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61章心事重重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01:27

第2561章心事重重“出來玩呢,看的就是心情,如果你一邊走一邊想事情的話,那就失去瞭我們出來散步的意義瞭。”葉皓軒看著她一幅心事重重的樣子,他不由得微微一笑道。“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事情?”梁佩珊瞪瞭葉皓軒一眼,這傢夥怎麼好像是別人肚子裡的蛔蟲一樣,他怎麼能猜到別人在幹什麼?“看都看出來瞭,你雙目看著前方,機械的向前走,目光渙散,註意力很明顯不在一起,所以我覺得你一定在想事情。”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你剛吃完東西,現在出來走動走動你還在想事情,你這樣的話會消化不良的你知道不。”“我消化不良瞭全都怪你,葉無常,如果不是你讓我吃瞭那麼多的東西,我現在應該已經去做計劃表瞭。”梁佩珊有些生氣的說。“我也是一片好心,如果你經常伏案工作的話,你的血液流通不暢,而且久坐對於健康不好,所以你還是少工作一點比較好,多出來走動走動,多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比什麼都好。”葉皓軒道。“行,行,你是醫生,你說的有道理。”梁佩珊白瞭葉皓軒一眼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你以前是保姆 呢。”“那你覺得,我現在做的工作,和做一個保姆 有什麼不一樣嗎?”葉皓軒無語的說。“你是保鏢,不是保姆,隻是順帶著做一些保姆 的工作罷瞭,難不成你還要為這點事情要求我給你漲工資?”梁佩珊斜瞭葉皓軒一眼。“不敢,我可不敢有這樣的要求。”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我隻是想讓你多點運動罷瞭,以後每天早上,我建議你做一套有氧運動,之後在去吃飯,然後在去工作,晚上的時候去廣場跳跳廣場舞,大媽們的喜好,其實同樣適應於年輕人。”“你當我是大媽級別的人物瞭嗎?”梁佩珊瞪瞭葉皓軒一眼道:“而且早上晚上運動,你知道要耽擱我多少時間嗎?你知道我可以在這段時間裡做出多少事情來嗎?”“你的工作我不清楚,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做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葉皓軒回過頭凝視著梁佩珊道。“我不知道。”梁佩珊一怔,她有些出神,的確,她這麼努力的工作去的目的是什麼呢?難道是為瞭錢?呵呵,梁氏集團現有的資產,她幾輩子都花不完。難道是為瞭證明自己?但是,她自從上位以來,所做出來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她根本沒有必要向任何人證明自己的價值。她就是她,梁佩珊,她有自己的驕傲,她不明白自己這麼努力是為什麼。為瞭擺脫自己的命運?這更可笑,如果她不願意去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勉強得瞭她,梁佩珊有些沉默瞭,因為葉皓軒這麼一說,她反而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麼瞭。“你不清楚自己的目標是什麼吧,那麼我來告訴你。”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你這麼努力,一不為證明自己,二不為錢,三不為擺脫自己的命運。”“你隻是想爭一口氣罷瞭,我不清楚你的傢庭是怎麼樣的,但是從你父親的表現上來看,你的父親,對你是極不信任的,或許他有此時候無意間的一句話,會深深的傷害到瞭你,會給你帶來一些困惑,我說的對嗎?”“對,你說的不錯。”梁佩珊微微的點點頭道:“或許我也隻能用這個解釋我為什麼這麼努力瞭,從小,我都是最好的,我好勝心強。”“但是我父親,始終拿我跟別人比,十六歲,我投資賺到瞭第一桶金,這是我自己獨立掙到的第一筆錢,可是他沒有誇獎我,他隻是說,女孩子,應該有個女孩子的樣子,賺在多的錢也沒有用。”“而且他一直認為,女人就是女人,哪怕是賺回來一座金山銀山,對他來說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而且現在梁氏陷入瞭這麼一個困境當中,他是有很大的責任的。”“我連續幾次風險投資,都被他以風險太大駁回,繼而錯失瞭很多良機,而且他前幾年投資的幾個項目,屢屢失敗,讓梁氏集團徹底的陷入瞭一個泥潭當中。”“現在的梁氏,看起來表面風光,可事實上,梁氏已經大不如以前瞭,不,不是大不如以前,現在的梁氏,隻能用茍延殘喘來形容瞭。”梁佩珊道。“而他所謂擺脫困境的唯一方法,就是犧牲我,我是他女兒啊。”梁佩珊顯得有些激動:“我是一個人,不是物品,我是他的親生女我,可是他居然用我來交易?”“所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就這樣被他做為犧牲品,而我的價值卻沒有一點展現的空間,所以我要努力,我要讓他知道,女人,也是能做大事的。”梁佩珊道。“不要激動。”葉皓軒笑瞭笑道:“我知道你努力的目的是什麼,所以不管怎麼樣,我都支持你,隻要你不覺得,我一個小小的保鏢,對你的支持沒有什麼用處就好。”“不,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梁佩珊連連搖頭道:“葉無常,說真的,你的到來讓我的生活比以前好多瞭,你來之前,我的生活都是死氣沉沉的。”“我不知道我的出路在哪裡,我明知道自己的身邊有很多要在監視著,可是我對他們一點辦法也沒有,你或許想像不到,我堂堂一個總裁,一傢集團的老板,對於自己的員工,卻沒有一點約束力。”“你或許不知道,那種看著自己的成果白白的被人賣瞭又賣,是怎麼一種感覺,葉無常,我真的很感謝你,感謝你的到來,給我帶來瞭機會。”“我一個人,怎麼可能和那麼多人拼命呢?”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你太看得起我瞭。”“不,你有這個能力,我能相信你。”梁佩珊搖搖頭,她盯著葉皓軒道:“你能給我一個承諾嗎?”“你想要什麼承諾?”葉皓軒盯著梁佩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