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80章 飆車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04:35

第2580章 飆車但是回應他的,隻有汽車的尾汽,嶽佩琪開的很快,而開的那輛車又十分的小巧,所以她不停的穿梭在車流中,不停的加速超車,惹得其他的司機紛紛離她遠遠的。“你這算是什麼?速度與激情?”葉皓軒苦笑瞭一聲,他默默的系好瞭安全帶,嶽佩琪平時裡看起來文文靜靜的,但是卻沒有想到她開起車來居然這麼瘋狂。“算是吧,我平時比較喜歡賽車,滬城周邊的魚彎山,是我經常去的地方,這點速度不算什麼,如果有機會,我倒是可以帶你去飆車場,那裡的山路十八彎,一定能讓你尖叫的。”嶽佩琪淡淡的說。魚彎山是滬城周邊的一座山,其山勢清奇,盤山公司真的有山路十八彎之稱,就算是有經驗的老司機,在那盤山公路上開起車來也得小心翼翼的,更別提那些普通的新手瞭。但是嶽佩琪不一樣,她就喜歡那種驚險刺激的感覺,她說的也沒錯,在市區裡的這點速度,根本算不上是速度。一直開著車不停的向前超車,嶽佩琪整個過程中一言不發,這也和她平時的性格有些像,因為平時她就是不喜歡說話,給人的感覺就是有點沉默。“有心事吧?”葉皓軒解開瞭安全帶,因為這個時候她的車速已經 平緩瞭下來,不像是剛才那麼快瞭。“哦,你怎麼看出來我有心事的?”嶽佩琪有些訝然的看著葉皓軒道。“有心事,長期壓抑在心底,所以你需要發泄,這也是為什麼你這麼一個看起來有涵養的女孩為什麼會喜歡飆車這種瘋狂的娛樂。”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那也指不定是我平時的工作壓力太大呢。”嶽佩珊淡淡的一笑道:“人有壓力的時候,都會找一種方法宣泄壓力。”“大多數的人都喜歡去酒 吧夜總會這種地方,但是我不太喜歡那種地方,我追求的是速度上的刺激。”“你有賽車手的血統吧。”葉皓軒笑道:“你的親人,一定有人喜歡這種運動。”“你說的不錯,我父親,年輕的時候就是一位職業的賽車手,他很有名氣,輾轉過各個國傢,可能我喜歡賽車的原因,有一大部分的原因就是他吧。”嶽佩琪道。“你父親現在呢,他還賽車嗎?”葉皓軒問。“不瞭,在我剛讀大學的時候,有一次他賽車出瞭事故,一條腿截肢,他這輩子恐怕都不能在碰車瞭。”嶽佩琪搖搖頭道。“哦,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實在是抱歉,我不該提起這個的。”葉皓軒道。“沒事,這可能就是他的命運,而他平時也很樂觀,並沒有因為自己失去瞭雙腿而墮落下去。”嶽佩琪道:“反而,有些時候我沮喪的時候,他會鼓勵我。”“呵呵,你父親倒是一個開明的人啊,的確,人的心情是很重要的,不管在什麼時候,隻要你保持一顆比較積極向上的心,你的生活依然會多彩。”葉皓軒笑道。“道理,每個人都會講,但並不是隨便一個人都能做得到的。”嶽佩琪嘆瞭一口氣,她猛的提速,然後猛打方向盤。汽車以一個十分漂亮的甩尾,迅速的移入瞭一個車位中,而這個車位則是最後一個車位,本來一位開著寶馬的車主正在以笨拙的車技停車。但嶽佩琪以精湛的技術把車子給停到瞭那個僅有的車位中,她優雅的走下瞭車,然後關上瞭車門。“傻逼。”寶馬車主罵瞭一聲,他搖下窗,露出瞭一個板寸頭,本來他想找嶽佩琪好好的理論理論呢,但是看到嶽佩琪漂亮的臉蛋以及十分完美的身材,他的臉馬上變成瞭一幅豬哥臉。“美女,車技不錯啊。”寶馬車主甩瞭一下自己的板寸頭,呵呵笑道:“不知道美女有沒有空,今天我請你吃飯?”“沒空,而且,我有約瞭。”嶽佩琪指瞭指剛剛從車上走下來的葉皓軒,然後離開。“賤人。”寶馬車主罵瞭一聲,但是他現在也無可奈何,誰讓他的車技不如人呢,所以他隻得老老實實把車調瞭個,繼續苦逼的去找停車位瞭。“車技一流,佩服。”葉皓軒向嶽佩琪伸出瞭大拇指,他呵呵笑道:“你以前經常這樣做吧。”“不然呢,滬城這個大地方,想要找個停車位,其實是不容易的。”嶽佩琪微微一笑道:“所以你想在外面開著車玩,就必須練一手好的停車技術,這不,我現在就是這樣。”“哈哈,說的也是。”葉皓軒笑瞭笑,他抬頭看著目的確,隻見這個地方赫然是養生膳坊。“這裡啊。”葉皓軒有些詫異的看著養生膳 坊這幾個大字的招牌,他有片刻的失神。薛聽雨的身影,又不自由主的出現在他的腦海裡,盡管現在的薛聽雨表明自己已經放下瞭過去的身份,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葉皓軒總是感覺忘不掉她,或許這個女人在自己的心中,還是占著一個很重要的地位吧。現在的養生膳坊,幾乎可以說是風靡全球,尤其是這種吃飯都能防治一些疾病的養生方法,頗受外國人的歡迎,他們覺得這是一種全新的治療方法。在治療的過程中可以為人減去很多痛苦,而且還能品嘗到地道的華夏美食,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不敢想像的。不僅是在國外,這種膳食在國內也是深受追捧的,現在幾乎開遍瞭整個華夏,尤其像是滬城這種大城市,至少有七八傢養生膳坊。而且這裡的生意長盛不衰,這跟薛聽雨的努力有關系,她現在沒事的時候就走遍世界,品嘗各地的美食,然後把它記錄在案,最後引進養生膳坊,在以藥膳的形式把它們端上餐桌。每隔一段時間,養生膳坊就會有一些新菜端上餐桌,不停的變著花樣去吸引客人,這才是這養生膳坊長久不衰的原因。“怎麼瞭?”嶽佩琪有些詫異的看著葉皓軒道:“你不喜歡這地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