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56章 憤怒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00:48

第2556章 憤怒“葉無常,你這個混蛋。”於成東怒瞭,他這一次是真的怒瞭,雖然他接近梁佩珊是別有用心的,但有一點是沒錯的,那就是梁佩珊是他心中的女神。可是現在葉皓軒這個混蛋,居然居這樣說他的女神,這讓他的心情瞬間充血瞭起來,他覺得一定要給葉皓軒一點顏色瞧瞧才行,不然的話這傢夥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們圍在我的房間幹什麼?”一個清冷的聲音傳瞭過來,梁佩珊從外面走瞭進來,她臉上沒有一點表情,在來這裡之前,她已經知道這裡發生什麼事情瞭。“佩珊,你來瞭。”於成東笑著迎上去,他想拉住梁佩珊的手,但是梁佩珊面無表情的從他身邊經過,就好像是沒有看到他一樣,這讓於成東有些尷尬瞭起來,他的一隻手僵在半空中,一時間找不到臺階下瞭。“梁總,你好,我們接到通知,說這裡有人私闖你住的地方,您現在沒事吧。”李主管也連忙迎瞭上去。梁佩珊大名,在滬城是無人不知的,這個女人不簡單,尤其是聽說她即將拿下那個未來科技的大項目,這更是讓滬城圈子裡的人對她刮目相看。“這是我的保鏢,他的鑰匙是我給他的,有問題嗎?”梁佩珊向葉皓軒一指道。“沒,沒問題,這個沒問題,誤會,這都是一場誤會。”李主管愣瞭愣,他不由得有些漢顏瞭起來,他也沒有想到,葉皓軒居然真的是她的保鏢。“我看不是誤會吧。”梁佩珊冷冷的瞥瞭一眼李主管道:“我租這間房的時候,隻要瞭兩把鑰匙,我有一把,我的保鏢有一把,但是現在除瞭我和我的保鏢之外,竟然有第三個人有這裡的鑰匙,這件事情,你得給我個解釋吧。”“這……”李主管有些傻眼瞭,梁佩珊和於成東的事情,在圈子裡早已經傳開瞭,大傢都一致認為,他們兩個成婚,是遲早的事情。盡管一些有心人看得出來,他們的婚姻交易的成分居多,但他們兩個遲早是一傢人,這是無須質疑的,所以於成東來這裡,很輕易的就拿到瞭梁佩珊別墅的鑰匙。但是現在看梁佩珊的表現,似乎是對於成東大不滿意啊。“於總,不是您的未婚夫嗎?”李主管大著膽子小心翼翼的多問瞭一句。“我和他,沒有任何關系。”梁佩珊瞪著李主管,她在思索怎麼教訓一下這個不識趣的胖子。“這個,我們……”李主管急瞭,他是主管安全的,梁佩珊要是想把事情鬧大,那他就完瞭,畢竟在這種高端的地方,隨便一個人可以拿著鑰匙進入到客房的房間,這裡的安全問題著實 讓人擔心,這對他們山莊的聲譽是有一定的影響。“讓你們的老板,明天之前給我一個解釋。”梁佩珊淡淡的說:“如果他明天之前不能給我一個解釋的話,後果,你自己懂。”“好好,梁總,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這是一場誤會,真的是誤會。”李主管腦門上的冷汗都流瞭下來,這事情可大可小,如果梁佩珊抓著這件事情不放,那事情就大條瞭,而且他極有可能會被當做一頭替罪羊被宰瞭。“現在所有人,滾出去。”梁佩珊有些厭倦的向外一指。她本來正在和陳老討論一些事情,但是她接到瞭這邊的通知,而且這是有關於成東的事情,更加讓她厭倦,她現在真的不想看到於成東,連這傢夥的臉都不想看到。保鏢們都灰溜溜的走出去瞭,於成東也顯得有些尷尬,但他始終堅持認為,自己與那些人是不一樣的,梁佩珊就算是心情在不好,她也得給自己留點面子,畢竟大傢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而且兩人的婚事,可由不得梁佩珊胡來,所以他硬撐著沒有出去,他勉強露出一個笑意,然後道:“佩珊。”“我說,滾出去,難道你沒有聽明白我的意思嗎?”梁佩現有些厭惡的看著於成東道:“而且還有一件事情,我想我有必要跟你溝通一下瞭,第一,我們的事情,隻是雙方傢長提瞭一下,我始終沒有同意過,所以你以後不要以我的未婚夫自居,那樣的話會讓我更加反感你。”“我,我知道瞭。”於成東點點頭,他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第二,以後我在哪裡,做什麼事情,都與你沒有關系,所以你也不要一直纏著我,OK?”梁佩珊道。“佩珊,我想我們兩個有必要心平氣和的談一談的。”於成東沉默瞭片刻道:“我知道你現在心情有些不好,但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決定的,所以我們。”“所以我們兩個,更是不可能。”梁佩珊皺著眉頭道:“我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瞭,麻煩你以後不要在煩我,至少,在我沒有被逼到最後那條路的時候。”“我…”於成東想在努力的表現出來點什麼,但是人影一閃,葉皓軒站到瞭他的跟前,葉皓軒笑呵呵的說:“於總,你在上前就顯得有些自討沒趣瞭啊,如果我是你的話,我保證我會離梁總遠遠的。”“死纏爛打這種套路,對梁總來說是不合適的,而且也行不通,所以,請自重一點哈,大傢都是成年人,你也是堂堂老總,別逼我給你難看,不然的話對大傢都不好,你說是不是?”“葉無常,你算什麼玩意,我做什麼事情,我怎麼做,與你有關系嗎?”於成東感覺自己的怒氣瞬間上來瞭,他覺得葉皓軒就是在故意激怒他。“他是我的保鏢。”梁佩珊實在是忍無可忍瞭,她上前一步道:“貼身的那種,怎麼,你有問題嗎?”“佩珊,我覺得這樣不合適,他一男的,做你的貼身保鏢,會讓人說閑話的,而且男女之間有些事情不方便,我……”於成東做著最後的努力。“在說一次,與你無關。”梁佩珊警告的看著於成東道:“而且我找誰做保鏢,找男的找女的,都是我的事情,而且我覺得男的也沒有什麼不好的,至少,我空虛寂寞的時候還能陪陪我,怎麼,你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