。“餘總。”為首的一名保鏢一躬身,他便要把葉皓軒揪住給 丟出去,但他被於成東攔住瞭。“讓山莊裡的人處理。”於成東冷笑著看瞭葉皓軒一眼。保鏢點頭,他一揮手,一幹手下都退瞭下去,他要看看,葉皓軒在這裡能翻出什麼花來。避暑山莊的安全部也匆匆的趕瞭過來,安全主管是一個胖子,他聽說山莊私人別墅裡闖進來瞭陌生人,也挺緊張的,在加上於成東的身份不一般,他便匆匆的趕瞭過來。“餘總,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胖子的臉笑的像是一朵菊花一般。“李主管,你們這裡可是高端場所啊,但是你們連我們最基本的安全保證都保證不瞭,你讓我們以後怎麼放心的在你們這裡消費?”於成東不緊不慢的說。“餘總 ,我想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請放心,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給查的水落石出的,要是我們的責任,我絕對不會推脫的。”李主管皮笑肉不笑的說。“這別墅是我租下來的,現在是屬於我私人的地方瞭吧。”於成東道。“對對,那是肯定的,在您沒有退租之前,這裡都是您的入人地方。”李主管連忙點頭哈腰的說。“那這個傢夥,現在闖入瞭我傢裡,這又算什麼?”於成東向葉皓軒一指,他冷笑瞭一聲道。“這個…”李主管愣瞭,他有些不瞭解情況,但是出於對於成東身份的敬畏,他大步上前,喝道:“你是從哪來的,你怎麼闖到這裡來的。”“這是我老板休息的地方,要說追究責任,也是該我追究責任吧。”葉皓軒冷笑瞭一聲,他站起來道:“這別墅的租賃人,是梁佩珊,這個沒錯吧。”“沒錯,是沒錯。”李主管查瞭一下信息,他點頭道。“那我就不明白瞭,這傢夥怎麼會有這裡的鑰匙,難不成租瞭你們的房子之後,連點私人的空間都沒有瞭嗎?難不成這些 陌生人可以隨便的進入別人的房間?”葉皓軒雙手一攤道:“我覺得,有必要通過社交力量,向外界披露你們這裡的事情瞭,陌生人可以隨隨便便的進別人的房間?那這裡還有一點隱私可言嗎?”“那不一樣,於總是這裡主人的未婚夫。”李主管小眼睛一瞪道:“人傢夫婦的事情,你跟著瞎摻合什麼?”“未婚夫?這是這裡的主人親口承認的事情嗎?”葉皓軒反問。“這個……沒有。”李主管愣瞭愣,的確,梁佩珊可從來沒有說過於成東是她的未婚夫。“姓葉的,你不要在這裡胡攪蠻纏瞭,我和佩珊的婚事,已經定下來瞭,這是整個滬城都知道的事情,沒有經過我的允許,你進入我未婚妻的房間,你還有什麼說的?”於成東冷笑瞭一聲道。“你們訂婚瞭?”葉皓軒瞥瞭一眼於成東道:“或者說你們通過新聞和媒體向大傢宣佈你們已經是夫妻也?”“沒有,都沒有,所謂的婚姻,不過是你一個人在這裡一廂情願 罷瞭,我們大傢都沒有看到任何關於你們的事情,所以你以梁總的未婚夫自居,我覺得,你有些不要臉瞭。”葉皓軒道。“你說什麼?”於成東大怒,他始終覺得,葉皓軒不過是一個小人物罷瞭,可現在就是這麼一個小人物,居然居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他下不來臺,如果今天他忍瞭,那以後他的名聲一定會受損的。“我說,你有些不要臉,你說你是梁總的未婚夫,但是梁總可從來沒有承認過,另外,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吧。”葉皓軒潛近瞭於成東的耳邊道:“我和梁總,可一向是同居著呢,我們睡在一間院子裡,她不管到哪裡,都要帶著我,這不,我來這裡,就是她把鑰匙交給我的,你覺得,你這個未婚夫,還有存在的必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