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62章 冒險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01:40

第2562章 冒險“我想要一個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會義無反顧的站在我身邊的承諾,你能做的到嗎?”梁佩珊盯著葉皓軒,仿佛要看透葉皓軒的心裡到底在想什麼。“你也知道你現在面臨著的困境。”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我一旦答應瞭你的話,那就代表著我要和滬城,甚至是一個神秘,很強大的勢力做對,沒有人會冒這個險,你憑什麼會覺得我會冒這個險。”“我不清楚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梁佩珊微微的低下頭,她喃喃的說:“但是我覺得,你一定會這樣做,你說是嗎?”“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葉皓軒搖搖頭,他嘆瞭一口氣道:“好吧,我給你這個承諾,我承諾,不管在什麼時候,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義無反顧的站在你身邊。”“你的目標,就是我的目標,前面誰敢檔著你的路,我就替 你把他幹掉,你看這樣行嗎?”“行。”梁佩珊笑瞭,她笑的很甜,這麼久瞭,她是第一次笑的這麼燦爛,雖然葉皓軒說話看起來很隨意,但是她相信,葉皓軒說的話一定是實話,這個男人不會騙她。雖然她不清楚葉皓軒接近她有什麼目的,但這些並不重要,或許自己長的真的有點像他曾經喜歡過的那個人吧,隻要他有這一句承諾,就夠瞭。“我突然感覺很開心。”梁佩珊長長的吐出瞭一口氣道:“不知道為什麼,你說出瞭這個承諾以後,我感覺我整個人輕松多瞭。”“人啊,有些時候還是不能給自己太多壓力瞭。”葉皓軒微微一笑道:“行瞭,我們出去走走吧,在這山莊裡兩天瞭,你不感覺到有些悶嗎?”“去哪裡?山莊外面嗎?”梁佩珊有些詫異的問。“恩,外面有夜市的,這個地方算是一個景區,到晚上外面的夜市很熱鬧。”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今天晚上不要工作瞭,出去放松一下,然後回去以後好好的休息休息。”“聽你的。”梁佩珊微微的點點頭,她和葉皓軒一起離開。駕車出去,外面十多裡的地方有一個景區,而這個景區是一個古城,每到晚上的時候,古城裡的夜市就成瞭附近最熱鬧的地方。這是一個宋代的古城遺跡,每到晚上,這個地方的小販們都穿上宋服,擺出小攤,各種各樣的小吃,以及各種各樣的工藝品成瞭這裡的亮點。夜市的街道上很熱鬧,而且今天是十五,為瞭吸引遊客消費,幾乎每個月的初一十五這個地方都會舉行一些燈會。兩人來到這裡,隻見燈火通明的夜市顯得熱市非凡,各色的小吃,穿著宋代服飾在大街上表演的人,還有各種各樣叫賣的小玩意,把這裡的氣氛搞的十分的熱鬧。剛剛吃瞭幾大碗粥,梁佩珊沒有這麼快感覺到餓,雖然這裡的小吃香味十分的誘人,但她還是忍住沒吃,她可不想吃多瞭之後在跑步機上揮汗如雨。“熱鬧不?”葉皓軒四處看看,他笑道:“前面還有少數民族的民族舞蹈,這個地方匯聚瞭從全國各地來的人,各種種樣的風情都有。”“那個地方,怎麼有點像是蒙古包?”梁佩珊看著前方,隻見前面的一片空地上有著蒙古包,而且一群穿著少數民族服飾的人在那裡又唱又跳的。“那是玩的地方,據說這些人是遊牧民族,不過比起一般的遊牧民族來又有些不一樣,他們是全國四處巡演的,目的就晃為瞭讓人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能感受得到草原風情。”“我們可以花點錢,去那裡喝馬奶酒,去唱歌,去跟著他們跳舞,去看看摔跤,要不,去試試?”葉皓軒笑道。“好,我感覺挺有意思的。”梁佩珊點頭,難得她對外面這些小玩意感興趣。兩人跑到瞭那裡,感受起濃濃的草原文化瞭起來,喝酒,唱哥,而且梁佩珊還換上瞭一身少數民族的服飾,和那些人一起跳舞。這種歌舞,不同於酒吧夜總會裡面的糜爛,玩起來很有感覺,也很嗨,大傢圍著一堆堆的篝火跳舞,吃烤全羊,喝著奶酒,和陌生人之間很快就拉近瞭距離。終於,梁佩珊玩的有些累瞭,她坐到瞭葉皓軒的跟前,興奮的說:“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瞭,我怎麼感覺這人雖然不認識,但打起交道來一點也不累。”“這就是草原人的不同之處。”葉皓軒笑道:“那裡的人熱情,你不管從哪裡來,隻要到瞭他們這裡,他們就會把你當做親人一般看待。”“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那麼多的勾心鬥角,心性比較耿直,雖然說這一群人四處巡演,有些商量化瞭,但是他們的本性還是挺好的,除去我們消費者的身份,他們是真的把我們當做客人的。”“是啊,我覺得,和現實裡的人打交道,確確實實的是有些累。”梁佩珊一笑,她舉起瞭手中的杯子道:“今天晚上,玩開心點。”“好,玩開心點。”葉皓軒笑瞭,他和梁佩珊碰瞭一下杯子,大口的喝酒,大塊的吃肉。休息夠瞭,梁佩珊又拉起瞭葉皓軒,融入到瞭篝火舞的圈子裡面,兩人玩的很是開心。歌舞之後,重頭戲來瞭,有兩個身高近兩米的蒙古大漢出現表演摔跤,今天晚上在這裡的人除瞭葉皓軒和梁佩珊之外,還有一大部分人都是遊客。看著兩個人高馬大的壯漢,所有人都顯得十分的興奮,大部分人以前隻是在電視劇裡看過摔跤,但是沒有見過真人表演,今天這是真人表演,而且還是玩真的,這怎麼能讓人不感覺到興奮?“你覺得他們兩個哪個會贏?”好事的客人設瞭個賭局,讓人下註,梁佩珊拿著錢,不知道往誰的身上壓比較好。“他們不是真摔,這兩個人是工作人員,雖然真的是草原人,但是畢竟在外面,他們的摔跤顯得有些商量化瞭。”葉皓軒笑道:“你看吧,哪個人身上押的多,哪個人肯定會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