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96章 醫武不分傢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09:22

第2596章 醫武不分傢“中醫。”葉皓軒答道:“從一開始,學的都是中醫。”“啊,難怪這麼厲害,我聽說,在華夏古時候,醫武是不分傢的,是這樣的嗎?”於青帶著崇拜的表情看著葉皓軒道。“也算是吧。”葉皓軒想瞭想,他微微一笑道:“古代的人江湖氣息比較重,所以一言不合就會大打出手,而常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呢。”“所以這些行走江湖的人,多多少少都會懂一些醫術的,這傳到瞭後世,就形成瞭一種醫武不分傢的感覺,不過中醫源自道傢,而道傢又深諳練氣之道,這倒是真的。”葉皓軒道。“我感覺,你懂的真多啊。”於青青感嘆道:“不像是我們這些讀書的,我感覺我的腦袋都被自己給讀傻瞭一樣。”“別這樣說。”葉皓軒笑道:“每個人生到這個世上,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一句話,都是對這個社會有用的人,隻是我們站的角度不同罷瞭。”“說的也是,咯咯,我可是從來都沒有小看過自己啊。”於青青笑瞭,她的性格比較不錯,吵管暗跟誰聊,都能聊到一塊去。就在這個時候,楊倩的哥也唱到瞭高潮的階段,她唱的確實不錯,酒吧裡響起瞭一陣掌聲,雖然人不多,但是看得出來,大傢都是比較認同她唱的歌的。“不錯,確實不錯,唱起來很有感覺。”葉皓軒也鼓起掌來。李倩這一首歌唱完,下面所有的人都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大部分人在強烈要求她在唱一首,李倩也唱到瞭興頭上,於是又找瞭一首當紅的歌開始唱瞭起來。“於青青,你是於青青不”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光頭帶著兩個小馬仔走瞭過來,光頭的腦袋上有幾道馬疤,尤其是眼角那一道疤更為明顯,看得出來,這傢夥是混社會的。“是,我是的。”於青青嚇瞭一跳,她可想不起來自己和這些人有什麼交集啊。“知道我是誰不?”刀疤頭笑瞭,他很隨意的坐到瞭兩人的位子上,然後盯著於青青道:“我們是借貸公司的,你欠我們的錢,現在該還瞭吧。”“我欠你們錢瞭?我什麼時候欠你們錢瞭。”於青青吃瞭一驚,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她還真的不知道,她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找人借錢的。除非是哪天實在是手頭緊瞭,才會向室友借一些,她自己平時也很節儉的,更何況,眼前的這些人看起來都有點兇神惡煞的,她怎麼可能會找這些人借錢?“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的。”一個人拿出瞭一張白紙,這是一個欠條,上面落款是於洋。“這不是我借的。”於青青生氣的說。“我知道,這不是你借的,但是於洋你認識吧,他是你弟弟”刀疤頭笑瞭,他摸著腦袋上的疤,冷笑瞭一聲道:“你弟弟欠我們的錢,現在連本帶利,估計不下五萬瞭,這傢夥還不起錢,成天東躲西藏的躲著我們,我們不找你找誰啊?”“他,他怎麼能這樣。”於青青呆住瞭,本來她和弟弟同在這裡讀書,但是因為他貪玩,輟學瞭,可是輟學之後的他還是不長進,到處東混西混的不務正業。他一社會上的人,隻會伸手向自己的姐姐要錢,有些時候要不到錢瞭,還要找社會上的閑散人等借錢,這不一來二去,這傢夥就欠瞭別人的錢。這可是高利貸,利滾利很高的,今天五萬,明天可就不止這個數瞭,而且這麼多錢,於青青去哪裡弄呢?“呵呵,我也很想知道,他怎麼會這樣呢。”刀疤頭冷笑瞭一聲道:“不過不管怎麼說,他欠我們的錢是真的。”“於青,我也不為難你,今天連本帶利,你拿出來五萬塊錢,我們現在就走,如果你拿不出來,明天可就不止這個數瞭,而且我們上面的老大可是發話瞭,如果今天要不來錢,要我們幾個好看。”“所以,我們也是沒有辦法瞭體諒下啊,大傢賺錢都不容易。”刀疤點瞭一根煙,他吐瞭一個煙圈,盯著於青青。“我,我現在拿不出這麼多錢,而且我知道我弟弟,雖然有些貪玩,但是他不可能會欠這麼多錢的,這不可能。”於青青定瞭定神,她開始質疑起來這份欠條的真實性瞭。“不可能?”刀疤頭笑瞭,他冷笑瞭一聲道:“我可告訴你,這個世界上,還真的沒有不可能的事情,白紙黑字,還的指印,都是你弟弟欠的。”“我,我給他打電話問問。”於青連忙拿出手機,拔通瞭弟弟的電話,電話雖然是打通瞭,但是能方一直是沒有人接聽的狀態。“我勸你還是省省力氣吧,現在他知道欠錢多瞭,還不上瞭,所以現在躲著不敢見人,要麼你今天就把錢給還上,要麼,呵呵,後果你自己想吧。”刀疤頭冷笑瞭一聲。不得不說,這傢夥還是挺會給人壓力的,他的那一句呵呵冷笑聲,更是讓於青青顯得有些六神無主,雖然她平時比較懂事,但畢竟她是一個沒有真正踏入社會的小姑娘罷瞭。傢裡的情況本來就不好,現在弟弟又欠瞭這麼多錢,這讓她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還不上是吧。”刀疤頭笑瞭,他拿出瞭一張合同道:“我也知道,你一時半會兒還不上,你的傢庭情況我也知道一些,所以就給指瞭一條發財致富的明路。”“這是一張合同,隻要你簽瞭這張合同,然後去我們老板的酒吧裡做事,就可以抵清楚你的欠款瞭,而且還會有工資給你發,怎麼樣,放心吧,我們不會耽擱你的學業的。”刀疤頭帶著誘惑的語氣道。“我,我不簽。”於青看都沒有看那張合同一眼,她直接拒絕瞭。她清楚,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些傢夥們這張合同,多半是個坑,而且他們的酒吧裡上班,誰知道是做什麼的。“於青啊,你的傢庭情況我們可是摸清楚瞭啊。”刀疤見她不配合,他開始瞭心理攻勢,他淡淡的說:“你還不上錢,我們隻好去找你的父母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