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76章 打臉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04:04

第2576章 打臉“裝逼。”葉皓軒冷笑瞭一聲,楊得天這傢夥,真的有點太看得起自己瞭,他真的以為自己是誰?他是天王老子?就憑他身後那些放放高利貸,跟人要要賬的小混混,他也敢放出這樣的話來?呵呵,梁佩珊是誰?梁氏集團挑大梁的人物,說句不客氣的話,她現在出門,就算是滬城市的一把手見瞭也要給幾分面子,這傢夥這樣大言不慚的說出這樣的話來,他真的不怕大風閃瞭他的舌頭?“還有你,你這混蛋,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跟你沒有一毛錢的關系,我勸你最好不要多管閑事,不然的話我保證會讓你後悔。”楊得天指著葉皓軒吼道。他也是見葉皓軒沒有下一步的動作,他以為葉皓軒不敢在動手瞭,他一直相信人怕惡人,不管對方在有錢,隻要是自己裝的兇一點,狠一點,一般來說對方都會有些怕的。可惜的是這傢夥的如意算盤恐怕要打錯瞭,葉皓軒是什麼人,他會怕這種小人物?“雪姨,要不,我們把今天的事情一次性解決瞭吧,這傢夥我看著就生氣。”葉皓軒活動瞭一下自己的手指關節,他的手指發出一陣響聲。“怎,怎麼解決?”雪姨有些不解的問。說真的,她真的受夠瞭這個男人,以前的時候雪姨的骨子裡傳統,她覺得既然嫁瞭人,能過的話還是將就著過下去。也正是因為她的這個思想,這才養成瞭這個男人現在的這幅樣子,可以說,楊得天這貪得無厭的性格完全是被慣出來的。好不容易她下瞭決心,要和這個男人一刀兩斷,可是這傢夥還是找瞭過來,這讓她十分的心煩。“你現在是不是受夠他瞭?”葉皓軒指瞭指楊得天道。“是的,我現在受夠這個王八蛋瞭。”雪姨咬牙切齒的說:“我現在一眼也不想看到他。”“那你們兩個是不是已經離婚瞭?”葉皓軒又問。“是的,我們簽過離婚協議的,白紙黑字,一點也沒有錯。”雪姨又一點頭道。“那不就結瞭,你現在和他沒有一點關系,現在他又過來搶你的錢,這又是什麼性質?”葉皓軒冷笑瞭一聲道:“攔路搶劫,這傢夥還真的以為他和你是以前那樣的關系呢。”葉皓軒說著大步向楊得天走瞭過來,楊得天看到葉皓軒兇狠的樣子,他不由得有些害怕瞭,他一連退瞭幾步,結結巴巴的說:“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不要亂來,你不能打人的。”楊得天是那種市儈的人物,他也懂得利用人們仇富的心理,隻要說是有錢人打人瞭,不管這個有錢人是不是對的,輿論都會向一邊倒去。所以他斷定,在這小區裡面,葉皓軒不敢把他怎麼樣。“還能怎麼樣?揍你。”葉皓軒冷笑瞭一聲,他大步走上前,一把抓著這傢夥的衣領,把他整個人都給提瞭起來。“幹什麼,你要幹什麼?來人啊,有錢人打人瞭,救命啊。”楊得天又像是剛才那樣嘶聲慘叫瞭起來。“傻逼,你真的以為這是大街嗎?就算是在大街,你這種垃圾,我也照揍不誤。”葉皓軒冷笑瞭一聲,他提起拳頭對著這傢夥的面門砸瞭下去。砰…楊得天感覺眼冒金星,他本來殺豬似的慘叫現在在也叫不出聲來瞭,他拼命的縮在地上,護著自己的腦袋。“你不是挺能的嘛,你不是挺會用輿論的嗎?呵呵,今天我就要揍的你媽都認不出來你,我看你還怎麼樣囂張。”葉皓軒一邊對著這傢夥拳打腳踢,一邊罵著。他今天也是有些窩火,他記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久沒有遇到這樣的傻逼瞭,說這楊得天是人渣,那簡直就是對人渣的侮辱,因為他這種靠老婆養,最後還要把老婆賣瞭的人,簡直連人渣都不如。一頓拳打腳踢,這傢夥明顯的老實多瞭,他隻是一個勁的伏倒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葉皓軒也沒有動真格,要是他真的動真格瞭,這傢夥恐怕連這個大門都走不出去瞭。發泄瞭一通,葉皓軒抓著他的頭發,把他的腦袋給提瞭起來,他笑道:“怎麼樣,你想清楚瞭沒有”“想,想清楚瞭。”楊得天在也不敢囂張瞭,他這種從就是屬於那種賤骨頭類型的人,平日裡有人對他好的話,他就感覺理所當然。平時很囂張,但是如果真的出來瞭一個兇的人出來,他馬上就乖的像是兔寶寶一樣。“那你說說,想清楚瞭什麼?”葉皓軒咧嘴笑瞭。“我…我不知道。”楊得天哭喪著臉說。“那你特媽的說你想清楚瞭?”葉皓軒順手甩瞭這傢夥一個耳光,冷笑道:“你連什麼想清楚瞭都不知道,你還敢在這裡裝逼?你是不是欠抽?”“不不不,我不欠抽,大哥,我想清楚瞭,我這一次是真的想清楚瞭,我以後在也不敢來找李雪的麻煩瞭。”葉皓軒這一耳光算是把這傢夥抽醒瞭,他哭喪著臉,一句狠話也不敢放瞭。“這才對嘛。”葉皓軒笑呵呵的說:“你要清楚,你們兩個已經離婚瞭,你這樣還糾纏著她,是不對的,如果敢在讓我發現你纏著雪姨,我保證,你以後就跟天橋下面要飯的一樣。”“可,可我們是夫妻啊,她是我老婆。”楊得天還是有些不死心。說真的這些年來他的賭癮不小,基本上沒有回過傢,而回傢一次,就是從傢裡拿錢的,一來二去,他傢裡值錢的東西都被賣光瞭,最後房子也賣瞭,他不得不搬到瞭地下室。這麼多年,其實他一直是靠著自己的老婆養活著的,現在兩人雖然離婚瞭,但是楊得天清楚自己老婆的性格,隻要是自己狠一點,還是能讓她回來的。這些年,他一直靠自己老婆養活,現在葉皓軒讓他離開老婆,他當然有些不情願 。“行,我知道你的想法瞭。”葉皓軒冷笑一聲,這傢夥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他拿起手機,拔通瞭小區保衛部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