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db:小说作者])第2615章 難道我不像嗎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1:04

第2615章 難道我不像嗎“怎麼,難道我不像嗎?”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不像。”安雨竹搖搖頭道:“我身邊也有保鏢,但是他們大部分都是五大三粗的漢子,但是你的身板,有些嬌氣啊。”“我嬌氣?”葉皓軒哭笑不得,拜托嬌氣是形容女人的好不好,他好歹也是堂堂男子漢,她怎麼能用這種話來形容自己呢?“哈哈,不對,是秀氣,你在古代,應該是屬於秀才書生那種檔次的人。”安雨竹也被自己的話逗樂瞭,她不由得掩嘴笑道。“做保鏢和秀氣不秀氣真的沒有太大的關系。”葉皓軒搖搖頭道:“你身邊的那些人,隻是為瞭起到威懾的作用,所以必須用那種五大三粗的漢子,不然的話鎮不住場子啊。”“但事實上,你們平時除瞭有些粉絲太過狂熱之外,基本上是不會遇到什麼危險的,所以你們身邊的人,威懾的作用要遠遠的大於實戰。”葉皓軒道。“也是。”安雨竹微微的點頭道:“他們的實戰,我還真的沒有見過呢,不過他們是懂得一些拳腳的,不然的話也不會來吃這碗飯瞭。”“不過,我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偏於實戰那種類型的吧。”安雨竹問道。“算是吧,我算是比較偏於實戰的那種風格類型的。”葉皓軒想瞭想道。“啊,真的嗎?那就是說人有真功夫瞭,你一個人能打幾個人呢?”安雨竹忍不住問道。“這個,說不好啊。”葉皓軒想瞭想道:“這要取決於對方的實力有多強。”“比如普通人呢?”安雨竹問。“十幾個吧,我這麼說,你會不會感覺我是在吹牛?”葉皓軒笑道。“不會,我見過真功夫的。”安雨竹道:“我有一位朋友,他是醫生,他告訴我醫武不分傢,而且他個人,也是一位很厲害的高手,他如果進軍娛樂圈,用他的真功夫,絕對能成就一番事業,可惜的是他隻喜歡醫生。”“哦,他居然不去做明星,隻願意當醫生,這有些不可思議啊。”葉皓軒瞪大眼睛,他用一幅奇怪的表情問道。“是啊,因為他是醫聖,葉皓軒,你聽說過沒有。”安雨竹笑道。“聽說過,如雷貫耳。”葉皓軒笑瞭,他想說我就坐在你對面呢,可惜你認不出來我。有些時候易容改變身份就是那麼蛋疼,回為你看到以前的人瞭,你認識她,她卻不認識你,而且你還要裝出一幅你也不認識她的樣子,這種感覺,有點蛋疼。“說起來,我和那位醫聖,以前也是同行。”葉皓軒笑道:“隻不過我的醫術沒有他那麼厲害。”“是嗎?你以前也是醫生嗎?中醫?”安雨竹對葉皓軒來瞭興趣。“不錯,是中醫。”葉皓軒微微的點點頭道:“隻不過我想換個方式來生活,所以就改行瞭,我想嘗試一下。”“中醫可不是那麼好學的,在我眼裡,這天底下隻有一個人才能稱得上是中醫,那就是葉皓軒。”安雨竹道。“你很崇拜他啊。”葉皓軒心裡有些小得意。“對,我崇拜他,也崇拜他的醫術,而且他還幫過我,救過我的命,我很感激他。”安雨竹微微的點頭道。“話不能這麼說,不能就因為你崇拜他,其他的中醫就不算中醫瞭,其實華夏,臥虎藏龍的高手還是挺多的。”葉皓軒笑道。“不,我就認他一個,你敢說你的醫術比他高嗎?”安雨竹道。“我不敢說。”葉皓軒苦笑道:“不過,我覺得我的醫術也不算太差吧。”“那好,醫聖可以看一眼就能看清楚一個人身體裡面到底有什麼病,要不你也試試,你要是能做到這一點,我就承認你的醫術不錯。”安雨竹道。“真的?”葉皓軒問。“當然是真的。”安雨竹得意的說:“怎麼樣,是不是說不出來瞭?這可是醫聖的獨門絕技啊,你肯定學不來的。”“你的身體很好,也很健康,隻是記得多休息,而且最近有些虛火,月事不準,對嗎?”葉皓軒想瞭想又補充道:“恩,應該三個月的月事都推遲瞭,對嗎?”“你,你……”剛剛灌瞭一口酒的安雨竹差點被嗆到,她目瞪口呆的看著葉皓軒,半晌,她才搖搖頭道:“好吧,是我輸瞭,你的醫術很厲害,不過,你還是拼不過葉皓軒。”“那是當然 瞭,他是醫聖啊。”葉皓軒哭笑不得的說:“在你心裡,他就是神?”“不錯,他就是神啊,悄悄的告訴你,他是我的男神。”安雨竹悄聲道:“這是個秘密,我可從來沒有告訴過別人。”“但你為什麼告訴我?”葉皓軒無語的說。“因為,我和你剛認識,我對你說出心裡的管,沒有那麼大的壓力啊。”安雨竹咯咯笑道:“而且我感覺你人老實,所以就告訴你瞭。”“好吧,感謝你的信任。”葉皓軒苦笑。“不過,我剛見你的時候就感覺你和一個人挺像,現在怎麼感覺越看越像瞭。”安雨竹困惑的說。“我和誰像?”葉皓軒問。“葉皓軒。”安雨竹回答道:“這麼巧的是,你也姓葉,你叫葉無常,而且你也懂中醫,你的中醫也相當的厲害。”“這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呢,啊?你們兩個,怎麼可以這麼像呢?”安雨竹喃喃自語的說。“巧合吧。”葉皓軒有些心虛,他低頭喝瞭一口水道:“也可能,這是緣分吧,哈哈,我們兩個算是有緣。”“對,也許是吧,這就是緣分。”安雨竹咯咯一笑道:“你和他,有好多相似之處呢。”“其實好多人也說,我身上有醫聖的影響。”葉皓軒笑瞭笑道:“不過我覺得他們有點抬高我瞭。”“的確是抬高你瞭。”安雨竹看瞭葉皓軒一眼道:“他是獨一無二的,沒人能比的。”安雨竹說這句話的時候很認真,她仿佛是在講述一件很莊重的事情一般。“你和他,什麼關系?”葉皓軒硬著頭皮問,他怎麼感覺安雨竹的神情不對呢?