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67章 刁難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02:34

第2567章 刁難所以這一塊被分開的切糕,少說也有幾十斤重,他們十幾個人就算是均攤下來,也絕對不少,而且他們晚上的時候還小聚瞭一下,現在哪裡吃得下東西?更何況,這玩意雖然看起來好看,但事實上是沒有多少營養價值的,相反,他們為瞭增加這切糕的顏值,所以刻意在裡面多加瞭一些添加劑,色素香料等東西。這東西要是真的吃瞭多瞭,真心的對人體不太好,但是看葉皓軒現在的這幅樣子,如果他們今天不按著葉皓軒的話去做,恐怕他們今天真的逃不瞭一場死打的。“大哥,我,我們真的錯瞭,你就放過我們一次吧,這玩意都是用一些垃圾做出來的,隻是看著好看,並不好吃,如果吃多瞭,容易消化不良。”一個傢夥有些哀求的說。啪…葉皓軒看都不看那傢夥一眼,隨手一巴掌就抽瞭過去,伴隨著一聲清亮的耳光,加上一聲悶哼,剛才說話的那個傢夥很簡單直接的暈倒瞭過去。“這下好瞭,你們每個人攤攤的要更多一些瞭。”葉皓軒看瞭看切糕的重量,他點頭道:“沒關系,每個人也就五六斤,吃不完,你們今天別想走。”葉皓軒的這一巴掌,讓所有的人都安靜瞭下來,這才是真正的狠人啊,一言不合就一巴掌抽出去,簡直不給別人一點緩和的餘地,哪有這樣的人,做人留一線啊。“倒計時開始,反正你這東西今天就是你們的,你們今天吃不完,那就別想走瞭。”葉皓軒看瞭看時間:“你們有一分鐘的考慮時間。”這一群混混們面面相覷,他們相互看瞭一眼,然後還是報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想去去做,他們垂頭喪氣的走上前,拿起瞭切糕,往嘴裡塞瞭起來。說真的,這玩意為瞭增加甜度,所以放的糖特別多,而且還是那種比起白糖來要甜好幾位的人甜味劑,吃一點感覺還可以,但如果吃的多瞭,那是受罪。剛剛吃瞭沒多少,便有人吃不下去瞭,尤其是攤主,他晚上吃多瞭飯,現在吃瞭一點自己的切糕,就感覺到肚子裡面撐著難受。他用哀求的目光看瞭葉皓軒一眼,似乎是想向葉皓軒求求饒,但葉皓軒直接無視這傢夥的表情,他淡淡的說:“別用這幅眼光看著我,你們自己做出來的孽,自己含著淚也要吃完,而且我要你們記得,你們平時做出來的這些東西到底有多難吃。”“你敢在讓它掉一點,我讓你把所有人的份都吃下去。”葉皓軒盯著一個不老實的混混淡淡的說。這傢夥應該是屬於油滑那種類型的,他一邊吃,一邊用手搓著,切糕大塊大塊的掉到瞭地上,他這樣,可以少吃一點。但葉皓軒是什麼人,他的這些小動作,怎麼可能逃得瞭葉皓軒的眼神?葉皓軒瞪瞭他一眼,付出一個警告的表情,這傢夥唯唯喏喏的點頭,他隻得老老實實的吃著手裡的東西,在也不敢搞小動作瞭。這些傢夥們當然不可能會把這麼多的切糕全部給吃瞭,他們吃不到一半,便撐的一個個動都動彈不瞭瞭,一個傢夥哇的一聲把剛吃進去的東西全部吐瞭出來。葉皓軒警告道:“誰在敢吐一口,我讓他把剛才吐出來的全吃進去。”總之這些傢夥們在葉皓軒的威逼利誘下,一個個都顯得很老實,他們一個個被撐的幾乎晃都晃不動瞭,趴在地上直哼哼。看玩的差不多瞭,葉皓軒這才收手,他拉瞭一下一邊的梁佩珊,微微一笑道:“走吧,看來他們吃的差不多瞭,在吃的話,恐怕要撐死。”回去的路上,梁佩珊笑的幾乎眼淚都要流下來瞭。“葉無常,你真的太厲害瞭,哈哈,你整人的方法不錯,這比教訓他們一頓要容易的多瞭,哈哈,我想以後他們在害人的時候,肯定會想起來今天的遭遇的。”梁佩珊邊笑邊說。“那不一定,有些人,是死性難改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這些傢夥們都是屬於那些好瞭傷疤就忘瞭痛的人,今天的事情他們很快就會忘瞭。”“隻是他們以後不要在碰到我就行瞭,他們在碰到我的話,我保證我會讓他們今天的遭遇重新上演一遍。”葉皓軒笑道。“哈哈,你這個就叫…就叫惡人偏有惡人磨。”梁佩珊笑道。“我可不是惡人,我是一個正義的人。”葉皓軒一本正經的說:“不過我的大總裁,以後出去玩的時候一定要長個心眼,這個世界上雖然壞人沒有好人多,但人心隔肚皮,誰也不知道誰接近你是什麼意圖。”“我知道,我知道。”梁佩珊微微的點頭道:“怎麼說呢,你今天又給我上瞭一節很好的課,謝謝你,我以後如果獨自一個人出去的話,一定會小心的。”“你?獨自一個人出去?”葉皓軒看瞭一眼梁佩珊,他不由得笑瞭,他一邊笑一邊搖頭。“怎麼,你什麼意思嘛,我一個人不能獨自出去嗎?”梁佩服有些不服氣,她覺得葉皓軒這幅表情就是在看不起她。“當然不是。”葉皓軒笑瞭笑道:“但是你身邊跟人跟習慣瞭,如果你真的獨自一個人去一個地方的時候,你會感覺各種不適應的。”“而且,我保證,你出瞭門邊東西南北都會不分。”葉皓軒道。“你這就是在看不起我。”梁佩珊怒瞭,這混蛋,明擺著就是看不起人嘛,他還振振有詞的說他自己不是,混蛋。“不是嗎?”葉皓軒笑瞭笑道:“那我問你,如果你一個人出門的話,你會叫車嗎?你會看地圖嗎,在機場的出租車司機,你會跟他們砍價嗎?”“你知道地鐵一線轉二線怎麼轉嗎?你公交車會不會坐反?”“我…”梁佩珊有些沉默瞭,葉皓軒說的一點也沒錯,如果有一天,真的把她一個人給放瞭出去,她極有可能連自己的傢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