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598章 我去取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09:34

第2598章 我去取“我的卡不在身邊,我現在回去取。”於青青站起來。“別跟我耍花樣,要麼你現在就把錢給拿出來,要麼你就簽瞭這張字。”刀哥冷笑瞭一聲道:“如果你做不到的話,那你就不要想離開這裡。”“你們這就是蠻不講理。”唱完瞭一首哥的楊倩也回來瞭,她怒道:“青青,我們報警吧。”“報警?”刀哥突然一腳把跟前的桌子踹翻瞭,他冷笑瞭一聲道:“誰敢報警,我保證,他身上一定會多出來幾個透明窟窿,小丫頭,你敢報警試試。”這傢夥兇神惡煞的樣子確實挺嚇人的,楊倩也不敢和這些人們硬碰,她隻是一手抱著於青青,兩人退到瞭一邊。“刀哥,刀哥這是怎麼瞭,你這麼長時間沒有光臨小店瞭,哈哈,你一來這裡,小店蓬蓽增輝啊。”酒吧的老板笑呵呵的走瞭過來。對於這些混社會的人,這老板心裡其實也是氣苦的,首先這些人得罪不起,就算是他們來這裡鬧事情瞭你還得陪著笑。誰知道這條狗哪根筋又不對瞭,跑到這裡發起瘋來瞭,酒吧裡的老板暗罵養狗的人怎麼老是不把自己的狗拴好呢?雖然心裡是這樣想的,但是他的表面上可不敢表露出來這麼多,對於這傢夥來挑刺,他隻能笑呵呵的用笑臉相迎。“你滾一邊去,這裡沒有你什麼事情。”刀哥正在氣頭上,他指著於青道:“我給你講於青,你不要耍花樣,這一次的老板,你得罪不起,你要是識趣的話,就簽瞭這份合同。”“要現金是吧,青青,這張卡你拿去隨便取。”葉皓軒笑瞭,他和這傢夥杠上瞭,他取出瞭一張銀行卡,推到瞭於青青的跟前。這張銀行卡裡面的餘額是多少他不清楚,但是他知道這張卡至少可以透支幾十萬,反正是這梁佩珊交給他的,多的不敢說,區區五萬塊錢,還真的不放在眼裡。“小子,你是不是跟我們過不去?”刀哥笑瞭,他覺得葉皓軒這傢夥就是在花樣做死,這小子也不打聽打聽,他刀哥,是跟著誰混的,要是把今天的事情搞砸瞭,他自己受連累不說,恐怕這小子以後在滬城也混不下去瞭。“我不是跟你過不去啊,你不是要錢嗎?轉賬不行,那就現金唄,千萬不要跟錢過不去。”葉皓軒笑瞭。“直說瞭吧於青。”刀哥不在理會葉皓軒,他盯著於青道:“你弟弟借我們的錢,本來也不多,但是利滾利,滾起來是很可怕的。”“你要是真的還,你還不起,而恰好,上面的某位大老板看上你瞭,隻要你點個頭,簽個字,然後保證你跟著那位老板吃香的喝辣的。”“在這裡打工,這老小子給你多少錢?”刀哥搖搖頭道:“我還是那句話,人那,千萬不要荒謬自己的青春,不然的話到頭來後悔的還是你自己啊。”“你們這都是預謀好的?”於青青突然明白瞭,她知道,雖然自己的弟弟有些不學無術,但是他好歹也是個孝子,隻是他有些浮躁罷瞭。他是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欠下這些傢夥們這麼多錢的,一定是這些人暗地裡搞事情,自己的弟弟這是被騙瞭啊。“你也可以這麼認為,哈哈。”刀哥哈哈大笑瞭起來:“不過你弟弟欠我們的錢是真的,這小子,學什麼不好,學著玩賭,呵呵,這裡面的水深到足以淹死他,他真的以為自己贏瞭幾把,他就是賭聖瞭?真是幼稚啊。”“字,我是不會簽的,錢,我也不會還的。”於青青怒瞭,她冷冷的說:“要麼,你去報警,要麼,我現在報警。”“小丫頭,你跟老子耍無賴是吧,論無論,我比你無賴多瞭。”一個小馬仔一步上前,他一腳踩在一張椅子上,擺出瞭一幅吊兒郎當的表情來。“現在的人心,真的有些浮躁啊。”葉皓軒語的搖搖頭,這些傢夥們,真的是一個比一個作死啊。“你姓葉是吧。”刀哥盯著葉皓軒,他冷笑瞭一聲道:“要麼你現在滾,要麼我現在給你點厲害,讓你知道什麼事情能管,什麼事情有能管。”“是嗎?”葉皓軒笑瞭笑道:“那好,你給我點厲害吧,我這個人就是這樣的不識趣,你給我點厲害,讓我吃點虧,以後遇到這種事情的話我就不會管瞭。”“麻痹的,刀哥,這小子交給我吧,我就不相信瞭,我還能制不住這傢夥。”一個馬仔實在是看不下去瞭,他感覺葉皓軒這傢夥裝逼實在是裝的太大瞭。他一步上前,一把就向葉皓軒的衣領上抓去,同時他提起瞭自己的右拳就向葉皓軒的腦袋上招呼瞭過去。這是這些小混混們打人的時候最常用的一招,他們一般都會率先抓住別人的衣領,然後在別人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一拳砸過去。可惜的是,這傢夥犯瞭個巨大的錯誤,那就是他真的把葉皓軒當做一個普通人來對待,而且他平時囂張慣瞭,沒有吃過虧。要說給點顏色瞧瞧,也是葉皓軒給他們點顏色瞧瞧,而不是他們給葉皓軒點顏色。這傢夥的拳頭剛剛砸到瞭半途中,他就感覺到一陣劇烈的疼痛,卻是葉皓軒迅速的伸出瞭拳頭,和這傢夥的拳頭對在瞭一起。“啊,硬,好硬的拳頭。”這小馬仔沒有吃過這樣的虧,他的右手被葉皓軒一拳擊中,現在他的右手彎曲的不像樣子。他的骨頭早就斷瞭,他情不自禁的吼出瞭聲來。葉皓軒最不喜歡聽的就是這些傢夥們被揍時候的燥音,在這傢夥的慘叫聲還沒有叫完之前,他隨手補上瞭一拳,小馬仔一聲不響的趴在瞭地上,這一次,這貨是真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瞭。“你麻痹的,刀哥的事情你也敢管,你是不是想死。”另外一個小馬仔大怒,他提步上前,二話不說,拿著一把水果刀,對葉皓軒的腹部捅瞭過去。這把水果刀不是什麼管制刀具,事實上,現在華夏對刀具這一塊管控的比較嚴格,這貨又是經常出派出所的,他清楚如果手持管制刀具傷人會有什麼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