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84章 助手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05:11

第2584章 助手“李經理是梁總的得力助手,如果沒有她的話,梁總等於說是少瞭一條手臂啊。”嶽佩琪道:“真心的希望她能快速走出低谷。”“你不也一樣嗎?你同樣是梁總的得力助手。”葉皓軒笑道。“我不一樣,我隻是一個小角色,不像是李總,國外名牌大學畢業的,知識很高,我可比不瞭。”嶽佩琪笑瞭笑。“但是在公司裡,有些事情你也能決定,雖然這些事情不是什麼在事,但足以能看出來梁總對你的信任,你能做到這一步,也是不錯的瞭。”葉皓軒道。“或許我的話比較少吧,梁總喜歡我這樣的性格,小事情我還能幫著處理一些,如果真的到瞭大事情上,我是做不瞭決定的,梁總和李經理兩個人才是公司挑大梁的人。”嶽佩琪笑道。“現在公司的形勢,我想你也明白吧。”葉皓軒看瞭嶽佩琪一眼道。“我當然明白。”嶽佩琪看瞭葉皓軒一眼道:“但是這些事情,不是我們該討論的,而我也清楚我該站到哪邊。”“我不是這個意思。”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算瞭,不提瞭,吃完飯我送你回去吧。”“恩,你送給我的藥很管用,我在公司裡面試瞭試,感覺很好。”嶽佩琪微微的點頭笑道:“在次感謝你一下,如果不是你的藥,我今天真撐不下來。”“以後,這種藥還是少服用比較好。”葉皓軒道:“雖然說是對人體沒有什麼傷害,但藥畢竟是藥,如果用的多瞭,會對身體不好的,這一點還是要註意的。”“我清楚。”嶽佩琪點頭道:“是藥三分毒,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我這也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加班,過瞭這段時間以後就不會這麼拼命瞭。”“那就好,吃飯。”葉皓軒微微一笑,他也不客氣,拿起瞭筷子吃瞭起來。吃完瞭飯,兩人一起走瞭出去,嶽佩琪拿出瞭車的鑰匙,兩人一起向停車的方向走瞭過去。“你剛才那一通違章,是不是張子奇已經幫你搞定瞭?”葉皓軒看著她一幅不在乎的樣子。“那傢夥無事獻殷勤,我如果不給他找點事情做,那是不是顯得我有些辜負他瞭?”嶽佩琪冷笑瞭一聲道:“遲早有一天,我會弄清楚他到底長的是一幅怎麼樣的嘴臉。”“哈哈,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偽君子,如果他不在纏著你,你不理會就是瞭,沒有必要跟這種人斤斤計較,因為你永遠也不懂一個偽君子的心裡到底一直在想著什麼。”“他不會就這樣放棄的。”嶽佩琪搖搖頭道:“不過不管怎麼說,我這都是一個開始,我隻是要讓他明白,我不像坐以待斃的。”“那就好。”葉皓軒笑瞭笑。兩人走到停車場,找到嶽佩琪那輛車的時候,不由得愣住瞭,隻見這一輛限量牌的甲殼蟲,現在弄的臟兮兮的,車身被人劃的橫七豎八的,而且還有一大堆散發著奇怪味道的垃圾堆 在車上面。“誰幹的,這是誰幹的?”嶽佩琪憤怒瞭。雖然這車不是她的,雖然她有時候也挺想把車上劃劃在丟還給張子奇的,但畢竟這是自己的座駕,哪個孫子這麼缺德,把車給弄成這樣?“呵呵,你不是挺拽的嗎?你繼續啊。”一個冷笑聲傳瞭過來,隻見一個板寸頭帶著幾個小混混從一側走瞭過來。這傢夥穿著一件背心,手臂上的紋身毫無保留的露瞭出來,他對著嶽佩琪不住的冷笑,不用多問,車之所以搞成這樣,絕對是這傢夥的傑作。“是你?”嶽佩琪怒瞭,不就是比這傢夥早一步停車瞭嗎,他至於把別人的車給搞成這樣嗎?這樣報復心理極強的人,就是一個變態,不,說他變態,簡直就是侮辱變態這個詞。“不錯,是我,呵呵,美女,看來你還記得我啊。”板寸頭男笑瞭,他得意洋洋的走瞭過來,看瞭一眼那輛被弄的不像車樣的甲殼蟲。“呵呵,一報還一報,現在呢,我感覺我們之間的事情扯平瞭。”板寸頭笑道。“哥們兒,我們之間,貌似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吧。”葉皓軒笑瞭,看來不怕死又皮癢欠揍的傢夥真的很多啊。“沒有,我們之間絕對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但是這個車位是我先看上瞭,你這樣加塞進來,是不是有些不太妥當?”板寸男取下瞭戴在眼上的墨鏡,他點瞭一根煙。他悠閑的吐瞭一個煙圈,然後道:“而且,我這個人不喜歡被拒絕的,你塞瞭我的車,然後又拒絕瞭請你吃飯的好意,這樣簡直是太不給面子瞭,對於不給我面子的人,我一向也是不給他面子的。”“所以你就把我們的車給弄成這樣?這樣的話你就感覺你的心平平衡瞭?”葉皓軒指著車,有些無語的說道。“對啊,這樣的話我的心裡就平衡瞭,呵呵,整人嘛,我有的是方法,小妞,我這麼做,也是為瞭警告你一次,不要以為自己的車技好,你就可以亂來,老子也是玩車的,要不然,晚上我們比一場?”板寸男吐瞭一口煙圈道。“我對你這種人沒有興趣。”嶽佩琪冷冷的說:“現在你劃瞭我的車,把我的車弄的不像是個車樣,你是不是得給我個說法?”“說法?你想要什麼說法?”板寸男身後的一名小弟站出來,他指著板寸男道:“你知道這是誰不?這就是魚仔哥,你想向魚仔哥要說法?你沒病吧。”“呵呵,他們圈子外面的人,恐怕沒有聽說過我的大名吧。”板寸男嘿嘿一笑,他湊近瞭嶽佩琪的身邊道:“妞,你想要個說法是吧?那剛好,我也挺想給你個說法的,要不然,我們在床上交流交流,順便說說你想要什麼說法?”“你放心,我這種人是十分講誠信的,我隻要你的身體,不進入你的生活,完事後拍拍屁股走人,絕對不會給你添一點麻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